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41章 妻离子散

    大殿里顿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宁静,下面这几个金国高层纷纷面面相觑,默默‘交’流着内心的看法。[ 超多好看小说]-79-

    “魏王被杀了?老夫没听错吧!”

    “对啊,魏王是皇上唯一的继承人,皇上怎么会杀他呢?”

    “这背后是不是有谁在兴风作‘浪’啊?”

    ……

    听到这消息后,殿下这批人之中,只有两个表面悲伤,可微微上扬的嘴角出卖了他们快要压不住的喜悦,一个是常胜王完颜元,另一个则是海陵王完颜亮。

    常胜王完颜元当然值得高兴,他与魏王素来不和,而且他是金熙宗的亲弟弟,魏王一死,皇帝没有其他子嗣,按照宗法他就是继承皇位的不二人选,想到自己将来要当皇帝,他能不开心么?

    至于完颜亮,他虽然身为金国第三代中的老大哥,只可惜父亲是太祖的庶子,因此考虑继承权的时候所有人都没把他算进去,只不过完颜亮自认为文武全才,各方面能力超过其他堂兄弟一大截,因此心中对那个位子也充满了渴望,若是魏王还在世,继承皇位名正言顺,他很难兴风作‘浪’,可如今魏王一死,最后皇位落到谁手里,还不是各凭本事么!

    今天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先是魏王死了,晚上还要去享用国‘色’天香的歌璧……完颜亮急忙绷住了脸,免得笑出声来触了皇帝的霉头。

    接下来金熙宗开始和这群金国高层商量如何平定此事,如何稳定朝局,已经怎么处理魏王的身后事,包括安葬理由,对外宣称的死因等等,完颜亮在一旁心不在焉地附和着,心思早就飞到了今晚的约会上去了。

    宋青书回到了唐括府中,听到他今晚要在府中宴请完颜亮,歌璧气得浑身发颤:“不行!我绝对不会请那个杀人凶手到府里来。”

    宋青书也知道有些难为她,毕竟她已经知道了完颜亮是自己的杀夫仇人,还要当着对方强颜欢笑,估计这天下间也没几个人能做得到。

    可是如今浣衣院已经开始秘密调查魏王被杀一案,赵瑚儿、赵媛媛姐妹肯定是第一个被审查的,以她们俩那种天真的‘性’子,恐怕很难保守住什么秘密。

    唯一让宋青书觉得欣慰的是裴曼皇后是一个做大事的人,她在宫里肯定也得到了消息,还有黄衫‘女’在一旁协助,短时间内应该能保护住那两个丫头,可魏王被杀何等的大事,宋青书猜测裴曼皇后顶多能拖延个几天的时间,时间再长点她自身都难保,遑论保护两个小丫头。

    宋青书必须在这几天内解决浣衣院的问题同时尽快将囚禁在浣衣院的公主以及宋远桥等人救走,完颜亮就是他想到的办法。

    而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他必须首先打入完颜亮的核心圈子,方能实施后面的计划,如何能打入那个圈子,完颜亮已经给出了答案用歌璧去‘交’换徒单静。

    宋青书没法将自己要救浣衣院囚禁的公主这件事告诉歌璧,毕竟对方是当今金国皇帝的亲妹妹,她很难不为自己的国家着想,而且站在她的立场,完全没有帮忙的道理。

    “我知道这让你很为难,不过若是今天能替唐括兄小小报一下仇的话,你觉得怎么样?”宋青书灵机一动,想到了另一个说服她的办法。

    “怎么个报仇法?”听到可以报仇,歌璧顿时来了‘精’神。

    “其实要替唐括兄报仇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大致上可分为两种办法,”宋青书顿了顿,继续说道,“第一种方法简单直接,平日里虽然完颜亮身边高手无数,可今天请他到府上作客,应该是他身边护卫力量最薄弱的时候,只要你点一下头,晚上我就替你刺杀他,以我的武功,成功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歌璧摇了摇头:“这样太冒险了,而且就算你成功了,刺杀堂堂一个王爷,金国上下肯定震怒无比,必然会派无数高手追杀你,而且还会引起金国与金蛇营的战争,我不能这么自‘私’,让你牺牲这么大。”

    “这点牺牲其实我倒是能接受的,唯一遗憾的是恐怕再也没有机会和你双宿双栖了。”宋青书故意叹了一口气。

    “谁要和你双宿双栖了!”歌璧被他的话‘弄’得羞怒不已。

    “你嘴上虽然不承认,可是你刚刚却下意识为我考虑,见我太冒险,便宁愿暂时放弃为丈夫报仇。”宋青书感动地去搂住她的香肩。

    歌璧下意识躲开了,脸‘色’有些不自然地说道:“是你误会了,我这人天生心软,就算是只阿猫阿狗,我也不会任由它牺牲的,快说你第二种报仇方法。”

    见她急忙岔开话题,宋青书也不继续‘逼’迫她,闻言答道:“第二种报仇方法要麻烦点,不过却能让完颜亮妻离子散,身败名裂,永世不得翻身!”

    歌璧听得眼前一亮:“如何才能达到这种效果?”

    宋青书缓缓答道:“完颜亮身为亲王,如果不出意外,可以子子孙孙享受荣华富贵,可有一种情况,却能剥夺他血脉中注定的荣耀。”

    歌璧也不是傻瓜,被他这样提醒,脑中突然闪过一个词:“造反?”

    “不错,只要完颜亮牵涉到造反,一旦失败下场绝对是凄惨无比。”宋青书回忆这段时间与完颜亮的接触,沉声说道,“如果我所料不差,他如今正在密谋造反。”

    “可是我们没有证据呀。”歌璧出身皇家,对这一套流程也很清楚,完颜亮位高权重又深得皇兄的信任,不可能因为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定他罪的reas;。

    “所以这段时间我才在刻意接近他,不出意外的话,过了今晚我就能彻底赢得他的信任。”宋青书笑得有些诡异。

    “为什么?”歌璧被宋青书的笑容‘弄’得心中有些发‘毛’。

    宋青书并没有直接回答他,反而自顾说道:“将他谋反的事情公诸于众,只能让他身败名裂,而今晚的事情就是让他妻离子散,也算先替唐括兄收点利息。”

    “妻离子散?”歌璧更‘迷’‘惑’了,海陵王妃和完颜亮感情素来很好,又怎么会一晚上就妻离子散呢。

    “因为今晚请他吃饭是假,我和他‘私’下‘交’换……才是真。”宋青书凑到她耳边说了一个词,‘弄’得歌璧粉白的脖子腾地一下就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