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07章 震惊与哀伤

    完颜亮不愿意深入聊下去,接下来只谈风花雪月,再也不提起政事,宋青书也清楚是怎么回事,也没有再继续追问。

    一下午的时间很快过去,听到宋青书他们要去参加蒲察阿虎特女儿的成人礼,完颜亮笑道:“真是巧了,我和王妃也要过去,既然如此,我们一起过去吧。”

    宋青书其实不想和他一起,只不过对方盛情相邀,他也不便拒绝,最后完颜亮为了显示亲热之意,甚至让下人取出自己心爱的豪华马车送给他们夫妻。

    尽管歌璧不停使眼色暗示他拒绝,可是宋青书清楚完颜亮的算盘,这种便宜不占白不占,这马车豪华得跟劳斯莱斯似的,肯定是他在哪里刮来的民脂民膏,让他∨ωáń∨∨ロ巴,⊥.▼≌.↙出点血就等于替天行道了对了,顺便可以当上次坐他马车被刺客行刺的补偿。

    临行前海陵王妃突然拉了拉完颜亮,得到妻子的示意,完颜亮便和宋青书二人告罪道:“实在抱歉,我们夫妻给蒲察家小姐的礼物出了点岔子,需要重新准备一下,要不你们先去吧?”

    宋青书虽然好奇徒单静会对完颜亮说什么,不过对方已经委婉地下了逐客令,他当然也没理由继续留下来,向完颜亮告辞后,宋青书便扶着歌璧柔软的胳膊上了那辆豪华马车。

    看着那辆马车渐渐远去,完颜亮脸上的笑容渐渐收了起来,转向自己的妻子:“小静,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有些好奇你为何会对唐括辩如此看重。”徒单静回忆起刚才宋青书的小动作,脸色有些不自然,“唐括家族如今名存实亡,拉拢他有什么好处?”

    “唐括家如今的确有些衰弱,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唐括家族毕竟是金国三大世家,底蕴还是非常雄厚的,”完颜亮解释道,“如今唐括辩正在事业的低谷期,我这时候给予他帮助,就是雪中送炭,效果会事半功倍的。”

    徒单静一脸担忧地说道:“可唐括辩是皇上一系的人,你就不怕他吃里扒外么?”

    想到那个投名状,完颜亮心头一热,微微笑道:“我自然有办法确保他的可靠。”

    “可是歌璧呢?”徒单静脸上忧色丝毫不见减少,“歌璧是皇上的亲妹妹,他们兄妹感情向来很好,就算唐括辩愿意投靠我们,可是歌璧绝不会背叛皇上的,一旦她从唐括辩那里知道了什么,我们就麻烦了。”

    完颜亮一把将妻子搂在怀中:“放心吧,本王早已设好了一个精妙的局,保管唐括辩不敢泄露一点消息给歌璧。”

    “这大庭广众的,别这样。”徒单静俏脸一红,轻轻推开了丈夫,有些好奇地看着他,“究竟是什么局呢,可不可以告诉我?”

    “这局说出来就不灵了,放心吧小静,我什么时候做过没把握的事?”完颜亮笑容一凝,心想你也是局中的一颗棋子,我岂能将真相告诉你?

    徒单静并不知道自己也被丈夫算计在其中,听他这样说,她也就不问了,她本就是那种比较单纯的性子,连丈夫谋划的事情她其实都了解得不多,只是偶尔尽一下妻子的责任提醒一下丈夫而已。

    而就因为徒单静这种娴静的性子,让完颜亮格外喜欢,尽管身边美女无数,但在他心中,徒单静的地位是无与伦比的。

    且说宋青书二人离开海陵王府过后,马车中歌璧悄悄问丈夫:“夫君,你和完颜亮聊什么聊了一下午呢?”

    “也没什么,就是一些闲聊,然后他数次暗示招揽之意。”宋青书并没有将实话告诉她,因为如今他在暗完颜亮在明,他有把握掌控全局,可如果将完颜亮龌龊的心思告诉歌璧后,歌璧激动之下跑去找皇帝告状,到时候一切都乱套了。金熙宗肯定会把完颜亮拉去训斥一顿,不过毕竟口说无凭,而且还没有实质性的犯罪行为,金熙宗也很难将完颜亮怎么样。

    可是这样一来,完颜亮必定嫉恨自己,到时候变成我在明他在暗,需要时刻防备他的报复,而他又不可能时时刻刻陪在歌璧身边,根本无法像现在这样确保歌璧的安全。

    “招揽?”歌璧秀眉微蹙,“海陵王此人,虽然表面上谦谦君子,但我总觉得他眼神中藏着的东西太多了,你一切要小心。”

    “我会注意的。”宋青书不得不佩服女人的直觉,要知道现在的完颜亮还没有表现出他历史上荒淫残暴的那一面,如今在大部分臣民眼中是公认的谦谦君子,好王爷当然唐夫人等少数人早就领教了他面具之下的另一面,歌璧在这种情况下都能看出完颜亮不是个好人,实在令人惊叹不已。

    歌璧点了点头:“虽然我不怎么喜欢这人,不过也必须承认完颜亮的确是个人才,出将入相,整个朝廷比得上他的也没几个,夫君若是得到他的帮助,对仕途肯定有好处的。”

    宋青书也深有同感,虽然历史上将此人黑得体无完肤,不过是成王败寇而已,他当皇帝后的文治武功的确看得出来他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人,只可惜品性太恶劣,最终众叛亲离。

    他正在感慨之时,突然心中一凛,霍然抬头,马车的前门瞬间炸成碎片,一道寒光挟着凛冽的杀气往他刺来,歌璧刚才担心说的话被完颜亮派的护卫听了去,因此整个身子都紧紧贴在宋青书身上,如今寒光刺来,她正好首当其冲。

    寒光速度非常快,几乎一眨眼的功夫便到了歌璧身前,她一双美目睁得老大,可那杀气犹如实质,让她浑身上下僵硬不已,连一根手指头也动不了。

    “只可惜不能和夫君长相厮守了。”歌璧闭上了眼睛,脑中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只不过想象中的剧痛并没有传来,刚才还惊涛骇浪的车厢突然变得平静如水,那股实质的杀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几乎是一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歌璧诧异地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幕让她一下子惊呆了。

    刚才寒光来得太快,她根本来不及看轻寒光是什么,可如今寒光静止了下来,她终于看清了它的全貌一柄泛着寒气的短剑,一个黑衣刺客正握着它保持着往前刺的姿势,对方眼中同样惊骇莫名,因为这柄短剑再也无法前进分毫,而造成这一切的只是两根手指宋青书的手指。

    宋青书夹着短剑,仔细打量起眼前的刺客,一席黑衣将所有特征都掩盖了,唯一露出来的就是一双灵动的眼睛,一双非常熟悉的眼睛。

    “又是你!”宋青书和那刺客异口同声地喊了一声,宋青书的声音里更多的是惊诧,而那刺客声音里更多的是恼怒以及郁闷。

    一旁的歌璧吃惊不已,因为这个刺客的声音清脆娇嫩,明显是个少女!

    宋青书更是无语,自己这是什么人品,连续帮完颜亮挡了两回刺杀,上次去秋香楼途中也就罢了,结果这回又来?看来真不该贪便宜坐完颜亮的马车,还没享受到,就被刺客毁了,若非自己还算得上武功高强,真被这刺客杀死了,九泉之下找谁哭去?

    那少女终于反应过来,下意识想将剑抽回去,只不过被宋青书夹着纹丝不动,不由又气又急:“快放手!”

    这个时候外面的侍卫也反应了过来,宋青书心中一动,这少女是刺杀完颜亮的,他当然不愿意便宜完颜亮,既然放了她一次,那不妨放过她第二次。手上一抖,顿时一股柔劲传到了那少女身上,那少女本来正想夺剑后退,两股力量叠加,她整个人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飞退而回,眨眼间便跳到了十数丈外的屋顶之上,让围过来的众多侍卫扑了个空。

    那少女并没有马上离去,而是站在屋顶上深深地看了宋青书一眼,仿佛要把他的相貌记在心里,两人对视了十几秒,那少女这才转身离去,消失在众多的房舍之间。

    “这刺客的眼睛,看起来好像有点熟悉啊。”宋青书眉头微皱,他明明觉得马上就能想出是谁了,可是就差那么临门一脚。

    “也许是这段时间事情太多了吧。”他本来也不是那种强迫症的性子,一时间想不起来就顺其自然了,回头看了歌璧一眼,见她俏脸煞白,整个人仿佛惊吓过度一般傻傻地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不禁怜意大起,伸手过去搂她:“你没事吧?”

    谁知他的手刚碰到对方的香肩,歌璧却仿佛被开水烫了一般,一下子坐直了身体,避开了他的拥抱,注意到宋青书惊诧的眼神,歌璧将滑落到脸颊的发丝捋到耳后,勉强笑了笑:“我没事。”宋青书本来还想再问,不过外面的侍卫全围了过来请安,他只好先出去安排他们。

    望着他出去的背影,歌璧伸手掩住了嘴唇,眼圈也一下子就红了,眼神里充满了不可置信的震惊,还有一丝丝莫名的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