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11章 意外的邀请

    蒲察秋草呆呆地怔在那里,仿佛没有听清杨过的拒绝,当她终于回过神来过后,眼眶瞬间就红了,头也不回便抹着眼睛跑了,空气中还隐隐约约传来他呜咽的声音。

    场中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纷纷瞪大着眼睛面面相觑,蒲察阿虎特脸色更是难看,不过他毕竟老成持重,并没有什么表示,反倒是一旁的蒲察世杰见妹妹受委屈,顿时就受不了,大步流星走到杨过面前,冷声说道:“素闻杨兄弟在汉人武林中是赫赫有名的高手,不过汉人素来羸弱,这高手之名有多少水分谁也说不清楚……在下蒲察世杰,想见识一下杨兄弟的高招,看是不是浪得虚名!”

    杨过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丝毫没有应战的意思:“本来就是虚名,又何言浪得?不用比了,我不是你的对手。”∵∵∵,≥.↖■.$

    听他坦言认输,蒲察世杰并没有丝毫高兴的意思,因为从对方话里话外看得出他并非真的认输,而是不想和自己打而已。

    “比不比得过,要比了才知道。”蒲察世杰也不客气,直接一拳便挥了上去。

    杨过心中一凛,对方这拳尚未及身,狂躁的拳风已经逼得他旁边众人纷纷后退,不少人甚至连眼睛都睁不开,看蒲察世杰双眼通红,显然是含恨出手,杨过并不敢赌要是不出手的话对方会不会趁机将自己毙于掌下,无奈之下,他只好挥掌迎战。

    拳掌相接,蒲察世杰身形一震,杨过则后退了数大步方才稳住身形。

    “好大的力气!”杨过活动了一下酸麻的手腕,在他遇到的人当中,金轮法王的弟子达尔巴已称得上天生神力,可眼前这位甚至还在达尔巴之上。

    “什么江湖顶尖的高手,不外如是。”蒲察世杰冷冷地说道。

    杨过虽然被接二连三的打击弄得有些落寞,不过骨子里依然是那位狂傲不羁之辈,被蒲察世杰这么一激,顿时激起了他心中的傲气:“彼此彼此。”

    蒲察世杰闻言大怒,狂吼一声:“再来。”整个人又向杨过扑了过去。

    “怎么说着说着就打起来了呢,今天是小草的好日子,一出什么事情怎么办?”见两人你来我往战成一团,歌璧不禁秀眉微蹙。

    宋青安慰道:“放心,他们都是高手,出手自有分寸,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你觉得他们哪个能赢?”歌璧突然回过头来望着宋青。

    宋青不虞有他,下意识答道:“蒲察世杰天生神力,看他呼吸吐纳应该还学了极为上层的内功,因此每次出手都近乎有一龙一象之力,杨过的虽然断了一只手,看着也文文弱弱的,不过他的掌力是在狂风与海潮中修炼出来的,单以掌力而论,并不在蒲察世杰之下,再加上他涉猎了非常多高明的武功,真打起来我更看好杨过一点。”

    看着他侃侃而谈的样子,歌璧脸色一黯,心中悄然叹了一口气,不过当宋青回过头来之时,她又换上了一副笑容,仿佛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过。

    “如今的情形好像跟你预测的差不多嘛。”歌璧惊讶地张了张嘴,场中两人相斗已经趋向于白热化,可就连她这样丝毫不懂武功的也看得出端倪来。

    蒲察世杰掌力虽然雄厚,可是杨过的轻身功法极为高明,他出十招杨过差不多能躲掉七招,剩下的三招也能从容化解,可杨过的反击他却只能招招硬接,此消彼长,他再天生神力也有些吃不消。

    “只会躲来躲去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和我一掌定胜负。”蒲察世杰这一战打得也是郁闷不已,瞅了个空子,跳出战圈哇哇叫道。

    杨过并没有追击,听到他的邀战,也激发了少年心性,干脆地应了一声:“好!”

    蒲察世杰深吸一口气,挺直了腰身,全身骨骼咯咯作响,还未出掌全身气势便已急速攀升,周围的人纷纷看得倒吸一口凉气,这一掌出的时候该是何等的石破天惊。

    与此相反,杨过只是简单的将手掌放到了眼前,同时还将眼睛给闭上了,整个人陷入了一种极致的宁静。

    “小杰全力一掌,连大兴国总管也不敢硬接,杨兄弟未免太轻敌了。”歌璧下意识捏住了手里的丝巾,有些担忧地说道。

    宋青笑着解释道:“杨过这一招叫黯然销魂掌,关键在于心境配合,外在的表现倒没那么重要,不过威力却是极大无比,说起来我更担心蒲察世杰一点。”

    他也是看得心惊不已,一段时间不见,杨过的修为居然又有了这么大的提升,这个时候他身上隐隐露出来的气势,普通人看不出也就罢了,他又岂会看不出来?以杨过战力位置为中心,他方圆三尺之内仿佛陷入了一种绝对的寂静,连空气的流动都放缓了好多,仿佛他不是站在空气中,而是站在粘稠的水里。

    “恐怕是这段时间得知了自己的身世,心情更加符合黯然销魂掌的意境,才有了这么大的提升。”宋青暗暗猜测着。

    “黯然销魂掌……”歌璧在一旁默默念着这几个字,神情突然变得极为落寞,若是旁人仔细观看,她现在表现出来得感觉与杨过极为神似。

    宋青此时的注意力全在场中两人身上,只听得蒲察世杰大吼一声,整个人仿佛化身为一头蛮牛,声势浩大地往杨过冲了过去,杨过也突然睁开了双眼,那一刹那附近的人甚至有一种错觉,杨过的眼睛似乎爆发出了极大的神采,拳掌相交,劲气四散,附近的人纷纷跌倒,旁边桌上的酒杯、果盘更是全都产生了裂纹。

    与上次对掌不同,这次退的并非杨过,只听蒲察世杰大叫一声,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划过一道抛物线往远处的一棵大树撞去,一直在附近旁观的蒲察秋草吓了一跳,心想哥哥是为了自己才出手的,以这么快的速度撞到大树上,岂不是要当场重伤?心念一动她整个人便冲了上去,试图将空中的哥哥接下来。

    看到这一幕杨过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脚尖一点整个人后发先至抢在两人接触之前将蒲察秋草抱到了怀中,身形在半空中一扭,凭空横移一尺躲开了撞来的蒲察世杰。

    被杨过搂在怀中,周围都是浓烈的男子气息,抬头仰望着近在咫尺那张俊朗的脸,蒲察秋草的脸一下子就变得通红。

    “你干什么,快放开我,我要救哥哥。”仿佛能感受到周围大家异样的眼神,蒲察秋草心中大羞,整个人一下子挣扎起来,同时举起粉拳便往杨过胸膛锤去。

    “你哥哥没事。”杨过淡淡地说道。

    “啊?”蒲察秋草不明所以,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哥哥整个人撞上了大树,却仿佛没事人一般从地上爬了起来。

    “小妹别担心,哥哥我浑身上下一点伤也没有,这姓杨的掌力也不外如是嘛。”蒲察世杰身为金国年轻一代里第一高手,又自诩天生神力,如今硬碰硬地对掌,却被杨过一掌给震飞了,脸上难免有些挂不住,听到妹妹嚷着要来救自己,更是老脸一红,下意识应了一声。

    谁知道他话刚说完,便听到身后传来嘎嘎的声音,蒲察世杰一脸惊骇地回过头去,发现刚才撞得那棵大树从中折断,现在正缓缓地往地上倒去。

    就算是不懂武功的人,也看得出来杨过刚才手下留情了,将掌力用隔山打牛的办法移到了那棵树上,不然这掌力若是打实了,连那棵要数人才能合抱的树都会居中折断,人的血肉之躯又哪里经受得住?

    蒲察秋草也明白过来,刚才自己贸贸然跑去接哥哥,其实是非常危险的,若不是杨过飞过来救下自己,如今自己说不定已经命丧当场了。

    “原来我错怪他了。”蒲察秋草悄悄看了杨过一眼,一颗芳心跳得比之前还快,只可惜对方已经放开了她,默默地往回走去。

    想到刚才那温暖的怀抱,蒲察秋草不由得怅然若失,“早知道刚才不该挣扎了。”

    “哈哈哈,两位贤侄个个武功高明,此番比武实在是精彩,精彩,特别是最后杨贤侄英雄救美,更不失为一桩美谈!”坐在上首的完颜宗贤趁机站起来鼓掌替之前双方的尴尬圆场起来。

    他这一开头,其余的人也随声附和,很快便将刚才杨过拒绝蒲察秋草的尴尬气氛给冲淡了,蒲察阿虎特也趁机出来发话,只字不提之前那件事,这场风波便这样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让场中不少人都暗中舒了一口气。

    大家都默认了今晚的主人翁蒲察秋草已经跳过舞了,接下来便到了其余人自由跳舞的环节。

    当知道剩下的人还要跳舞过后,宋青不禁头皮发麻,与汉人不同,这草原民族不管男女人人都善歌善舞,可他哪会女真族的舞蹈啊,莫说现在了,就是前世,他也不会跳舞什么的。

    “千别来找我跳舞什么的。”宋青瞟了歌璧一眼,心中暗暗祈祷。

    可世事就是这么无常,简直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宋青刚祈祷完毕,耳边便传来一个清脆柔嫩的声音:“唐括叔叔,我可不可以请你跳一只舞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