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792章 角色扮演游戏

    裴曼皇后也是心中一跳,她本来只是为了试探对方一下而已,寻思着反正他是个太监,让他摸一下也没什么,可真当对方的手覆盖到了胸前,不知道为什么,那传过来的阵阵热力甚至让她产生了一种灵魂上的悸动。

    为了掩饰自己居然被一个太监摸出感觉的尴尬,裴曼皇后故意冷哼了一声:“小兴子,老实交代,你以前是不是这样摸过哪个宫女?”

    “回禀娘娘,那些宫女姐姐名义上可都是皇上的人,就算给小的一万个胆子,小的也没那么大的胆子去冒犯她们啊。”宋青书急忙撇清自己,不过这里他倒没说假话,和他有过交集的女人很多,但他好像还真没有碰过宫女。

    “那些贱婢≦♀≦♀≦♀吧,⊥.¢↘.≈算哪门子皇上的人,哼!”裴曼皇后心头一阵烦躁,很快就平复好心情娇笑道,“你现在摸的这个才是正宗的皇帝的女人。”

    宋青书嘿嘿笑了笑:“这还不是娘娘您让我摸的,小的虽然不敢冒犯皇上,可更不敢违抗娘娘的懿旨啊。”

    窗外的黄衫女再也看不下去,狠狠地瞪了宋青书的背影一眼,便红着脸转身离去,此时的她心神激荡,甚至差点败露行迹被侍卫发现,幸好她从小勤练九阴真经,一身轻功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终于险之又险地离开了泰和殿。

    察觉到黄衫女离开了,宋青书终于舒了一口气:这电灯泡终于还是走了!

    裴曼皇后此时正在回味宋青书刚才说的话:“不敢冒犯皇上,更不敢违抗我的旨意……难道这小太监在暗示什么?小兴子平日里聪明伶俐,恐怕猜到了什么也说不定。既然如此,先给他透透口风……”

    “小兴子,还记得之前本宫教你的那些礼仪么?”

    宋青书心中一凛,正戏来了!

    “当然记得,小兴子天天在屋里练呢。”

    裴曼皇后满意地点点头:“那你知道那是什么礼仪么?”

    宋青书当然知道那些是什么礼仪,不过脸上还是一副茫然:“是什么礼仪?”

    “那是皇帝专用的礼仪。”裴曼皇后饶有兴致地想看对方是什么反应,谁知道胸前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不由叫道,“哎呀,你弄痛我了。”

    “娘娘恕罪,娘娘恕罪,只因为刚才小的实在太震惊了,一时间有些紧张才……”宋青书急忙解释着,心中却暗笑,古有刘玄德青梅煮酒故意装作被雷吓得扔了筷子,今有宋青书凤榻之上故意装作被吓到狠捏皇后酥.胸,真乃异曲同工之妙也。

    “算了算了,”裴曼皇后虽然疼,不过宋青书这样的反应在她预料之中,倒也不好责怪他,“其实本宫之所以这样训练你,是想你装一天的皇上。”

    见这次对方没什么反应,裴曼皇后奇道:“你有听清本宫在说什么么?”

    “小的听明白了,”宋青书故意装作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小人的一切都是娘娘赐予的,娘娘让小的做什么小的就做什么?”

    “你不怕死么?”裴曼皇后转过身子平躺在榻上,一双凤眼紧紧地盯着宋青书的眼睛。

    “怕,当然怕。”宋青书叹了一口气,“不过事到如今,我还有其他选择么?愿意也是死,不愿意也是死,还不如死前报答娘娘的恩情,再说了,临死前还能过一把皇上的瘾,这辈子也值了!”

    裴曼皇后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小太监,这个时候的他哪还像个低贱卑微的太监,分明是个豪气干云的大好男儿,她心中不知不觉产生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他自己想得通也好,免得本宫还要费一番唇舌。”裴曼皇后暗暗寻思,不过该做的面子功夫还是要做的:

    “小兴子你也不必怕,如果事情进行得顺利的话,你其实是不用死的。”

    “真的么?”宋青书故意露出一脸惊喜之色,心中却在暗暗冷笑,你这些话哄那个真的小兴国还差不多。

    “当然是真的!”裴曼皇后面不改色地答道,“确切来说也不是让你装一天的皇帝,而是让你装一夜的皇帝,到时候根本没谁会知道这件事,你自然就没什么危险。”

    “不知娘娘到底要我做什么呢?”宋青书心中实在是好奇,让他伪装一晚上的皇帝,能帮她做什么?

    “这个你不用管了,时候到了本宫自然会告诉你。”裴曼皇后依然守口如瓶。

    宋青书还想再问,裴曼皇后突然靠了过来,纤柔的手臂软软地搭在他的肩膀上,搂着他的脖子,痴痴地笑道:“小兴子,想不想提前感受一下当皇帝的滋味啊?”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愿意为自己去死的小太监,裴曼皇后心中总有一种内疚感,其实对于她这种久居高位的人来说,为了利益牺牲掉一两个棋子简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平日里她甚至连眼间都不会多眨一下。可这个小太监却让她感觉到不一样,也许是刚才他看淡生死的模样打动了她,又或者是刚才他身上莫名其妙散发出来的豪气,让她没法将他当成一颗普通的棋子。

    “怎么提前感受?”宋青书本以为今晚的事情告一段落了,谁知道她居然又凑了过来。

    裴曼皇后按着他的肩头让他在凤榻上做好,然后提着裙摆跳下了床,在宋青书莫名其妙的眼神中,突然朝他微微一笑,然后倏地跪拜了到了他身前:“臣妾裴曼,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是闹得哪一出啊?”宋青书顿觉得脑袋里一片空白,也许是装小兴国装得太久了,下意识便想去扶她。

    “坐好!”裴曼突然凤目含煞,“忘了本宫之前教你的那些了吗?”

    宋青书终于反应了过来,搞一半天她这是在提前演练啊,嘿嘿,既然你喜欢玩ply,那我就好好陪你玩玩。

    “大胆!竟敢对朕无礼?掌嘴!”

    宋青书突然变得威严的声音吓了裴曼一跳,那一瞬间甚至让她以为坐在面前的是真正的皇帝,不禁心花怒放:“好,小兴子你刚才表现得很好。”说完便要起来。

    宋青书眼神一凝:“朕准你平身了么?”

    被他眼神一照,裴曼皇后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些手足发软,下意识重新跪到了地上:“臣妾一时糊涂,还望皇上恕罪……咦?”

    这剧情不对呀!

    裴曼皇后终于回过味来,他又不是真的皇帝,自己干嘛对一个小太监怕成这样?正想开口结束这场闹剧的时候,谁知道抬头一看,宋青书正紧紧盯着她,一股莫名的威势四散开来,她到嘴的话又下意识吞回去了。

    “见鬼了,他的气势怎么这么强大,甚至比真的皇帝还要威严几分?”裴曼皇后暗暗心惊,她又哪知道坐在她面前的可不是他心中的那个小太监,而是真正坐过金銮殿升过早朝的皇帝,而且宋青书从尸山血海的战场锻炼了出来,身上自然而然带了一股杀气,平日里刻意掩藏倒也罢了,如今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裴曼一个养尊处优的深宫皇后又哪里受得了?

    “罢了,他表现得越像越好,既然如此,多配合他练一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裴曼皇后无法理解自己的反应,最终只能下意识用这个理由来解释自己的行为:“是臣妾失礼了,还望皇上见谅。”

    “掌嘴!”宋青书一边拿起旁边的茶杯,一边淡淡地说了一句。

    “这奴才真是反了天了!”裴曼皇后第一反应是大怒,不过对上宋青书的眼神,她的气立马泄了,同时心底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一直以来她都是高高在上的皇后,所有人都对她毕恭毕敬,从来没人敢用这种命令的语气和自己说话,就算熙宗他本人,因为性格软弱的原因,也从来不敢这样对她。如今像一个奴婢一般被使唤,不知道为什么,她心底居然涌起了一股莫名的兴奋感。

    “遵旨。”裴曼皇后自己都没料到在将计就计居然会同意这项荒唐的命令。

    “一切都为了让他演得更像!”一边用这个理由麻醉自己,裴曼一边举起手往自己光洁的脸蛋儿落了下去。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在房间里蔓延了起来。

    “太轻了。”宋青书抿了一口茶,面无表情地说道。

    裴曼皇后觉得自己快气炸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居然鬼使神差地又扇了自己一耳光,这次的力量比上次大了很多,白嫩的脸蛋上很快便有一道红印浮现了出来。

    “皇上,现在您满意了么?”裴曼皇后一双眼睛水汪汪地望着坐在身前的那个男人。

    宋青书差点没一口茶喷出来,他刚才之所以这样不过是为了报自己之前装小兴国不得不卑躬屈膝的仇,寻思着像裴曼这样心机深沉地女人,为了利益就算心中怒极,也多半会照做,可如今看到她双眼含春的样子,宋青书再迟钝也反应过来不正常了。

    搞一半天,原来是个隐藏极深的抖M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