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02章 任君挑选

    “谁指的婚,谁自己嫁去,反正我不管!”少女听到了父亲的话更是愤怒,气得将手中的瓷瓶直接扔了过去。

    中年人心中一紧,一个飞跃将即将砸在地上的景泰蓝捧到了怀里,不禁长舒了一口气:“幸好幸好!”

    少女见状跺了跺脚,又跑去抓起一张画就要撕,中年人大叫道:“别别别,有话好好,那可是北宋范宽的真迹《雪景寒林图》,爹爹好不容易才从别人那里换回来的。”同时心中后悔不迭:自己刚才脑子里也不知道哪根弦搭错了,干嘛在书房见这个丫头!

    “那好,你先看,要是得我有半不满意,我马上就撕了这幅画你信不信?”少女气呼呼地作势欲撕。

    这对父女当然就是蒲察阿虎特和蒲察秋草了,看到女儿的动作,蒲察阿虎特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慌忙道:“草,你也知道爹爹这个人向来一诺千金,如今赵王早已去世,完颜康也客死异乡,如今赵王一系已经没落了,若是这个时候我取消婚约,外人会怎么看我们?只当蒲察家里的人都是势利眼,在赵王一系如日中天的时候去攀亲,如今他们没落了,我们却悔婚,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蒲察秋草面露犹豫之色,不过很快又脖子一扬:“我不管,这是你的事情,反正我不会嫁给一个残废的。”

    蒲察阿虎特慌忙摆手:“草你听我,那个杨过为父也见过,虽然断了一只手,但绝对是一表人才,而且他武功非常之高,听在中原武林里也是赫赫有名。”

    “哼,长得再一表人才还不是个残废?他要是武功真有那么高,就不会被人砍掉一只手了。”少女忍不住娇哼了一声。

    “呃,听他之所以断了一只胳膊是另有隐情,不过具体什么的我也不太清楚……”蒲察阿虎特眉头一皱,陷入了沉思。

    “哼,你要是再找不到服我的理由,本姑娘可要开撕了啊!”蒲察秋草再次拿起画卷,又是作势欲撕。

    “等等等等!”蒲察阿虎特脑中灵光一闪,@@@@,m.∧.c≮om急忙道,“这样吧,今天是你的成人礼宴会,爹爹请了京城里所有有头有脸的人过来,晚上的时候杨过也会来,这样吧,到时候你偷偷地看上他一眼,若是真的不满意,爹爹大不了不要这张老脸,也去帮你把这门婚事退了,好不好?”

    “这样还差不多。”少女娇哼一声,终于放下了手中范宽的名画,心中暗暗寻思:到时候就算姓杨的英俊得惊天动地我也会和爹爹不满意,本姐就不信了,一个断了手的男人,真有那么大的魅力让本姐一眼就爱上他?

    宋青书当然不知道有一个少女正在自立flag,此刻的他正一脸笑意地望着自己名义上那位倾国倾城的妻子,直盯得歌璧娇嗔不已:“干嘛这么看我?”

    “我是在奇怪你刚才的话,难道你真的不生气么?”宋青书嘿嘿笑道。

    “哼,当然生气了,”歌璧故意露出一副气鼓鼓的模样,不过很快噗嗤一笑,露出了洁白的贝齿,“不过我虽然生气,可是我又不傻,重节那丫头明明是想把我当枪使,我又怎么会跳进她设好的坑里呢。”

    宋青书面露奇异之色:“没想到夫人如此聪慧……”

    “你是不是拐弯抹角骂我傻呢!”歌璧微咬嘴唇,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当然不是,由衷的赞美!”宋青哈笑道。

    “哼,算你过关了,”歌璧突然秀眉一蹙,“只不过重节这丫头为什么要特意针对你呢,你是不是什么时候得罪她了?”

    宋青书一脸郁闷:“我也正在奇怪呢,我以前都没见过他。”他脱口而出便知道坏了,万幸的是歌璧正在思考问题,没有听出什么破绽来。

    “难道你去欺负过她娘?”歌璧突然狐疑地看了宋青书一眼,“她们孤儿寡母的,这些年来没少受苦,听很多龌龊的男人去打她娘的主意,这丫头最恨这种事情了。”

    “怎么可能!”宋青书一头黑线,没想到歌璧的脑洞居然会如此清奇,重节的母亲他只是有所耳闻而已,根本连见都没见过。

    “的确不太可能。”歌璧也只是一句玩笑话,这方面她还是相当信任丈夫的,“算了不想了,也许单纯的是重节那丫头今天心情不好吧。”

    宋青书头,脑海中却不断浮现出重节那灵动的眼神,这个眼神自己绝对在哪里见过,可是究竟在哪里呢?

    “对了,差忘了问那个花魁的事情了,她是不是很漂亮啊?”歌璧突然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的确是挺漂亮的,”注意到歌璧脸色微变,宋青书急忙补充道,“不过比起夫人来还是差远了。”

    “就知道哄我开心。”歌璧明知道丈夫是在好听的话,可是她依然情不自禁很开心。

    “更何况后来来了一个刺客,救走了那花魁,我和她什么也没发生。”宋青书心中暗暗补充了一句,虽然没和她发生什么,但是和皇后发生了不少事情……

    “那你有没有受伤?”听到遇到了刺客,歌璧脸色终于变了,急忙拉着他上下看了起来。

    “我又没有受伤昨晚你不是切身体会到了么?”宋青书突然一脸暧.昧地道。

    “啊~”歌璧惊呼一声,双颊顿时艳如桃花,昨晚他壮的像一头牛一样不知疲倦的耕耘,哪有半受伤的样子。

    两人正在打情骂俏的时候,突然有下人通报,海陵王完颜亮的使者求见。

    “他找你干什么?”不知道为什么,歌璧下意识有些讨厌完颜亮。

    “不知道。”宋青书摇了摇头,让下人放那使者进来,这才知道完颜亮请他过府一叙,是因为昨夜的事情要给他压压惊。

    “完颜亮不会还记得那个要将府中姬妾随便我挑的许诺吧。”宋青书顿时一脸古怪,他当然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为了歌璧,不过如今他在暗,对方在明,他有绝对的信心让他偷鸡不成蚀把米。

    “我和你一起去。”宋青书正在沉思之际,歌璧突然开口了。

    第四更答谢各位读者朋友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