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20章 乌龙

    尽管已经有了防备,宋青书依然被这狠辣的一刀吓了一跳,他能非常敏锐地感觉得出来,这一刀带着一股凄厉无比的浓郁杀气,也不知道杀过多少人才能养成这种气势。如果他毫无防备之下被这一刀偷袭,他也不清楚自己能不能躲地开。

    脚尖一点,便后退数丈,看着胸前衣服被刀气划开的口子,宋青书感慨不已:“这天下间真是藏龙卧虎,没想到金国皇宫里随便一个籍籍无名的侍卫居然都能有此身手,阁下若是到江湖上去闯荡一番,必定会声名显赫,岂不好过在这皇宫之中给人当奴才?”

    比起宋青书,那侍卫显然更加吃惊,没想到自己无往不利的一刀居然被这个小太监躲掉了,他反应也快,很快沉声说道:“你不是小兴子,到底是谁?”

    “和你一样,无名无姓之辈罢了。”宋青书前世在各种影视作品中没少见过各种反派死于话多,他虽然不自认是反派,可是不能得意忘形的道理他还是非常认同的。

    “不管你是谁,今晚都得死!”那侍卫也不废话,挥起一刀便往宋青书劈来。

    察觉到这人刀上死气太浓,宋青书也不敢大意得拿手指去夹,脚踏七星,整个身形变得模糊起来,对方连续劈了十三刀,连他衣角都没有沾到。

    那侍卫暗暗吃惊,要知道他的刀法非常诡异,这十三刀一刀强过一刀,每挥出一刀,气势便叠加一分,到第十三刀的时候,可谓是无坚不摧!

    这几十年来靠这套刀法,他不知杀了多少人,曾经还有不少武功在他之上的高手,在他看来,那些江湖上的高手有一个毛病,就是太注重名声和面子,那几个高手就是因为出于自负,非要硬接他的刀法,最终落败生死。

    可眼前这个小太监仿佛未卜先知一般,根本就不接他的刀法,一连十三刀全劈在空处,反倒让他受刀气反噬,受了内伤。

    知道眼前这个神秘太监不是他杀得了的,那侍卫非常干脆,身形一纵便往黑暗中跑去。

    宋青书看得一愣一愣的,前一刻这人明明一副我要日天的架势,后一刻转身就逃,这画风转变得也太快了吧。

    他正要追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什么,便收回了迈出的脚步,静静地望着那人逃走的背影。

    那侍卫本来还忌惮他的轻功,见他居然不追,心中不由大喜,可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一道阴冷至极的劲风,来势甚急,让他避无可避。

    担心被这人缠住导致宋青书追来,他不愿停留,仓促之间一刀挥出打算借与对方兵刃相接的反震之力逃之夭夭,只不过想象中的反震力并没有传来,反倒是手腕传来一阵剧痛,他骇然回头发现手腕上多了五个血洞!

    目光快速上移,只见一个脸色苍白得无丝毫血色的绝色女子近在咫尺。

    “她是鬼还是仙?”这是那侍卫生命中最后的一个念头……

    黄衫女解决了逃跑的侍卫,衣袂飘飘地往宋青书走来,表情似笑非笑:“传闻金蛇王武功盖世,可是今日一见,未免有些名不副实啊。”

    宋青书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比起死在我这个臭男人手中,相信这个人更愿意死在仙子的纤纤玉手之下,我这个人比较善良,又怎会让他含恨而去呢。”

    “你也不用变着法子来拍我马屁……呃,你眼睛往哪里看呢!”黄衫女本来还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可她很快发现宋青书眼睛不停地往她屁股上瞅,整个人顿时炸毛了。

    “我想看看仙子的马屁是什么样子的,嗯,果然和一般的马屁不同。”宋青书嘿嘿笑道。

    黄衫女胸脯剧烈的上下起伏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她发现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总是没法保持住平日里那种淡然的气质,每次都会被他气得半死。

    “既然有人要杀你,看来你去皇后那里还是有收获咯?”之前的教训记忆尤深,黄衫女也学聪明了,索性就不和他斗嘴,直接岔开了话题。

    见她不接话,宋青书未免觉得有些无趣,不过说起正事,他神情也严肃起来:“有没有收获现在言之尚早,还需要我再回泰和殿确认一番。”

    黄衫女露出一脸不可思议之色:“这个时候你还想着那种事?”

    宋青书先是一愣,继而反应过来对方以为他是想找裴曼皇后深入交流一下身体,不禁郁闷不已,这个女人明明长得出尘脱俗,为何是想却如此龌龊?我的样子有那么急色么?

    他懒得解释,索性顺着她的话笑嘻嘻地说道:“男子汉大丈夫想那种事情是再正常不过了,不想才有问题。谁让你不愿意和我做那种事情呢,要是你愿意牺牲一下,我哪还会把那什么皇后放在心上?”

    “无耻,下流!”黄衫女苍白的脸多了一丝艳色,不过她却并没有真正生气,这段日子和宋青书相处,她也大致摸清了对方的脾气,对方越这样说,越表明是她刚才误会了。

    “有没有兴趣陪我去一趟泰和殿啊?”宋青书寻思着这些年黄衫女都在设法营救自己的姐妹,让她和赵瑚儿赵媛媛见一下面也好。

    “不怕我在旁边打扰到你和皇后的好事么?”黄衫女唇角浮起了淡淡的笑意。

    “没关系,我这人爱好比较特殊,有女人在旁边看着,反而会更兴奋的。”宋青书面不改色地答道。

    “呸!”黄衫女暗暗后悔,和他扯这种话题实在太不明智了,心中打定主意,接下来若非必要绝不和这混蛋多说一句话。

    看着黄衫女一言不发地往泰和殿方向飞去,宋青书也担心留在那里的两个小丫头出什么事情,也不再浪费时间,运起轻功便追了上去。

    泰和殿内,裴曼皇后用手帕捂着鼻子,灭掉了床边的迷香,看着昏迷在床上的两个少女,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可惜了,两个美人胚子……

    伸出双手掐住两女的脖子,手上渐渐发力,两名少女尽管在昏迷当中,脸上依然露出了痛苦之色。

    裴曼皇后正要加力之时,突然觉得手腕一麻,两只手顿时软了下来。

    “谁?”裴曼皇后骇然回头望去。

    “娘娘这么快就忘了我了?”宋青书一脸笑意地走了进来。

    “怎么是你?”裴曼皇后下意识往他身后看了一眼,“陆礼呢?”

    “原来那个人叫陆礼啊,很不幸,被这位仙子抓死了。”宋青书将身后的黄衫女身形露了出来。

    黄衫女听得差点没忍住给他一下,什么叫抓死了?那人明明是死在她的九阴白骨神爪之下!

    裴曼皇后脸色终于变了,看着黄衫女的身形,突然惊呼一声:“你是那天的刺客!”

    “哼。”黄衫女表示了默认。

    “那你又是谁?”裴曼皇后并没有高呼惊叫什么的,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物,知道他们能无声无息出现在这里,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面对这种高手,自己只要一有张嘴的迹象,对方便能瞬间制住自己,又何必自取其辱。

    宋青书扯下了小兴国的面具:“终于不用装太监了,说实话这玩意戴起来不是那么舒服。好了,我们可以重新认识一下,在下姓宋青书,见过皇后娘娘。”

    “你是那个金蛇反贼?”裴曼皇后惊讶地张大了嘴,话一出口便马上意识到不妥,毕竟如今自己在人家控制之中,万一惹恼了对方可就麻烦了。

    “呃,正是在下。”宋青书并没有丝毫生气的意思。

    裴曼皇后这才有机会仔细打量对方,剑眉星目,英气勃勃,完全不像想象中那些满脸横肉的反贼,更像一个翩翩佳公子。

    突然想起了什么,裴曼皇后心中一跳:“那晚……那晚是你?”

    “呃?”宋青书悄悄看了黄衫女一眼,尴尬地点了点头,“那晚娘娘盛情相邀,在下只好却之不恭了。”

    黄衫女暗暗啐了一口:“奸夫淫妇!”

    裴曼皇后顿时咯咯笑了起来:“要早知道是你,本宫这些日子就不必提心吊胆了。”

    “娘娘你现在的情绪不太对啊,难道你不该表现出来更害怕些么?”宋青书静静地望着她的眼睛。

    “若是落到其他人手里,本宫也许真的会怕,可是落到情人手里,本宫为什么要怕啊?”裴曼皇后声音里充满了别样的意味。

    宋青书一时语塞,旁边的黄衫女懒得听他俩打情骂俏,直接走到床边,看清了两个少女的模样,不由惊呼出身:“瑚儿,媛媛!”

    她当年被救走的时候这两个妹妹虽然尚在襁褓之中,可这段时间进了金国皇宫,她早已到浣衣院探了无数次,自然认得两人,所以上次看到魏王对两女轻薄无礼,她才会愤而出手。

    黄衫女查探了一下两人脉搏,知道她们只是中了迷烟昏过去了,刚松了一口气,却马上看到两人身上那些凌乱的痕迹,还有床单上那两朵刺眼的红花,她的眼神一下子就变得冰冷起来,回过头盯着裴曼皇后森然问道:“谁干的?”

    宋青书暗暗叫糟,裴曼皇后却已经把目光移向了他:“当然是这位风流倜傥的宋公子咯。”

    “我要杀了你这个禽兽!”黄衫女再也按捺不住,直接祭出了狠辣的九阴白骨爪,招招致命地往宋青书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