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84章 监禁

    许王府内,完颜雍正一脸震怒地看着跪在地上的手下:“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一个大活人就这样凭空消失了,你们居然一点都没察觉到?”

    “回禀王爷,赵姑娘生性喜静,平日里不让我们接近她的别院,所以我们才反应慢了点。”下面的人硬着头皮说道。

    “还敢狡辩!”完颜雍随手将桌上的茶具全都扫到了地上,“今天那些人负责赵姑娘园子里的安全,让他们来见我。”

    “回禀王爷,不久之前,他们……他们都被一个神秘人给杀了。”那属下冷汗涔涔地答道。

    “什么!”完颜雍霍然起身,心中翻江倒海:究竟是谁在针对我?皇上又或者是常胜王,还是海陵王?

    ……

    此时昔日太师府中,蒲察阿里虎担忧地望着门口,见女儿终于回来了,整个人差点没瘫软下去:“刚才回来的路上你说你要先去办点事,一脸阴沉就走了,我还担心你跑回去找宋青书算账呢,乖女儿听娘一句劝,那个魔头心狠手辣,我们惹不起。”

    “他心狠手辣?”完颜重节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他要真是心狠手辣就不用我去给他擦屁股了。”

    蒲察阿里虎脸色一红:“一个女孩子家家胡说什么呢,什么擦……屁股,难听死了。”

    完颜重节这才解释起来:“今天我和他是被许王府里的人抓到那姓赵的别院的,若是不把那些人灭口的话,等许王发现她不见了,肯定会来查我们的,我可不想引火烧身,所以就把白天来抓我的人都给杀了。”

    “哼,亏我一直以来还把他当偶像,结果是这么婆婆妈妈一个人物。”完颜重节越说越气。

    蒲察阿里虎皱眉道:“你怎么替他说话起来,你难道不介意他逼我们服下毒药么?”一想到身体里潜藏着三只尸虫,哪怕它们处于休眠期,她依然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这有什么好介意的,反正这毒药一年之内不会发作,到时候他也会给我们解药,换做我是他,手段恐怕还会狠辣十倍。”完颜重节理所当然地答道。

    “那你之前为什么那么愤怒?”看到女儿神采飞扬的样子,蒲察阿里虎顿时傻眼了。

    “做给他看的嘛,要是高高兴兴吃下他的药,他保不定还会找其他手段对付我们呢,”完颜重节得意地哼了一声,“再说了,我故意装出那副样子,他肯定会觉得愧对我们,之后不知不觉就会补偿我们的。”

    “你就这么相信他会给我们解药。”经过这些年暗无天日的日子,蒲察阿里虎可以说不会再相信任何男人了。

    “放心吧,他就是那种看似心狠手辣的的枭雄,实际上骨子里却是极为心软的人物。”这些年小心翼翼地周旋在京城中各个纨绔子弟之间,完颜重节早就练就了一身看穿男人内心的本事,想到平日里见到歌璧时对方脸上那发自真心的笑容,她就更笃定了。

    ……

    当赵敏醒来之际,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心中顿时大惊,急忙检查了一下衣物,见身上衣裳完好,不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她这才有机会开始打量四周,发现这里应该是一处地下密室,粗略扫了一眼,她便发现了有可能的出口,目光顺着那坡斜梯望上去,心中暗暗寻思:也不知道上面通向哪里。

    “你醒了?”旁边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顿时吓了赵敏一跳,她回头望去,这才发现一个男人坐在阴影中,昏暗的灯光照在他脸上,显得脸色格外吓人。

    “唐括辩,是你!”赵敏又惊又怒。

    “不错,是我。”宋青书起身来到床边,望着床上的女人,“赵姑娘没想到风水轮流转得这么快吧。”

    赵敏冷哼一声,也不搭理他,反而问道:“这里究竟是太师府还是驸马府?”她记得昏过去之前是被他和完颜重节带回了太师府,不过如今不见那臭丫头的身影,恐怕在驸马府中居多。

    “告诉姑娘也没关系,你现在驸马府中,”宋青书指了指上面,“上面是我们夫妇的卧室。”

    赵敏这个时候已经冷静了下来:“说吧,你打算把我关到什么时候?”

    宋青书笑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么?”

    “要杀你早就杀了,既然没有杀,证明在你心中我活着比死了更有价值。”赵敏淡淡地答道。

    “姑娘真是女中豪杰,在这种情况下还能镇定如常。”宋青书发自内心地赞叹道。

    “你打算把我关到什么时候,”赵敏没有搭理他,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或者说你要怎样才同意放了我。”

    “姑娘不必过于担心,我不会伤害姑娘,不过怎么处置姑娘一时半会儿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吧。”宋青书说的是实话,赵敏如今是个烫手山芋,放是不能放的,她知道唐括辩、完颜重节会武功的事情,出去肯定会坏事;可是又不能杀了她,以两人私底下的关系,他可舍不得;想来想去,只能把她暂时关在这里了。

    听到他的回答,赵敏若有所思,沉默一会儿过后突然问道:“根据我得到的资料,唐括辩应该没你这么高明的武功,你到底是谁?”

    宋青书心中一跳,不过有了之前完颜重节质问的经验,他这次表情要正常得多:“每个人总有一点秘密,我学了一身高明武功,干嘛要四处宣扬。”

    “是么?”赵敏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宋青书起身道:“赵姑娘这段时间安心在这里住下吧,我就不打扰姑娘休息了。”

    赵敏却摇头道:“我不是那种能被关住的性子,与其一直这么被囚禁下去,还不如自我了断痛快。”话音刚落,她便抬起手掌往自己天灵盖劈了过去。

    宋青书顿时大惊,哪料到她说轻生就轻生,尽管感觉其中多半是诈,可是他冒不起这个险,身形一闪便出现在她面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赵敏唇角微微上扬,下一刻一直盖在她身上的被子突然暴起,趁着对方视线被挡之际,她瞬间就隔着被子点了宋青书胸前数处大穴。

    “赵姑娘这么快就忘了点穴是制不住我的?”被子后面的声音响起,赵敏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将头上的被子扯下来,宋青书似笑非笑地望着她:“姑娘如此诡计多端,也许只有将你身上的衣服都脱光了关在这里,你才会安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