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73章 质问

    t一旁的大内总管大兴国急忙上前说道:“皇上,他们虽然有错,可是罪不至死,实在这次敌人太过狡猾,以有心算无心,浣衣院才阴沟里翻了船。如今那些贼人依然逍遥法外,而他们又是浣衣院的骨干,正是他们戴罪立功的时候,这个时候处死他们,只能是亲者痛仇者快啊。”

    t金熙宗犹豫了一下,方才答道:“那好,朕就允许他们戴罪立功。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蒲察世杰、仆散忽土在当值期间擅离职守,官降三级,罚俸一年,再拖出去打八十大板,至于完颜萍,则移交给宗人府大宗正处置。”

    t他之前说要将这些人拖下去斩了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且不说完颜萍是他的亲妹妹,蒲察世杰和仆散忽土都是金国几大家族的继承人,真要把他们杀了,这些大家族还不得翻天啊,因此大兴国一求情,他便顺势下坡了。

    t“谢陛下开恩。”蒲察世杰和仆散忽土暗中擦了擦冷汗,这些年金熙宗杀的大臣实在是不少,他俩还真担心对方一怒之下将两人给斩了呢。

    t早有武士上来将两人拖下去,一直带在门口实施杖责之刑,尽管两人有武艺在身,不过被几乎一丈长的板子打,武功再高也有些顶不住,前二十板两人还勉强能忍着,可是后面再也忍不住了,两人不禁哼哼唧唧起来。

    t“咦,这不是蒲察将军和仆散将军么,这是怎么了?”突然不远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两人纷纷抬头看去,原来是海陵王完颜亮进宫来了。

    t“见过海陵王,请恕下官此时不能行礼。”两人苦笑起来。

    “免了免了。”海陵王急忙示意执刑人暂停,凑到两人身边问道,“你们为什么会挨板子啊?”

    t“别提了,还不是浣衣院的事情。”仆散忽土叹了一口气。

    t“浣衣院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对方计划周详,也不是你们能料到的……”完颜亮安慰了两人一会儿,突然假装无意间提起,“听你们说,你们走的时候是确定岐国公主还在,所以才走的,那算起来责任最大的应该是岐国公

    (本章未完,请翻页)主啊,皇上是怎么处置她的?”

    t蒲察世杰脸色一黑,闭着嘴巴不说话,仆散忽土却一脸愤愤不平地说道:“她是皇上的妹妹,能怎么处置,只是交给了宗人府……”

    t“忽土!”蒲察世杰急忙打断他道。

    t仆散忽土也意识到自己这些话要是传到皇帝耳朵里去,恐怕得吃不了兜着走,急忙讪讪地笑了几声:“王爷,我也就是这么随口一说,您别往心里去啊。”

    t完颜亮沉声道:“放心吧,我不会出去乱说的。”接着他起身拉着执刑人到一旁窃窃私语,还悄悄塞了一大叠银票到那人怀里,这一幕刚好被蒲察世杰和仆散忽土看见,两人面面相觑,也不知道对方什么意思。

    t“我还要进宫面圣,没法在这里久留,我已经和他们说好了,等会让行刑的时候会雷声大雨点小,两位可以少受一点苦。”

    t听到完颜亮的话,两人心中一顿感动:“王爷……”

    t“客气的话也不用说了,大家同朝为臣,能帮的一定得帮。”完颜亮对两人笑了笑,然后急匆匆往仁政殿赶去。

    t看着他离去时的背影,仆散忽土忍不住感叹道:“这些王爷中,只有海陵王最礼贤下士。”

    t蒲察世杰也是神情复杂:“是啊,只可惜他只是庶出。”

    t……

    完颜亮到了仁政殿过后,金熙宗拉着他一边下棋一边问道:“海陵王,你觉得这次浣衣院的事情是谁在后面搞鬼。”

    完颜亮讪讪地笑了笑:“陛下圣明,心中自有分寸,臣不敢妄言。”

    “朕让你说你就说,别吞吞吐吐的。”金熙宗瞪了他一眼,京城诸王之中,他最信任的就是完颜亮,一来是他的确很有能力才干,又是同代中最年长的,平日里威望甚高;二来是完颜亮那一房属于庶出,先天就不具备争夺皇位的资本,他用起来也放心,因此浣衣院出事过后他第一个召见的外臣便是完颜亮。

    “遵旨。”完颜亮犹豫了一会儿,方才组织语言说道,“听说陛下正在派浣衣院调查

    (本章未完,请翻页)魏王一事,结果这当口上浣衣院就出事了……嘿嘿,此事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陛下无子嗣,最得利的是谁?”

    金熙宗瞳孔一缩:“你是指常胜王。”

    “臣并没有这样说,这一切还需要皇上自己判断。”完颜亮是个老狐狸,哪愿意将自己牵扯进去,他想要的是坐在幕后看金熙宗与常胜王斗得你死我活,可不想自己也参与进去。

    金熙宗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们继续下棋吧。”

    过了一会儿,望着完颜亮离去时的身影,金熙宗对旁边空气中招了招手:“给蒲察世杰他们送信的人查到没有?”

    大兴国从阴影处闪现出来:“回禀陛下,已经查到了,虽然那些人经过了数次周转,不过我们顺藤摸瓜,还是查到了他们是常胜王府上的人。”

    “好一个完颜元!”金熙宗眼中杀气陡盛,想到自己这些年为了国家社稷兄弟和睦,强行压下对桃夭的爱恋之情,没想到对方居然先下手了,既然如此,别怪自己旧事重提了。

    ……

    “不出意外的话,这次浣衣院的事情金熙宗肯定会怀疑常胜王,他们兄弟之间猜疑已久,这会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常胜王的结局已经注定,再加上魏王已死,那么你就是最有可能继承皇位的人选。”许王府中,赵敏正对着完颜雍分析目前的局势。

    “郡主果然是神机妙算,本王实在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皇位居然近在咫尺了,完颜雍望着眼前这个娇艳无匹的女子,心中又是佩服又是忌惮。

    金熙宗、常胜王的父亲是金太祖第二子,再加上魏王已死,第二房注定血脉断绝;而完颜雍的父亲是金太祖第三子,二房自相残杀血脉断绝过后,他就是第一顺位继承人;至于第一房的完颜亮,因为他父亲是庶出,从系谱上来说,根本不会被大家考虑进去。

    ……

    送走周芷若过后,宋青书有些意兴阑珊地回到唐括府,刚走到门口,却发现完颜萍正一脸寒霜地瞪着自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