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88章 互相算计

     徒单静抿着嘴唇,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配合?开什么玩笑,在皇宫里哪怕是和丈夫做这种事情被发现了都是大罪,更何况和另外一个男人?

     可是对方说得也有道理,耽搁得越久,被发现的可能性越高,而且她不知道丈夫干什么去了,万一回来没看到自己发动宫女太监来找,那就更糟糕了。

     她犹豫这会儿功夫,已经被宋青书扯到了小树林后面,看着眼前一排小木屋一样的隔间,整个人呆了呆:“这里是?”

     “这是御用的厕所,专门供皇帝和有尊号的妃子用的,平日里除了清洁的太监之外,不会有其他太监宫女过来,再加上今天皇宫里在举行宴会,皇上和妃子也不↙ωáń↙↙ロ巴,↓.≠≈.︽会到这边来,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啊?”宋青书在皇宫里呆了这么久,这些地方早已摸透了。

     “可是……”徒单静小嘴微张,心中奇怪这人怎么对皇宫里的事情这么熟悉。

     “别可是了。”宋青书一把拉着她的手,直接带着她进了一间隔间,这里虽然是厕所,但因为是给皇帝用的,里面干净异常,不仅没有异味,还有名贵的熏香,论干净舒适程度,比前世那些星级厕所都还要好。

     宋青书随手关好了门,这才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徒单静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终究还是叹了一口气,轻轻解开了衣带,咬着嘴唇小声说道:“你快点……”

     “王妃有命,怎敢不从?”宋青书笑得更欢了。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徒单静红着脸推开了身上的男人,整理好身上的衣裙,正要开门出去,却被宋青书一把拉住,她柳眉一竖,正要发怒之际,却听到对方小声说道:“噤声,有人过来了。”

     徒单静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将耳朵贴在门上听去,没过多久外面果然传来了重重的脚步声。

     “海陵王,其他地方人多眼杂,所以朕拉你来这边转转,这里说的话,出得朕口,入得你耳,朕不希望有第三人知道。”一个略显阴柔的声音响起,宋青书认出了是皇帝完颜亶的声音。

     徒单静则是浑身发软,脸上残留的潮红很快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苍白,因为她也认出了这是皇帝的声音,更可怕的是,似乎自己的丈夫也在外面。

    果不其然,完颜亮的声音很快响了起来:“正所谓臣不密则失.身,这点道理臣还是懂的。”

    “那就好,”完颜亶点了点头,犹豫片刻说道,“你觉得朕对完颜元是不是太过分了,朕就这么一个亲兄弟了,之前浣衣院的事情,有没有可能是朕误会他了。”

    完颜亮心中一惊,他谋划这么久,就是为了除掉完颜亶身边最亲近的人,让他一步一步成为孤家寡人,可是从刚才的话来看,完颜亶也不至于蠢得无可救药,明显是意识到了如今他已经没了子嗣,若是再没了亲弟弟,那么皇位恐怕会落到其他几房去了。

    幸好我早有准备!

    完颜亮这才不慌不忙答道:“回禀皇上,其实要判断常胜王是不是心中有鬼,臣倒是有一个简单的方法。”

     “哦?快说来给朕听听。”一直以来完颜亶虽然怀疑浣衣院的事情是常胜王做的,可是只查到一些模棱两可的证据,因此他难免心中有些犹豫,听到有查出常胜王心思的简易方法,他当然大感兴趣。

     完颜亮嘴角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诡异笑容:“今天正好是陛下寿宴,到时候陛下找个机会给常胜王赐酒,他若是毫不犹豫地喝了,那证明他对陛下忠心不二,若是他犹豫不决,就证明他心中恐怕没那么光明磊落。”

     完颜亶击节赞叹:“妙啊,果然妙啊!海陵王你简直是诸葛再世啊。”他身为皇帝,自然知道历史上那些用毒酒赐死大臣的典故,这次用酒来诈一下完颜元,果然妙计!

     宋青书听得暗暗咂舌,这完颜亮真是阴险毒辣,刚才他还告诉完颜元千万别喝酒,结果转眼就让皇帝赐酒给他喝……

     可怜的完颜元,恐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到头来还会记着完颜亮提醒他的“恩情”!

     宋青书庆幸一直以来完颜亮在明自己在暗,不然被完颜亮算计,鬼知道他会出什么阴损的招数。

     外面两人继续聊了一会儿,没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了,很快他们便相继离去,宋青书这才发现徒单静早已如同一滩烂泥般瘫软在自己怀里。

     “王妃,看着我的眼睛。”宋青书这次之所以这么急色,主要是想借助皇宫这种特殊的环境下,彻底打破徒单静的心防,让移魂大.法的效果事半功倍,结果中途被这么一吓,徒单静此时的心防早已如同婴儿一般脆弱,他便立即对她施展了移魂大.法。

     徒单静抬起头来,接触到那两颗漆黑无比的眸子,她眼神也变得涣散起来。

    宋青书趁机对她下了一道命令,徒单静下意识喃喃答道:“是,主人!”

    ……

    当宋青书带着徒单静回到大殿的时候,完颜亮正在四处找妻子的下落,看到两人一起回来,顿时心中有些酸溜溜的,徒单静被蒙在鼓里,可是他却清楚得很那晚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唐括辩带她出去干什么了。

    “夫人,你刚才去哪儿了?”完颜亮忍不住问道。

    徒单静微微一笑,柔声答道:“就是在外面随便逛逛。”

    “这样啊。”完颜亮狐疑地看了妻子一眼,不知道是不是他错觉,总觉得徒单静的脸蛋儿比之前娇艳了三分,不过任他想象力再丰富,也不会联想到这会儿功夫妻子居然被宋青书带到外面吃了个快餐。

    这个时候时辰已经差不多了,大臣们也悉数到齐,宋青书悄悄对徒单静眨了眨眼睛,惹得对方双颊一红,哈哈一笑过后便径直往殿中走去,歌璧早已坐好位置,看到他不禁笑盈盈地挥手招呼他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