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54章 特殊龙爪手

    黄衫女心中顿时大惊,她出门时担心被宫里的人看见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特意用气机感受了一遍,确定门口没人才出来的,如今却撞到了人,那证明对方绝对是个高手中的高手。

    她的手比她的思维更快,五根纤纤玉指表面泛起一道晶莹之色直接往来人咽喉抓去。

    宋青书也很郁闷,本来温香软玉在怀,他还想调笑几句,谁知道对方一出手便是狠辣的九阴白骨爪,角度刁钻无比,瞬间便出现在了自己咽喉处。

    以黄衫女的修为,这么近距离出招,整个江湖上能躲开的屈指可数。只不过她运气实在不够好,遇上的偏偏是宋青书。 &→→→吧,⊙.★≯.≧p;

    仓促之间宋青书也来不及考虑,头往后一扬,趁着对方一爪落到空处导致真气微微有些不顺之际,抬手往对方手肘麻穴一扫,黄衫女两只手顿时软了下去,宋青书却丝毫不敢怠慢,知道九阴白骨爪后续攻势一浪接一浪,哪敢让对方继续,双手毫不迟疑地往对方胸前大穴扣去。

    “呃?”这一切动作都是宋青书下意识的本能反应,直到双手传来惊人的软绵之感,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是你!”黄衫女这个时候已经看清了宋青书的样貌,整个人顿时僵住了。

    “骚瑞骚瑞,这完全是误会。”宋青书急忙松开双手举了起来。

    “我要杀了你!”黄衫女顿时爆发了,一脸寒霜地往他身上攻去。

    宋青书一边闪躲一边叫道:“杨姑娘,刚才真的是误会,我真不是有意啊。”谁知道对方根本不搭理他,尽选些《九阴真经》里威力巨大的武功攻了过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屋里的赵福金听到动静急忙跑出来查看,看到妹妹和宋青书打成一团,整个人顿时愣住了。

    看到她宋青书仿佛看到了救星,整个人身形一闪便躲到了她身后,快速说道:“你妹妹要杀我。”

    黄衫女面沉如水,丝毫不搭理他,继续往他攻过来,谁知道宋青书极为赖皮,双手搭在赵福金肩膀上,时不时改变她的方向来做盾牌。

    黄衫女清楚自己的姐姐不懂武功,生怕伤了她,急忙停了下来,双目中尽是怒火瞪着宋青书:“姓宋的,你也是堂堂一代高手,怎么这么不要脸面,有本事出来和我痛痛快快打一场。”

    宋青书苦笑道:“我不是怕跟你打,只是我们两打生打死,实在没啥意义啊。”

    “璎珞,到底是怎么回事?”赵福金也被现场弄得一阵头大,忍不住哼了一声。

    “我……”黄衫女刚一张口,脸颊便有些红了,这个时候她依然能感觉到胸脯上传来的酸麻之感,忍不住哼了一声,“你自己问他!”

    面对赵福金疑惑的眼神,宋青书急忙解释道:“刚才我和杨姑娘之间发生了一点误会……呃,就是这样,只不过我的手不小心抓到了……抓到了杨姑娘的胸。”

    赵福金也是听得白眼直翻,难怪妹妹这么生气,一个黄花大姑娘,被男人摸了胸,任谁也要生气,不过这段时间接触,她也相信宋青书的人品,知道他绝不会故意做这么龌龊的事情,便给两人当起了和事老:“璎珞,人家宋公子都说了不是故意的,也和你道歉了,你就不要在放在心上了。”

    “五姐~你不懂武功,所以才会被他给骗了,”黄衫女跺了跺脚,“我又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如果他……他真是无意间碰到,念在这些日子的交情份上,我也不会追究。可是刚才电光火石之际,他每一招都刚好克制我的招数,明显是经过精心设计用来对付我的,最后……最后那一下,又怎么可能是无意的。”

    宋青书终于明白过来她为什么会这么生气,不由苦笑道:“杨姑娘,你真的误会了。不错,这几个连招我的确早就创出来了,可是不是为了对付你,而是……而是我和芷若玩的一些闺房游戏,你也知道她也会九阴白骨爪,有时候她被我欺负狠了会忍不住用九阴白骨爪来挠我,我当然也不甘示弱了,就自创了这么一个抓奶龙爪手来破她,呃?”看到两女那古怪的眼神,宋青书讪讪地笑了笑,“名字是低俗了点,不过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刚才杨姑娘你突然朝我攻过来,仓促之间我根本来不及反应,只是下意识回击……这才不小心冒犯了姑娘,我发誓,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冒犯你的。”

    黄衫女一张俏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其实这个时候冷静过后,也知道宋青书没有骗她,只是想到自己吃了这么大一个亏,她就恼怒不已,甚至将周芷若也给恨上了:哼,这女人真不知羞,居然亵渎神功,用来和丈夫调情。

    见她不说话,宋青书接着说道:“若是杨姑娘还不解气,我可以让你抓回来,这样一抓还一抓,我们两不相欠?”一边说还一边挺了挺胸膛。

    “去死!”黄衫女差点没被他气晕过去,一旁的赵福金也嗔怪地看了他一眼,这个宋公子也真是的,这账能这样算么。

    “好了好了,大家握手言和,以后谁都不许再提起这事了,”赵福金见妹妹虽然恼怒,却并没有再动手的意思,便趁机转移话题,“宋公子,你这么匆忙进宫找我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嗯,”宋青书点点头,“我得到消息,知道浣衣院在开始查那晚的事情,担心瑚儿和媛媛的安危,便进宫来看看。”

    说到正事,黄衫女声音也恢复了正常:“昨晚浣衣院刚严刑拷问了魏王府众人以及当晚泰和殿的侍卫,瑚儿和媛媛身份特殊,暂时被裴曼皇后留在身边保了下来,不过恐怕再隔一两天她自身都难保,一旦浣衣院的人查出魏王进宫的时候没喝酒,那她们几人就危险了。”

    “你刚才那么急,是打算去哪儿?”宋青书好奇地问道。

    听他提起刚才的事情,黄衫女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方才答道:“我打算去找裴曼皇后商量一下应对办法。”

    宋青书上下扫了她一眼,表情有些古怪:“那你为什么要穿成这样?”原来黄衫女现在一副宫女的装扮,比起平日里的冷若冰霜,现在看着要娇俏可人得多。

    被宋青书的目光弄得浑身有些不自在,黄衫女脸色微红,急忙侧了侧身子:“那晚事情发生之后,泰和殿守卫森严了许多,三步一哨五步一岗,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所以我才打扮成宫女的模样,试试看能不能混进去。”

    宋青书摇了摇头:“你这样子肯定混不进去的,别人一眼就能看出你是假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