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795章 风水轮流转

    “我看不是泰和殿好玩,而是人家皇后娘娘好玩。”黄衫女用尾指将垂在眼前的秀发撩到耳后,微咬着嘴唇瞪着宋青。

    “呃~”宋青一阵尴尬,讪笑两声答道,“都好玩,都好玩,哈哈。”

    “你真玩了皇……”黄衫女一脸震惊,话说到一半方才意识到这样不雅的话实在不适合说出口,只好红着脸望着宋青,床上的五公主也一下子坐直了身躯,一张樱桃小嘴一下子张圆了,下意识伸手捂到了嘴前。

    “具体的就不用和你说那么细了,我们好像还没熟到这种程度?”宋青终于反应过来,这女人一不是我老婆,而不是我情人,我干嘛在她面前心虚啊。 ,∨.★↖.↑

    “厚颜无耻!”黄衫女气呼呼地坐到了凳子上,一下子转过头去,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喂,我哪里厚颜无耻了?你情我愿的,男欢女爱很正常嘛。”宋青郁闷道。

    “你们这叫哪门子你情我愿?”黄衫女仿佛被戳中了什么痛点,一下子怒了,“一个有夫之妇,一个有妇之夫,一个背着自己丈夫,一个背着自己的妻子……弄……弄到一起,这还不算厚颜无耻?”

    “呃~”宋青突然发觉她说的也不无道理,在这个世界的价值观下,这样的行为的确不怎么光彩其实在前世这种行为也不算光彩,不过那个世界这方面的观念比较开放,应该稍微容易接受一点。

    宋青心中有些发虚,可嘴上又不能认输,不然以后在这女人面前平白无故矮上一截,想着就难。

    “其实你误会我了,并非你想得那么龌龊,其实我这次是另有目的。”宋青眼睛一眨,便想到了一个应对之法。

    “你能有什么目的?”黄衫女冷笑道,不知道为什么,本来之前她其实对宋青冒充的小太监挺有好感的,可当她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后,她所有的好感全转变成了被欺骗的愤怒。

    特别是想到对方这段时间故意在旁边看自己的笑话,她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再加上期间她误以为对方是太监,以致主动让他帮自己脱衣疗伤,还有后来宋青强吻她,黄衫女觉得自己之所以现在还没杀他只不过是因为还需要他帮忙救那些苦难的姐妹而已。

    “还不是为了救你那些可怜的姐妹,所以我才不惜牺牲男色,从皇后那里调查情报。”宋青说着说着露出了一副悲愤的表情,“说起来我这也算某种程度上的为国捐躯了。”

    “为国捐躯还能这样解释?”本来坐在床头看两人打闹的五公主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扑哧一下便笑了出来,宛如瞬间绽开的幽昙,看得宋青都是一怔。

    “五公主当真是国色天香。”宋青忍不住赞叹一声。

    听到宋青的赞美,赵福金脸色微红,居然有了小女儿的羞涩之意,不过她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很快便恢复过来,娇笑道:“公子讨好我也没用,现在生气的可是我妹妹。”

    黄衫女气道:“五姐你可别被他骗了,这人是江湖上有名的花花公子,也不知招惹了多少女子,结果跑来这里,又去和人家皇后勾搭上,真是不要脸。”

    “宋公子名满天下,周围红颜知己众多,又岂会看得上我这种残花败柳呢,小妹你多虑了。”赵福金突然神情黯然。

    黄衫女心中一惊,急忙过去安慰她道:“姐姐,我不是那个意思……”见姐姐没什么反应,她忍不住回头瞪了宋青一眼:“都怪你!”

    “怪我?”宋青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忍不住抱怨道,“我说杨姑娘,当初在少室山见到你,青丝飞舞,衣袂飘飘,恍如九天之上的仙子般圣洁高贵、不带一丝烟火气息,怎么现在变得和那些市井妇女没两样了?”

    黄衫女脸上一热,其实她也意识到自己在他面前总是很难保持波澜不惊:“哼,你也不用故意吹捧我,我不是什么仙子,同样是凡间女子一个,也有七情六欲,面对品性高雅之士自然会对他们以礼相待,面对你这种下流龌龊的人么,我也就……也就……”

    她突然一愣,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

    “你也就下流龌龊?”宋青笑得极为狡黠。

    “呸!”黄衫女轻啐一口,苍白的脸颊上浮起了两朵红云。

    “你呀~”看到妹妹窘迫的模样,旁边的五公主不由哑然失笑,继而抬头望着宋青,一脸戏谑地说道,“公子为国捐躯,不知道有什么收获没有?”

    听到她故意在“为国捐躯”四个字上咬重读音,饶是宋青脸皮够厚,也有些尴尬:“那是当然,我下了这么大的血本,又岂会没收获呢?”

    宋青掏出了之前在裴曼皇后那里顺手牵羊拿回来的逍遥散:“你们看这是什么?”

    “逍遥散!”赵福金惊呼不已,这种瓷瓶她认得,每次浣衣院那些给她们服药的时候用的都是这种瓷瓶。

    “ig!”宋青说了一个两女觉得莫名其妙的词语,又继续说道,“逍遥散的药性很奇特,它即是毒药也是解药,只要控制好量,最后应该能慢慢祛除你们体内的毒素。”

    这也只是宋青的猜测而已,刚才在泰和殿看到裴曼皇后服食了逍遥散的症状,虽然神智不清产生幻觉,可是药效比起他前世见到的那些毒.品要小了很多,于是他便估摸着逍遥散未必无药可解,当然这一切没必要向赵福金她们和盘托出,私下找个机会和黄衫女商量才好。

    “多谢宋公子!”望着他手中的瓷瓶,赵福金一脸激动,“有了这个药之后我们姐妹就有救了!”

    宋青尴尬地说道:“这瓶药分量太少,不够替你们所有人解毒的,所以我恐怕还要……”

    “还要去金国皇后那里为国捐躯?”黄衫女微咬着嘴唇,轻轻摇晃着赵福金的胳膊,“五姐啊,你还真相信他是为了去找解药啊,他分明是看上人家皇后了,乐……乐此不疲而已!”

    “小妹,其实我是非常赞赏宋公子这种行为的,”赵福金幽幽叹了一口气,“你不知道那些金人当年是折辱父皇的妃子还有那些宗妇的,当初金国盖天大王甚至……甚至让韦贤妃和康王妃一起……一起在床上供他淫.辱。”

    “韦太后?”黄衫女惊呼起来,赵福金口中的韦贤妃是当今南宋皇帝赵构的生母,多年前南宋杀了岳飞与金国议和,金国将韦贤妃遣返,赵构封她为皇太后,至于康王妃则是赵构的正室妻子,两女是货真价实的婆媳关系。

    “禽兽啊禽兽啊!”宋青痛心疾首,婆媳同床这种事情,连他也只是敢想一想而已,从来都没想过付诸行动,没想到金国这些人居然真的做出来了?至于故事里的男主角盖天大王宋青刚好知道,盖天大王的名字叫完颜宗贤,如今虽然年事已高,不过却真的算得上权倾朝野,完颜亮虽然也极有权势,可是和他比起来,实在是差得太远。

    完颜宗贤被先皇封为太保,如今既是尚省的一把手,又掌控了都元帅府,是金国朝廷当之无愧的军、政一把手,连金国皇帝见到他也要恭恭敬敬执弟子礼。

    至于故事里两个苦命的女人,宋青倒没有太多的触动,毕竟北宋开国的时候,赵匡胤灭了后蜀后将后蜀皇帝的贵妃花蕊夫人收入后宫,赵光义灭了南唐俘虏了南唐帝后李煜以及小周后,经常宣小周后入宫凌辱,还恶趣味地命画师全程观摩,然后作了一副名画《熙陵幸小周后图》,如今北宋灭国,他们的子孙后代遭受了同样的灾难,某种意义上也算报应不爽。

    金国开国淫辱宋朝妃嫔,末代皇后还不是被南宋孟珙给报复回来了,同样画了一幅什么《尝后图》;蒙古开国大肆劫掠他国妃嫔,末代皇后也被明朝的蓝玉给睡了,这一切不过是风水轮流转而已……

    “呸呸呸,狗屁的风水轮流转,老子才不信这个。”原来宋青突然想到自己现在的所作所为和赵匡胤、赵光义也没什么分别,真要有风水轮流转的说法,那就悲剧了。

    “要用历史唯物主义看待问题,一个旧王朝覆灭,新王朝强者享用自己的俘虏,这是必然发生的事情,和报应啊风水啊完全没关系。”宋青这才放下心来。

    “所以当我听到宋公子……那……那样了金国皇后的时候,我心里简直太高兴了,我要替靖难之役所有遭受苦难的女人谢谢公子的大恩大德,公子请受我一拜!”赵福金越说越激动,到后来径直下了床,一下子跪在了宋青身前。

    黄衫女顿时傻眼了:“五姐,你这是干什么?”

    赵福金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璎珞,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姐姐,就陪我一起跪下,替姐妹们谢谢公子的恩德!”

    “我给他下跪?”黄衫女一声惊呼,正要拒绝,却突然看到姐姐那令人心疼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间就明白了姐姐的想法,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跪了下来,“多谢……多谢公子大恩大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