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10章 伤尽少女心

    “草原女子果然与汉人女子不一样!”宋青感慨不已,这蒲察秋草明明才十四岁,可身上哪有一丝小萝莉的气息?个子高挑,裙子下露出的大腿雪白浑圆,胸脯鼓囊囊的颇为可观,活脱脱一个清春美少女嘛。

    宋青看得神情极为激动,倒并非眼前少女的美貌,毕竟他见过的绝色佳人实在太多了,这个蒲察秋草虽然长得俏丽,但颜值还远远没到让他心动的程度。

    他之所以这么激动,是因为她身上穿的这套裙子,据说女真少女成人礼服装都是这样,可在宋青看来,抛开浓郁的民族特色之外,这套裙子的造型和前世都市那些超短裙差不了多少!

    “真是泪流满面啊!”宋青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几年了,这个世界的女人穿的裙子虽说也同样很漂亮,不过她们更多的是一种古典美,别说露大腿了,就是露点肉出来也是有伤风化。

    想到前世一到夏天那满大街白花花的大腿,宋青便唏嘘不已:“没想到这辈子还有机会看到这种靓丽的风景,哼,有朝一日我要是有机会一统天下,绝对要全国范围内大力推行超短裙这种东西!”

    蒲察秋草的头发被扎成了一小束一小束的,看得出来经过精心编织而成,每一束小辫子上都点缀着几颗翡翠玛瑙小饰品,有点像前世都市流行的那种俏皮的小脏辫,整个人看上去充满了清春活力。

    再加上那白生生的大腿,还有柔软的短裙随着她的舞姿动作,偶尔不经意间上扬形成让人悸动的绝对领域,少女仿佛就是一个草原上的精灵,在篝火旁翩翩起舞,看得场中不少少年暗暗吞咽口水,都在暗中猜测等会谁会是那个被她邀请成为舞伴的幸运儿。

    “蒲察家的女儿果然漂亮。”歌璧感慨了一句。

    宋青心中一动,凑过去笑道:“要不我们也生个漂亮的女儿?”

    听到他的话,歌璧脸色一白,不过很快掩饰过去:“哼,你那么丑,生出来的女儿肯定不好看。”

    宋青悄悄搂住她的纤腰,嘿嘿笑道:“我虽然丑了点,但你这么漂亮,女儿肯定像你。”

    歌璧身子一僵,扭了扭腰肢不露痕迹地拜托了他的手,随即转移话题道:“你觉得秋草等会儿会选谁成为她的舞伴?”

    宋青只当她大庭广众之下有些不好意思,也没放在心上,闻言笑道:“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么,她这曲舞虽然名义上要感谢场中所有人,可她有意无意就在杨过身边晃悠,在他前面跳的时间比在其他人面前跳的加起来都多。”

    歌璧微微颔首:“不错,杨兄弟的样貌的确很惹女子欢心,可惜的就是断了一只手。”完颜洪烈和金太祖、太宗同为第一代,杨康(即完颜宗康)和完颜宗干、宗望、宗弼、宗贤、宗敏等人是金国第二代,当今皇帝、完颜亮则算第三代人,杨过、歌璧唐括辩他们也是第三代,而且按血脉来算杨过还是歌璧的远房堂兄弟。

    宋青摇了摇头:“不然,杨兄弟虽然断了一只手,但一身傲骨顶天立地,再加上练得一身绝世武功,这世上也不知道多少手脚健全的人都比不上他。”

    “那你呢,你和他比起来如何?”歌璧突然回过头来,双眸中星光熠熠。

    “我?”宋青神色一凝,很快哈哈笑了起来,“我这脸大胡子首先在颜值上就被杨兄弟拉下一大截了,自然比不上他。”

    歌璧摇了摇头,眼神似乎有些虚无飘渺:“在我心中,我丈夫是这世上最英俊的男人。”

    宋青心想还真是情人眼中出西施,这唐括辩无论从哪里看都和英俊沾不上边,没想到歌璧和完颜萍都对他一往情深。

    “哈哈哈,你这样说的我都快不好意思了。”

    宋青下意识伸手去搂她,歌璧身子又僵了一下,不过也许是被场中欢乐的气氛感染,这次她并没有躲避,反而将脸蛋儿顺势贴在他肩上,表情复杂难明:“当年我们曾许诺一定要一生一世白头到老,你还能做到么?”

    “这是当然。”宋青愣了愣,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在遭遇行刺过后,歌璧似乎就变得有些怪怪的。

    “以后一我们有了孩子,必须姓唐括,这点你没意见。”歌璧幽幽说道。

    “不信唐括还能姓什么?”宋青暗暗心惊,怎么听她这口气仿佛知道了自己不是他丈夫啊,可她要是真的知道了,反应又怎么会这么平淡?

    “记住你今天答应我的话,”歌璧脸颊上突然多了一丝神采,“名字我都想好了,要是个儿子就叫唐括念,要是个女儿就叫唐括思……”

    “唐括念,唐括思?”宋青微微色变,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宴会已经到了气氛最热烈的时候,只见蒲察秋草完成了最后一段舞,整个人停在了杨过面前,俏脸微红就那样盯着他。

    一直关注女儿的蒲察阿虎特不由心中大慰:既然小草看上了杨过,这就是最好的结局,我这张老脸也算保住了,不至于去行那退婚之举。

    全场的少年都一脸艳羡地看着杨过,不过主人翁却不自知,很冷淡地摇了摇头:“我不会跳舞。”

    此言一出,几家欢喜几家愁,很多少年眼中重新燃起了神采,既然如此,那蒲察秋草会选自己么?

    蒲察秋草没料到等来的是这个答案,微微一怔后抿着嘴唇又说了一句:“我可以教你。”

    可惜杨过依然摇了摇头:“你找别人。”说完过后又开始自顾饮酒起来。

    这些年夜深人静之时杨过经常问自己,为何自己和姑姑之间会如此坎坷,除开世俗道德枷锁之外,他认为是自己平日里轻薄无幸言行无忌,无意间撩拨了太多少女的情丝,数次导致小龙女误会,平添了无数波折。当他想明白了这一切过后,便开始严于律己,再也不做任何引起其他女子误会的事情,蒲察秋草这次舞伴意义特殊,他当然要躲得远远的。

    在他身边的族叔完颜宗宪脸色大变,杨过与蒲察秋草之间的婚约如今只有他们这些长辈知道,他还没来得及告诉对方眼前这少女就是他的未婚妻,见他如此干脆利落的拒绝,心中暗呼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