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29章 得偿所愿

    裴曼皇后听得面红耳赤,她虽然隐隐察觉到魏王对她有些不轨的念头,所以故意抢在金熙宗前面诱导对方说出心里话,尽管她有了准备,可依然还是没想到对方会这么龌龊,气得脸颊通红,双眸之中杀气闪烁。

    “回禀陛下,床上有两团落红,两位小公主身上很多被凌虐的痕迹,而且贴身亵衣还有大腿内侧沾满了魏王的……体液。”早有宫女得到金熙宗示意,检查了两个小公主的身体,因为殿中只有魏王一个男人,因此她们下意识以为那些东西是魏王留在两个小公主身上的。

    金熙宗脸色更加难看,突然大喝一声:“暗卫,给朕滚出来。”他的话音刚落,一个人影便从阴影中闪身出来。

    &¤¤¤吧,¤.♂□.⊥p;尽管裴曼皇后提前知道了对方是宋青书假扮的,可是看着眼前这个一模一样的暗卫,还是不免大吃一惊,难怪之前他假扮成小兴国能骗得我团团转。

    “说,魏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金熙宗尽管心中愤怒,可是也不是完全糊涂,知道不能完全听信皇后的一面之词,便喊出了自己安排在魏王身边的暗卫来问话。

    “魏王今天喝了些酒,突然来了兴致,说要来拜访一下皇后娘娘,结果来了之后,不知道是不是酒意上涌,魏王……魏王……”宋青书突然吞吞吐吐起来。

    “说下去。”金熙宗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属下不敢说。”宋青书为了戏逼真,故意运起真气装作一副浑身发颤的样子,看得裴曼皇后一愣一愣的,心想自己演技已经够好了,可和这个男人比起来,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朕让你说!”金熙宗的声音更冷了。

    宋青书这才顺势补充道:“魏王酒意上涌,就对皇后娘娘有些……有些动手动脚,服侍皇后娘娘的这两个小宫女拦住了魏王,娘娘趁机跑了出去,魏王见这两个小姑娘姿色清丽,便也没心思追娘娘,就拉着她们两人上了……上了床。”

    “那这期间你为何不阻止魏王?”金熙宗喝道。

    “属下劝过魏王,可是魏王不听我的,还反骂我,属下只是下人,魏王才是主子,主子要做什么,我们这当下人的也不好干涉。属下只能护住娘娘让魏王不至于犯下大错,至于两个宫女,属下本想着也不是什么大事,”宋青书急忙请罪,“在这之前,我真的不知道这两个小宫女的身份,还望皇上明察!”

    “朕留你在魏王身边,除了保护他之外也有督促他之意,你却玩忽职守,朕留你何用?你自裁吧。”金熙宗抽出身边侍卫的一把刀,直接扔到了宋青书面前。

    这下轮到宋青书傻眼了,他总不可能真的拿起刀某脖子吧,心念急转,很快便有了主意,本来他还正在担心会被金熙宗押入大牢严加审问,既然如此,那边趁机脱身吧。

    宋青书慢悠悠拿起刀,却并没有往脖子抹去,反而蓦地往金熙宗射了过去,趁那些侍卫手忙脚乱保护皇帝之时,他趁乱往殿外飞奔而去。

    时刻守卫在金熙宗左右的大兴国袖子一缠便将那柄单刀拦了下来,在顺势一甩,那柄单刀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往宋青书背后射去,只听得夜空中传来一声闷哼。

    大兴国脸上闪过一丝讶然之色,没想到那人中了自己一刀居然还能跑:“你们快带人去追,他中了刀,重伤在身肯定跑不远。”

    “是!”一群侍卫急匆匆追了出去,看得赵瑚儿和赵媛媛心惊胆战,急忙求助似的望向裴曼皇后,裴曼急忙使了一个眼神示意让两女稍安勿躁,想到他武功那么高强,两个少女方才稍微有些放下心来。

    刚逃出泰和殿外的宋青书突然被一只柔软的手拉住,他定睛一看,原来是黄衫女。

    “跟我来。”黄衫女柔声说道,拉着他藏进了旁边一处假山后面,刚好躲过了追出来的那些大内侍卫。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看着插在他后背的单刀,黄衫女脸上闪过一丝心疼的表情。

    “没关系,只是皮外伤。”宋青书微微一笑,运起内力一震,那柄单刀便被震出体外。其实以他的武功,大兴国想射中他几乎不可能,不过为了不被看出破绽,他只好硬生生受了对方一刀。而他早就用真气护住后背,那刀刚插入他后背一寸不到便被夹住了,最终只是受了点皮外伤而已。

    黄衫女检查了一下他后背浅浅的伤口,大致也明白了他的心思,忍不住说道:“你用得着这么拼命帮那个女人么?”

    “这不仅仅是帮她,也是为了帮你们吶,”宋青书毫不在意地笑了笑,“对了,你怎么又回来了。”

    “还不是不放心你……你们,所以回来看看。”黄衫女脸色微红。

    宋青书点点头,然后说道:“现在金国皇帝边上有一个很厉害的高手,我们虽然不怕他,可要是被他发现了踪迹也许会坏了今晚全盘的布局,所以我们现在就不进去了,就在这里静观其变吧。”

    黄衫女看了看四周,两人如今身处假山堆中一个狭小的山洞之中,若是动作稍微大些都会碰到对方的身体……

    犹豫了一下,黄衫女终于红着脸点了点头:“好。”

    此时泰和殿内的金熙宗却没把心思放在逃走的暗卫身上,而是双眼喷火地望着魏王,那两个宋朝小公主是他早就看上的,一直等着她们长大,眼看越长越水灵,马上就能吃了,却被别的男人摘了红丸,心中的郁闷与怒火又岂能用言语表达。

    不过对方终究是自己唯一的儿子,金熙宗怒其不争地看了一眼魏王,他毕竟是一国之君,分得清个中轻重,两个女人而已,难道他还要和儿子争风吃醋?真要传扬出去还不得被人笑掉大牙?

    他嘴唇微张,正打算顺势下旨将两名宋朝公主赐给魏王当侧妃,彻底了结此事,却突然有个侍卫慌慌张张捧着一套衣服过来:“皇……皇上,在床上发现了一套……一套龙袍。”

    “龙袍?”金熙宗脸色终于变了,一个皇帝可以不在乎女人,可以不在乎财富,可以不在意官员是否贪污,但没一个人会不在意自己的皇位。

    之前他看向魏王的眼神里面更多的是愤怒,如今的眼神中愤怒已经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冰冷。

    裴曼皇后暗暗得意,这些年来她早就摸准了自己这位丈夫的脾性,前面的一切只是铺垫,这套龙袍才是最大的杀招。

    看到了黄灿灿的龙袍,癫狂中的魏王突然眼前一亮,踉踉跄跄地跑了过来一把往龙袍抓去,同时嚣张地叫道:“快给本王……哦不,给朕穿上龙袍,裴曼,快来给朕跪舔。”

    “魏王,你少说两句……”大兴国忍不住劝了一声,可还没说完,突然就瞪大眼睛,望着魏王胸前插着的那柄刀,在回头看了看金熙宗,露出一脸不可置信之色。

    金熙宗冷冷说道:“这样的逆子死了一了百了。”魏王抓着胸口的刀,嘴里咯咯咯吐出一些无意义的词,后退了几步终于还是颓然栽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半点声息。

    殿中的众人见状纷纷跪倒在地,只留下金熙宗一人孤零零站着。裴曼皇后低着头,唇角微微露出一丝笑意,这结果比预期的还要好很多,说起来还多亏了宋青书的配合……

    “今晚这里发生的事情朕要是在外面听到一点风言风语,朕不会去查是谁说的,在场所有人直接全部处死!”金熙宗冷冷地留下一句话转身便走,看都没有再看地上魏王的尸体一眼。

    等皇帝走了过后,裴曼皇后这才站了起来,吩咐宫女太监将魏王的尸首收拾了,一切遵从亲王的礼仪,虽然她心中对魏王恨之入骨,可是该做的门面功夫还是得做。

    当一切尘埃落定,裴曼皇后将所有的宫女太监全都赶了出去,只留下了赵瑚儿赵媛媛两人,宋青书和黄衫女趁机溜了进去。

    “现在你的心愿达成了,该聊一下如何帮我们救人了。”刚才长时间和宋青书躲在山洞里,两人靠得那么近,弄得黄衫女现在心跳都还有些加速,只有靠快速说话来掩饰自己的异常,“瑚儿、媛媛,来姐姐这边来。”

    两个少女却是红着脸看了宋青书一眼,正要过去之时,却被裴曼皇后拉住了:“她们俩现在还不能跟你们走。”

    “你想反悔?”黄衫女凤目一寒。

    裴曼皇后笑道:“姑娘别这么大反应,你想一想今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们两个是当事人却在一夜之间消失了,是人都会产生怀疑的,到时候同样不利于你们去救其他人。”

    “那……好吧。”黄衫女表示同意,“那我们来聊如何救人吧。”

    裴曼皇后今晚除掉了心腹大患,心情大为愉悦,倒也不在意她言语中的客气,笑着答道:“就像之前说的,本宫可以给你们提供逍遥散的解药,以及出城的金牌,但怎么救人需要你们自己想办法,本宫身份太敏感,不能亲自参与此事。”

    此时仁政宫中,金熙宗一路上被夜晚寒风一吹,酒已经醒了一大半,想到自己一时冲动之下杀了唯一的儿子,他心中后悔不迭,可他又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只能将大兴国召了进来:“今晚的事情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