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797章 夫人受惊了

    完颜歌璧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一手托着秀气的下颔,露出地一截手腕粉白如雪,因为刚才睡醒的缘故,迷人的眸子蒙着一层迷离媚惑的雾气。

    灯光落在她静谧美丽的脸上,柔和的脸蛋儿线条恍如一笔勾勒,不知道是灯光照亮了她还是她照亮了整间屋子,宋青书正在震惊自己这位名义上妻子的美丽,突然注意到她眼神中的惊诧与茫然,这才想起自己今晚经历的事情太多,以致和黄衫女她们告别后居然忘了戴回唐括辩的面具,此刻的他毫无准备地将本来的面目暴露在了歌璧面前。

    大脑经过数秒的短路,宋青书注意到完颜歌璧高耸的胸脯微微起伏,似乎正在酝酿着一声高亢的尖叫,他身形一闪,在她发出声音之前了她的穴道,歌璧浑身一软,整个人便软软地倒了下去。

    宋青书当然舍不得她和冰冷坚硬的地面来一次亲密接触,伸手一抄,就将她搂在了怀中,歌璧娇躯温软动人,虽然隔着两层衣服,宋青书却能清楚地感觉她身体的温热与惊人的弹性。

    注意到歌璧一脸惊惶之色,身躯仿佛也有些微微颤抖,宋青书不愿让这个温婉的女人受太多惊吓,便对她道:“这位美丽的夫人,我现在解开你的穴道,可是你不许叫喊,不然我就脱掉你的衣服。”

    歌璧秀丽娇美的脸颊染上一层红晕,眨了眨眼睛,表示同意了他的条件。

    宋青书解开了她的穴道过后,歌璧果然没有大声叫喊,仿佛担心他剥掉自己衣裳一般,十分心地压低了音量,声音轻柔欲融:“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宋青书摇了摇头,“今日误闯贵府,实在是阴差阳错,还望夫人不要责怪。”

    宋青书本就俊朗非凡,经过大风大浪的磨砺,身上自有一股迷人的特殊气质,再加上对她又和颜悦色,歌璧惊惶的心终于有些平静了几分:“既……既然是误闯,妾身当然不会责怪公子,不过妾身的丈夫马上就回来了,公子还是速速离去,不然惊动了府中护卫,公子恐怕想离开¤★¤★¤★¤★,mc→om就没那么容易了。”

    见歌璧明明害怕得要命,却依然能强制镇定地和自己交流,给了一副台阶下的同时又不乏威胁之意,若是一般蟊贼见识到她这软硬兼施的手段,恐怕真会被她唬住,宋青书不禁感慨歌璧平日里虽然一副端庄柔弱的样子,骨子里却坚强的很,不愧是一国公主,这份气度也不知道秒杀了这世上多少女人。

    不过被她这样一激,宋青书反倒起了一丝作弄之意,故意道:“夫人府中的侍卫还不被在下放在眼里,至于夫人的丈夫,既然能让这样美艳绝伦的妻子独守空房,想必也不会这么快回来。”一边一边抱着她往床那方向走过去。

    歌璧眉宇间闪过一丝慌乱之色,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那……那你想干什么?”

    看到她那令人心颤的眼神,宋青书不忍心继续吓她:“夫人不必担心,在下不是奸邪之徒,起来我和夫人的丈夫是结义兄弟。”

    宋青书轻轻将她平放在床上过后,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反倒是放开了她的身体,歌璧这才稍微放下心来:“结义兄弟?”

    “不错,在下姓宋名青书,夫人若是不信可以等唐括兄回来问他。”宋青书答道。

    “你是山东境内那位金蛇王?”歌璧脱口而出。

    “夫人知道我?”这下轮到宋青书吃惊了。

    歌璧微微颔首,毕竟之前宋青书以数千残兵大破清国十万精锐,再加上他最后一人面对满清铁骑呼风唤雨的场景实在太过传奇,早已传遍天下,更何况金国和清国是兄弟之邦,对这件事更是格外在意,宫廷内朝堂上关于那场战役争论了很久,结果没人知道宋青书究竟是怎么办到的,她身为金国公主耳濡目染之下,或多或少也听到一些消息。

    “既然公子是我夫君的结义兄弟,大可以正大光明地进府,为何行径却这般……这般鬼祟,还了我的穴道。”歌璧突然意识到不妥,有些责备地看着他。

    宋青书尴尬地笑了笑,随手解开了她的穴道:“夫人有所不知,我的身份敏感,若是正大光明进府,恐怕会给你们夫妻带来麻烦。”

    穴道一解开,歌璧就下意识缩到了床角,离他远远的,听到他的解释,先是茫然不过很快就明白过来,金蛇营是清国的心腹大患,而金国和清国又是兄弟之国,自然也视他为仇敌,若他真的大摇大摆进了唐括府,恐怕的确会引起一场不的地震。

    “夫君为何会和他结拜呢?”歌璧秀气的眉宇间闪过了一丝愁容,心中忧心不已。

    “今晚让夫人受惊了,在下实在万分抱歉,此物就当在下的赔礼,还望夫人见谅。”宋青书从怀中摸出一物递到歌璧手中,然后身形一闪,便消失到了黑夜之中。

    见宋青书离去,歌璧浑身都软了下来,看着手中那块碧绿剔透的玉璧,表面还有隐隐有一层晶莹的光华流动,显然并非凡品,想到自己的名字里有个璧字,不由莞尔一笑:“这人挑礼物倒真有心思。”

    其实这块玉璧是唐括辩在开封城精心为妻子准备的礼物,只可惜他再也没有机会亲手递到妻子手中了,宋青书刚才灵机一动,也算完成了他的一个遗愿。

    “夫人,夫人?”宋青书并没有走远,他闪到歌璧目光所不能及的地方,迅速掏出唐括辩的面具戴上,确认了身上没什么破绽过后,立马折返,正好看到歌璧仿佛痴了一般坐在床上发呆,便走到她身边摇了摇她肩膀。

    歌璧这才清醒过来,抬头看到丈夫站在眼前,一双眼眸瞬间蒙上了一层水雾,整个人一下子扑到了宋青书的怀抱:“臭夫君,坏夫君,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宋青书身子僵了僵,犹豫了一下方才将手放到她肩上:“夫人,到底出什么事了?”

    回应他的是歌璧炙热甘甜的嘴唇,宋青书一个不留神一条柔软粉嫩的丁香滑舌便叩开了他的牙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