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09章 误终身

    看着她淡雅清秀的容颜,宋青一语双关地说道:“王爷的厚赐我当然不敢客气,只怕到时候王妃舍不得。”

    海陵王妃微嗔地看了他一眼:“看驸马说的,我是那样小气的人么?”

    “王妃这样说那我就放心了。”宋青笑得更开心了。

    一旁的完颜亮脸色有点黑,他当然知道宋青说的是什么意思,看着妻子茫然无知地被他调.戏下套,哪怕他已经决定牺牲妻子,依然觉得心头有些酸酸的。

    “小静,现在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也快过去入座。”完颜亮觉得再呆下去,自己头上都快长出一片■■■,≌.△.±草原了,于是心急地拉着妻子离开。

    徒单静不明所以,不过又不能拂了丈夫的面子,只好对宋青抱以歉意的一笑,然后跟着完颜亮离去。

    “既然你打算拉拢他,为何离去得这么匆忙呢?”徒单静有些不解地问道。

    “没什么。”完颜亮摇了摇头,心中却暗暗恼怒:唐括辩啊唐括辩,竟敢当着本王的面调.戏王妃,暂且先看在歌璧的面子上忍上一遭,等他日本王得到歌璧之后,再好好和你算账!一想到歌璧那绝世的容光,完颜亮便下意识心热起来。

    目送完颜亮夫妻离去之后,宋青回过头来,发现歌璧依然是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不由关切地去扶她:“你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被他手挨着身子,歌璧浑身明显一颤,不过很快又掩饰过去,俏脸上勉强露出一丝笑容:“也许是之前被刺客吓到了,对了,夫……夫君你可不可以多和我说说之前去开封发生的事情呢?”

    “为什么突然关心这个呢?”宋青疑惑地问道。

    “没……没什么,”歌璧提着裙摆坐了下来,“只是前段时间我们两人之间闹了一些矛盾,我都还没关心过你在开封遇险的具体情况。”

    “这样啊,其实整体上也算是有惊无险啦……”这个问题被很多人问过了,宋青早已编了一副天衣无缝的谎言,便大致和她讲了一遍。

    歌璧一直认真地听着,期间没有说一句话,静谧的脸颊仿佛自带柔光,引得场中无数男人悄悄窥视,宋青看得又好气又好笑,同时心中还升起了一种强烈的自豪感,眼前这让无数男人惊艳的女人,身上每一寸都属于自己……

    宋青讲解得比较简略,歌璧听完之后冷不丁问了一个问题:“据我所知,你那位结义兄弟宋青,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顶尖高手,你遇险了他难道没有出手救你么?”

    宋青心中一惊,他那番说辞的确有意无意忽略了自己本尊的戏份,歌璧突然这么问,难道是意识到了什么?

    “我出事那几天他刚好到其他地方办事去了,后来他得知我被丐帮的人抓了过后,便亲自去找了黄蓉,他们二人之前有一段交情,黄蓉看在他的面子上方才把我放了,不然她丈夫被我设的局弄得那么惨,就算有完颜亮出面,她又哪会这么轻易地放过我。”宋青心念如电,很快编了一段合情合理的解释。

    “原来是这样啊,”歌璧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可为何之前从未听你提起过这件事情?”

    “我那位结义兄弟毕竟是清国的死对头,自然也是大金国的死对头,身份敏感无比,我担心说出来徒生是非。”宋青面不改色地说道。

    歌璧螓首微点,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来是否认同这种解释,顿了顿又问道:“昨天你那位结义兄弟突然闯到府中,之后便不知去向,你知道他现在去哪儿了么?”

    看着歌璧清湛如水的眼波,宋青觉得有些怪怪的,心想她怎么突然就把问题往自己本尊上扯?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义弟那人向来来无影去无踪……”

    “难道他来大兴府都没联系过你么?”歌璧目光灼灼地望着他。

    “呃,也许上次他就是想来找我,结果撞上了你。”宋青下意识答道。

    “是么?”歌璧唇角多了一丝苦涩的笑容,“那么他下次找你的时候叫上我一起,你的结义兄弟来了大兴府,我这个当嫂嫂的怎么也要尽一下地主之谊。”

    “好……好。”宋青暗暗叫苦,这世上说谎话果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往往一句谎言要千百句更多的谎言去圆。

    与此同时,蒲察阿虎特正在安慰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小草啊,杨过肯定会来的,你再等等看。”

    “哼!其他的人都来了,都这个时辰了他居然还没到,分明是没把我放在心上嘛,这种未婚夫要来干什么?”蒲察秋草小嘴儿撅得老高,仿佛能挂起一只油壶一般。

    “嘿嘿,”蒲察阿虎特突然露出一丝古怪地神色,“你不是不喜欢他么,为什么还盼着他来?”

    “我不喜欢他是我的事,可他不来分明就是没把本小姐放在眼里,这口气本小姐可忍不了!”蒲察秋草跺脚道,显得极为愤愤不平。

    看着女儿生气的样子,蒲察阿虎特苦笑不已,自己还真是老了,不懂这些年轻人的心思了。

    “小妹放心,这样隆重的邀请,他不可能不来的。”坐在一旁的一位魁梧青年安慰道,“大不了等会儿那混小子来了,哥哥揍他一顿替你出气如何?”

    要是宋青在这里,一眼便认得出这高大青年是浣衣院跟在完颜萍身后的两大高手之一蒲察世杰,蒲察世杰天生神力,后来又得到了名师传授,已经是公认的金国年轻一辈中第一高手,就算和那些老一辈高手比起来,也丝毫不落下风,除了皇宫里那位神秘莫测的大内总管大兴国之外,谁也没把握能稳赢他。

    蒲察世杰今天特意跟浣衣院告了假,回来庆祝妹妹蒲察秋草的成人礼,他从小就极为疼爱这位妹妹,为了她没少胖揍京城里的公子哥。当得知和妹妹指腹为婚的杨过居然断了一只手,他下意识就有些不喜,便打算好好教训杨过一顿让其知难而退。

    “还是哥哥最疼小草了。”蒲察秋草蹦蹦跳跳地跑过去抱着哥哥的手臂摇晃起来,脸上笑得仿佛要开出花来。

    “你们俩别闹了,杨过这不是来了么!”蒲察阿虎特指着远处进来的那几人笑道。

    蒲察秋草一听瞬间便放开了哥哥的手臂跑到窗户边往外望去,尽管她不满意这桩婚事,心中已经打定主意不管对方长什么样子都告诉父亲不满意,可那人毕竟是她名义上的未婚夫,再加上之前又没见过面,对他的样子有所好奇也很正常。

    蒲察秋草本来就是随意地打量一眼,她之前没有见过杨过,可是一眼就把他认了出来,除开空荡荡的袖子之外,对方身上那股萧索苍凉的气质实在是太独特了,一下子便引起了她的注意力,当她看清杨过的样貌之时,整个人一下子怔住了。

    一张清癯俊秀的脸孔,剑眉入鬓,凤眼生威……

    蒲察秋草看着看着一张小脸便红了起来,甚至还开始替对方心疼起来:这人脸色苍白,如此憔悴,也不知道心里有什么伤心事。

    蒲察世杰也站在旁边观察自己名义上的妹夫,只不过他却没有妹妹那种感觉,反倒觉得这人不修边幅,一脸邋遢的样子,实在配不上自己妹妹。

    “小妹,等会儿哥哥帮你好好教训他一顿替你出气。”

    “嗯,好……”蒲察秋草根本没有听清哥哥在说什么,她现在眼中全是杨过的影子……

    宋青此刻也在打量杨过,发现他并非独自一人来的,身边还跟着一个中年人,宋青虽然不认识对方,但收集情报知道这个中年人叫完颜宗宪,官居礼部尚,是赵王完颜洪烈一系如今的话事人。

    与汉人王朝不同,在金国官职中,权力主要在尚省与都元帅府中,六部则是一些打下手的衙门,礼部尚听着威风,其实并没有多大权力,这也侧面显示出赵王一系如今的势力衰弱到何种地步。

    杨过是赵王完颜洪烈的嫡长孙,与完颜宗宪一起来也是理所当然的。

    该到的人都到齐了,宴会也正式开始,经过一系列繁琐无趣的礼节,蒲察阿虎特完成了女儿的成人礼,接下来就到了最有意思的环节,由蒲察秋草献舞一曲答谢各方替她祝贺的来宾。

    这个环节之所以有趣,一是欣赏美少女的舞姿总是那么赏心悦目,二是她跳完后会邀请一个年轻男子与她合舞,而且这个男子并非随便选的,一般都会选未婚男子,而且选的人往往都是少女心中的意中人。

    “与汉人女子的含蓄不同,草原上的女子表达爱意的方式果然热情直接!”宋青暗暗感慨,同时又很奇怪,歌璧为什么会主动替自己解释这些,仿佛知道自己不懂一样。

    悄悄打量歌璧,发现她如今正聚精会神地望着出场的少女,侧脸晶莹如玉,嘴角还挂着一丝浅浅的笑意,宋青不禁暗笑自己多心了,也跟着抬头往即将出场的少女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