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63章 清冽如冰

    慕容博自信满满,斗转星移是慕容世家赖以生存武林的法宝,最擅长群战以及以弱胜强,若是敌人不明其中的奥妙,很容易被耗干气力而死。宋青书之前表现出来的功力虽然有些骇人,但慕容博依然有十足的自信能取得最终的胜利。

    不过他很快就有些笑不出来了,因为他发觉不管自己如何催动斗转星移,都没法卸掉对方的劲力,因为宋青书攻过来就简简单单一指,不过这一指却包含了无比凌厉霸道的剑气。

    前些年慕容复在段誉的六脉神剑手下吃亏,慕容博对此就留了心,如今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斗转星移可以移尽天下拳掌之力,可是对锋锐无比的无形剑气无能为力。

    耽搁这会儿功夫,宋青书的手指离他的身体更近了,慕容博已经失去了闪避的最佳时机,被逼无奈之下,他只好祭出了自己的压箱功夫参合指!

    慕容世家精通天下武学,不过最高深的还是两门功夫,一是斗转星移暂且不表,另外一门则是参合指,练到小成过后指力便能攻击到七八丈之外,杀人于无形,以指力而论,尚在少林无相劫指、摩柯指、多罗叶指、拈花指等绝技之上,集合了拈花指之柔、多罗叶指之刚、无相劫指之隐、摩诃指之强各种指法的优点,理论上来说也胜过了大理段氏的一阳指。

    不过指法无优劣,使用者功力的高低才是最关键的因素,而慕容博的功力显然已经足够高。参合指是他的压箱秘宝,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绝不会使出来,可宋青书凌厉的剑气已经让他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这种情况下他已顾不得那么多了,催动了参合指十成的功力,迎着宋青书的指尖点了过去。

    双指相交,宋青书浑身一震,慕容博却是怪叫一声,急忙飞退数丈,手指缩在袖子里瑟瑟发抖,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宋青书此时觉得体内气血翻腾,手指传来一种隐隐的刺痛感,不过他相信慕容博情况肯定更糟,强压下手指的疼痛感,又往前慕容博所在方向迈了一步。

    慕容博看得瞳孔微缩,正在这个时候,欧阳锋突然出现在了两人之间,望着宋青书说道:“宋老弟,慕容先生之前冒犯宋大侠等人,也不过是奉命行事,老弟你又何必苦苦相逼呢?”尽管他不想参与两大高手的斗争中来,不过再怎么说他与慕容博也同属海陵王府,若是任由慕容博出事,他对各方也不好交代。

    宋青书面沉如水:“欧阳兄莫非是想与我动手么?”

    欧阳锋讪讪地笑了笑:“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不过这次就不必了吧。现在皇宫的守卫正在往这边赶来,那个大兴国号称金国第一高手,我们若是两败俱伤,不是让人坐收渔人之利么?”

    见宋青书沉默不语,欧阳锋又继续说道:“刚才听你所言,之前你曾受过慕容公子大恩,虽说老弟已经还了恩情,可如果慕容公子的爹爹伤在你手下,他日想来未免会有些内疚吧。”

    宋青书耳朵一动,听到仁政

    (本章未完,请翻页)殿那个方向果然有不少人往这边赶来,知道金国皇宫的侍卫终于发现了这边的异常,再加上一个不知根底的大兴国,若是这个时候留下来和完颜亮的手下火并,实在有些不明智。

    “既然如此,那我这次就给老哥一个面子,”宋青书顿了顿,转头望向慕容博,“不过事不过三,慕容先生好自为之。”

    慕容博冷哼一声,嘴唇动了动,终究还是没有反驳什么。

    宋青书接下来招呼黄衫女以及宋远桥等人一同护着那些宋国公主往既定路线撤退,看到他们带走了自己的目标,海陵王府的武士纷纷望向欧阳锋征求意见,欧阳锋只是微微摇头,待宋青书等人离去过后,他伸手一挥,下令将那些中了十香软筋散浣衣院成员尽数灭口,这才带着手下的人从另一个方向撤退,刚才还热热闹闹的浣衣院眨眼间变得一片死寂。

    “多谢欧阳先生之日援手之情。”回去的路上慕容博挤出了一丝笑容对欧阳锋道谢道。

    “慕容先生客气了,不知先生伤势如何?”欧阳锋好奇地问道。

    慕容博脸色微变,很快就掩饰了过去:“受了点小伤,没什么大碍,有劳欧阳先生费心了。”

    “没什么大碍就好。”欧阳锋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慕容博脚边的血渍。

    待回到海陵王府过后,慕容博连完颜亮也不见了,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内,关上房门后才颤颤巍巍伸出手来,手指早已血肉模糊一片,食指与中指凭空少了小半截!

    “宋青书,今日断指之仇,他日必将十倍还之!”慕容博面目狰狞,咬牙切齿地说道。

    ……

    宋青书一行人出了皇宫之后,早有马车等在隐秘处,将那些公主装上车过后,吩咐她们换好准备好的衣裳,然后车队浩浩荡荡地往城门开去,因为有裴曼皇后给的令牌,尽管城门已经关闭,但他们一行人还是有惊无险出了城门。

    “你的手没什么吧?”赵敏与宋青书一起坐在第一辆马车车头,甫一得空就急忙拉起宋青书的手看了起来。

    “其他到是没什么,只不过疼得厉害。”宋青书倒吸了一口凉气。

    赵敏花容微变:“不会是骨头受了什么损伤吧,要不让她们先走,我们先回城找大夫看一下吧?”

    “那倒不用,”宋青书突然回头望着赵敏,“如果郡主肯屈尊降贵替我吹上一吹,说不定我的手指很快就不疼了。”

    看到宋青书唇角的笑意,赵敏这才知道被对方戏弄了,没好气地将他的手扔到一边:“呸,想得倒美。”

    宋青书一脸郁闷:“喂喂喂,你这变脸也变得太快了吧,刚才在皇宫里你还一口一个青书哥哥,喊得亲热得很呢。”

    赵敏脸色微红,不禁一扬下巴:“那个时候深处虎穴,我一个弱女子别无他法,只能扯着你的虎皮作大旗咯。”

    “你好意思称呼自己为弱女子?”宋青书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不过郡

    (本章未完,请翻页)主说扯我的虎皮,那你是承认自己是狐狸了?”

    “我是狐狸又怎么样,狐狸那么聪明。”赵敏皱了皱琼鼻,丝毫没有任何不愉的表情,反而显得极为得意。

    “岂止是一只聪明的狐狸,简直就是一只漂亮的狐狸精!”望着赵敏娇艳的面颊,宋青书忍不住感叹道。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赵敏笑骂一声,不过眼波流转尽是笑意,哪有真正生气的意思。

    “对了,三尸脑神丹的解药查得怎么样了?”宋青书突然想起赵敏所中之毒,急忙问道。

    “哼,你只知道到处游山玩水,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又哪会将我的死活放在心上啊。”赵敏幽怨地看了他一眼。

    “别误会,我和杨姑娘之间又没什么。”宋青书急忙说道。

    “杨姑娘?那个女人姓杨么……”赵敏喃喃自语,突然哼了一声,“我又没说是谁,你又何必不打自招做贼心虚把她供出来呢?”

    宋青书一时语塞,心中暗暗后悔,和女人斗嘴实在是得不偿失啊。

    赵敏知道分寸,见他没说话了,就不再无理取闹,反而说起了正事:“上次和你分开过后,我回到汝阳王府,调集所有的资源,都没查到慕容景岳的下落,直到最近才收到一则消息说他很可能在大兴府,这才过来看一看。”

    赵敏这番话半真半假,关于慕容景岳的事情虽然没有隐瞒,可是她此行除了寻找慕容景岳之外,还肩负着蒙古派她来挑起金国内乱的任务,关于后面这一点,她并没有告诉宋青书。

    “慕容景岳在大兴府?”宋青书面露异色,自己以唐括辩的身份在这里已经生活了一段时间了,可是没有发现谁有可能是慕容景岳伪装的啊。

    “我也不是非常确定,所以才需要来查证一番。”赵敏皱眉说道。

    黄衫女在后面的马车中听着众多姐妹诉说这些年受的苦难,眼睛很快就红了,正在伤心之处,突然透过车帘看到宋青书与赵敏两人坐在第一辆马车车头,神态亲昵地靠在一起说着悄悄话,心情顿时烦闷不已,她虽然很快意识到自己情绪的异样,但也没往其他地方想,只当自己是宋人,天生有些不喜欢身为蒙古人的赵敏吧。

    “宋公子,如今我们已经出了大兴府,接下来的路程就不劳烦公子相送了。”黄衫女脚尖轻点,风姿绰约地飘到了两人旁边。

    “我们刚出大兴府不久,我再送你们一段路吧。”这也是宋青书之前和她商量好的,毕竟在大兴府他还有很多事情未了,不可能一直送她们回南宋。

    黄衫女面露犹豫之色,尽管她潜意识里不希望这么快与宋青书告别,可是一看到他和赵敏卿卿我我的样子就觉得心烦意乱,最后索性来个眼不见心不烦:“不必了!有武当诸侠护送我们足够了。”

    宋青书正在犹豫之时,突然不远处传来了一个清冽如冰的女声:“阁下左拥右抱,当真是羡煞旁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