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17章 尔虞我诈

    两女的肌肤仿佛缎子一般光滑,袍子毫无阻碍地直接滑落到地上,露出了白得耀眼的身体。

    宋青书看得眉眼乱跳,皇宫这些女人吶,一言不合就脱衣服,这让我是不闭眼呢还是不闭眼呢?

    “身子养得还不错,”裴曼皇后满意地点点头,“这些年来浣衣院管事的从来没让你们做粗活,知道为什么吗?”

    “奴婢不知。”两位小公主怯生生地答道,悄悄交流了一下眼神,都看出了对方的疑惑,这些年来她们那些姐姐也不知道受了多少苦,可是她们两人却还吃好喝地招待着,虽然比不上真正的公主待遇,可是与一些寻常人家的大小姐也差不了多少。

    “之所以没让你们做粗重活,是因为担心让你们的手磨出硬茧,皮肤被风霜侵蚀变得粗糙,”裴曼突然冷笑一声,“而这一切并不是因为你们曾经的公主身份,而是因为你们是浣衣院中年纪最小,当年我大金国大军攻破汴梁,你们两人尚在襁褓之中,是以才能保存完璧之身。待你们年纪稍长,出落得越来越水灵,宫里便决定让你们充实皇上的后宫,所以这一切都是皇上的恩赐,你们从今以后要好好服侍皇上,明白了么?”

    宋青书看了裴曼一眼,心想这女人演技不错嘛,一副给丈夫张罗侍妾的模样,别说这两个天真的小丫头,就是赵福金这种阅历的碰上了恐怕也会被骗。

    “奴婢明白。”两个少女知道了一开始自己的命运就注定是金国皇帝的宠姬,不禁脸色微白,尽管汴梁被攻破之时她们还小,但是在浣衣院里经常听到各位姐姐提起当年的往事,也知道了自己也是金枝玉叶,不过如今冰冷的现实让她们不得不接受自己的命运。

    “别跪着了,过来服侍皇上饮酒。”裴曼悄悄给宋青书使了一个眼色,让他一切按照计划行事。

    宋青书一头黑线,如今这状况实在是匪夷所思,自己究竟是当衣冠呢还是当禽兽好?不过更让他在意的裴曼

    (本章未完,请翻页)皇后丝毫没有离去的意思,难道她想全程观摩?

    “是。”两位小公主闻言起身,看得出来她们不太习惯不着片缕的样子,两张微显青涩的脸蛋布满了红晕,扭扭捏捏地来到宋青书旁边跪坐下来,一人倒酒,另一人举起酒杯送到宋青书面前。

    “请皇上饮酒。”

    少女的声音轻柔欲融,听得宋青书一颗心酥酥麻麻的,心想黄衫女要是看到了现在的情形,还不得拿剑砍死我啊,不过我这次还真的挺冤枉,如今这一切我也不想啊。

    宋青书接过了酒杯,仿佛能闻到身边传来的淡淡的处子幽香,心头不禁一荡,不过他终究不是什么菜鸟,很快就收敛心神:本大爷虽然贪花好色,同样也惜花爱花,这两个小姑娘我之前都不认识,要是这样就顺水推舟了,和禽兽又有什么差别?更何况她们还是黄衫女的妹妹,虽然那娘们和我有些不对付,不过……

    宋青书暗暗鄙视自己,明明是不甘心只得到人家的身,想要身心俱得,所以才决定放长线钓大鱼,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干嘛?

    “咳咳~”宋青书假装咳嗽两声,才对着裴曼皇后挥了挥手,“皇后,你先退下吧,这里有她们俩服侍就够了。”

    裴曼皇后差点没气得七窍生烟,这狗奴才还真把这里当自己的家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自己的寝宫泰和殿!我能退到哪里去?

    不过怒归怒,想到自己的计划,她也只能将怒火强压下去:“那臣妾就不打扰皇上了,臣妾会在偏殿等候,若是皇上有什么需要随时传召臣妾。”

    “知道了知道了。”宋青书有些不耐烦地挥挥手,看得裴曼皇后肚中大骂不已,这狗奴才,过了今晚本宫非让你知道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看到裴曼皇后临走时那不甘心的眼神,宋青书轻笑一声,其实事到如今也没必要再对她客气了,只要知道了她最终的图谋,那就是双方摊牌的时候。

    (本章未完,请翻页)气机感受之下,察觉到裴曼皇后并没有走远,而是躲在墙外偷听,宋青书不禁眉头一皱,他正想喝令她走远点,但马上反应过来这件事对于裴曼来说事关重大,对方肯定要随时关注事情的发展,若是强迫她离开,反倒是适得其反。

    关键是他现在并不清楚裴曼做这一切的目的是什么,若说只是担心这两绝色胚子将来和她争宠,他是绝对不信的。

    可如果不是争宠,让我坏了这两丫头的身子,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没摸清裴曼最终的打算,他也不想逼得对方那么快翻脸,便假装不知道墙外的她一样,随手一勾,勾起了其中一个丫头的下巴,似笑非笑地问道:“你是瑚儿还是媛媛啊?”

    那少女被他的眼神弄得心中一跳,急忙答道:“我是媛媛。”

    “这名字好,赏酒。”宋青书说完便拿起一个酒杯往她嘴里灌去。

    “咳咳~”少女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被呛得不轻,亮晶晶的酒渍顺着她唇角滑落到光洁的脖子之上,被灯光一照,显得分外晶莹透亮,弄得宋青书不清楚是房间里的灯光照亮了她的肌肤还是她的肌肤照亮了房间。

    看着她被呛到的样子,宋青大笑,一把又将赵瑚儿揽了过来:“瑚儿这名字也好听,同样要赏酒!”

    透过窗户看到殿中的一切,裴曼皇后表情可谓极为精彩,这放浪形骸的模样哪像个平日里唯唯诺诺的小太监啊,分明就是一个荒唐的皇帝模样嘛?难道是他自知难逃一死,便索性随性而为?

    裴曼皇后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一个解释,随即便释然了:也罢,这狗奴才帮我完成了任务,让他临死前享受一下又如何。

    宋青书估计裴曼皇后已经被自己骗得差不多了,于是一手一个,搂着两位宋朝小公主往里面那张凤榻走去,一边走还一边放肆地笑着:“小美人儿,朕等会让会好好‘疼爱’你们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