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75章 陷阱

     赵敏将丫鬟们赶了出去,拿出一张白纸写下了歌璧公主、桃花夫人、完颜重节三人的名字,桃花夫人是被她首先划掉的,因为根据之前的分析,宋青明显和常胜王不是一伙的,桃花夫人是常胜王妃,当然首先排除。

     犹豫了一会儿她又划掉了歌璧的名字,这些年来歌璧公主和驸马唐括辩之间感情深厚,宋青应该很难插足。

     望着纸上最后一个名字,赵敏陷入了沉思,半晌过后,对门外喊到:“喊玄冥二老过来。”

     “回禀郡主,玄冥二老正在养伤,这个时候喊他们,会不会?”门外传来了属下的声音。

    &⌒◇⌒◇⌒◇,↖.≌♂.≌p; 赵敏微微一怔,这才想起之前在浣衣院两人受伤的事情,不禁撇了撇嘴,暗自嘀咕了一句:“两个废物。”

     犹豫片刻,赵敏直接对外面那人吩咐道:“你去挑几个武功高强的同伴,把太师的孙女完颜重节给我绑来,一切要秘密进行。”

     “是,郡主!”

     听着门外渐渐远去的脚步声,赵敏唇角微微上翘,宋青如果真的和完颜重节有关系,那么知道她被绑架,肯定会想办法救她,那样一来行藏就会暴露……

     想着想着赵敏突然脸色一沉,姓宋的混蛋,每到一处都勾三搭四,也不见周芷若管他一下,真是岂有此理!

     ……

     “阿嚏~”宋青正在和歌璧聊天,突然一个喷嚏打了出来,忍不住揉了揉鼻子。

     “你是不是染了风寒,我让下人给你熬一碗姜汤。”歌璧急忙说道。

     “不用了,我身体好得很,你知道的。”宋青将胸脯拍得梆梆作响。

     “臭流氓。”歌璧啐了一口,红着脸便回内堂了,只留下宋青一个人傻乎乎地在原地。

     “我哪里流氓了?”

    宋青正大呼冤枉,突然一个仆人跑了过来:“这里有您一封信。”

    “信?谁送的?”宋青疑惑地接了过来,信封上面只有几个字:唐括辩亲启。

    “不知道,小的没有看清。”

    “知道了,你退下。”

    宋青捏了捏信封,里面不像有机关的样子,如今他的修为,一般的毒也毒不到他,他拆开信封一看,里面就几个字的留言:速来清风楼。

    清风楼是京城里一家比较有名的酒楼,宋青犹豫了一下,将整封信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从字迹上看不出任何线索,便决定去一趟清风楼。

    一来他很好奇究竟是谁送的信,二来他艺高人大胆,也不怕有什么埋伏。

    嘱咐了仆人几句,宋青便急急忙忙出门了,那封信的笔迹他没见过,应该不是他认识的人,从笔画上来看,几个字略显娟秀,很可能是出自女人之手,不过这点宋青也不确定,毕竟他对法完全是个门外汉,这说不定是一种专门的字体也有可能。

    宋青一路沉思,不知不觉路过一条偏僻的小巷,这条小巷是从唐括府到清风楼的必经之地,不过向来没什么人烟,显得格外幽僻。

    突然心生警兆,宋青急忙往旁边一闪,一道寒光已经划过了他之前站立的地方,对方显然对他的反应早有所料,被他躲过一击,没有丝毫迟疑,手中短剑顺势一划,又如同跗骨之蛆一般追了过来。

    宋青这个时候也看清了攻击者,全身都包裹在黑衣之中,不过由不得他多想,那人的剑已经没有丝毫停歇地攻了过来。

    以宋青宗师级别的眼光看来,这黑衣人的剑法还是有不少破绽的,不过他施展之间有一股独特的凌厉锐气,若是普通高手遇到他这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击,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宋青一连闪躲了三步,终于瞅准一个破绽用手指夹住了对方剑尖,那人顿时大惊,握着剑往前一送,试图削掉他两根手指,宋青双指顺势滑过剑身一滑到底,那人虎口一震再也拿捏不住手中短剑,宋青趁机欺入他怀中,手肘往他胸前一撞,这人一出手尽是杀招,宋青自然也不会和他客气,这一撞若是击实了,胸骨少说也得折一半,若不是考虑到留下活口查问,这一下直接就能取了对方性命。

    “哎呀~”一个清脆柔嫩的呼痛声响起,宋青也察觉到手肘上传来的那种柔软的触感,不禁眉头一皱,电光石火之际改撞为点,封住了对方身上要穴,然后将夹着的剑刃横在了他脖子上。

    “你是谁?”宋青沉声问道,知道了对方是女人,他怎么也狠不下心来下重手,虽然前不久刚吃了女人的亏,但他天生怜香惜玉的性格是很难转变的。

    谁知道那黑衣人转过头去,仿佛没有听到他话一般,一声不吭。

    宋青也不和她客气,一把扯下她的面纱,眼前顿时露出一张略显青涩却难掩绝世容光的脸蛋儿:“怎么是你?”这个少女赫然就是之前和他有过几面之缘的完颜重节。

    “怎么不能是我。”完颜重节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宋青顿时恍然大悟:“难怪之前觉得你的眼睛看起来有些熟悉,原来你就是刺杀完颜亮的那个神秘刺客。”

    “你还好意思说!”听他提起这件事,完颜重节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若不是你三番四次坏我好事,我早已经杀了完颜亮了。”

    “你和完颜亮有仇?”宋青疑惑地问道,对方要是真的和完颜亮有仇,自己倒还真不好动手了,敌人的敌人,很有可能就是朋友。

    “要你管?”完颜重节小嘴一撅,直接给顶了回来。

    宋青顿时给气乐了:“你的武功虽然不错,可是完颜亮身边高手众多,幸亏那两次是遇到我,不然你早就被抓了,还有功夫在这儿得瑟?还有,请搞清楚自己的处境,现在你可是我的俘虏,说话客气点。”

    “俘虏就俘虏,”完颜重节满不在意地说道,“快解开我的穴道。”

    宋青忍不住呵呵两声:“你让我解我就解?凭什么?”

    “凭你是我歌璧姑姑的丈夫啊,这世上有哪个当姑父的会这么轻薄侄女的?”完颜重节眼神落到了宋青依然杵在她胸前的手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