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89章 拒婚

    “刚才你带徒单静去哪儿了?”入座过后,歌璧亲昵地凑到宋青身边,问出的问题却是另外一番光景。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你猜呢?”宋青端起桌上一杯水酒喝了,刚才忙乎一半天,还有点口渴呢。

    歌璧望了远处脸色潮红的徒单静一眼,忍不住啐了一口:“呸,又干那种腌臜的事去了。”

    宋青笑了笑,伸过手去搂着她:“吃醋了?如果你不喜欢的话,以后我就不找她了。”

    歌璧脸色微红:“我们又不是真正的夫妻,你干了什么我为什么要吃醋。”

    “这明明就是吃醋的语气嘛。”宋青乐了,“既然如此,我以后就不去找徒单静了。”

    “别!”歌璧急忙扯住他的手,“你忘了答应过帮我报仇了么,你去找徒单静我不仅不会吃醋,相反还会非常高兴。”

    “真的一点吃醋都没有?”宋青顿时露出一脸失望的表情,“看来我在你心中只是一个报仇的工具啊。”

    “不是这样的!”歌璧急忙解释道,“其实……其实人家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的。”说到后来脸上泛起了一道淡淡的红霞。

    宋青哈哈笑了起来,一把将她搂住,咬着她的耳朵说了什么,惹得歌璧一脸羞恼地拿粉拳回应他。

    另一边的完颜亮看到歌璧轻嗔薄怒的样子,想到那一晚对方在自己身下低吟浅唱,顿时感觉小腹中升起了一团火来,真是一个极女人!

    宋青敏锐地注意到他眼中的**,心中冷笑不已,不过如今他的注意力却并不在完颜亮身上,反倒是在人群中寻找那位许王完颜雍。

    在身边歌璧的帮助下,他终于找到了传说中那位许王,他正在和一群同伴有说有笑,长相英俊,浑身自有一股儒雅之气,是一位极有魅力的男人。

    宋青看得暗暗点头,这人眼神精华内敛,身上有一股奇特的沉稳气质,难怪赵敏会将宝压在他身上。

    完颜雍此时表现地极为开朗,不过宋青还是敏锐地从他眉宇间察觉到一丝忧色,看来赵敏的离奇失踪果然让他疑神疑鬼。

    宋青目光移到另一边的完颜重节身上,对方也在悄悄地打量他,注意到他的目光,小丫头狠狠地回瞪了他一眼。想到前不久完颜重节传来了信息,告诉了他已经解决了那天绑架他们的那些人,宋青不得不感叹,自己虽然已经在慢慢适应这个世界,可惜还是远远不够心狠手辣啊。

    宋青的目光继续移动,整个大殿中可谓都是些熟面孔了,都元帅、尚令完颜宗贤,还有左丞相完颜宗敏,右丞相完颜宗本,之前在蒲察秋草的成人礼上已经见过,而蒲察秋草今天也来了,跟在父亲身边,一脸羞涩地望着不远处的杨过。

    可惜杨过完美地诠释了霸道总裁的高冷,从都到尾都没有看她一眼,只是在那里意兴萧索地喝着酒。

    宋青苦笑着摇摇头,这小子走到哪里都能沾花惹草,表面上看有些**不羁,可惜骨子里却是一个大情圣,对小龙女矢志不渝。

    ……

    没过多久完颜亶便从后面出来了,寿宴也正式开始,群臣纷纷站起来向皇帝祝寿,经历了一系列复杂繁琐的仪式,终于能坐下去一边饮酒一边欣赏漂亮宫女的歌舞了。

    今天的宴会还是相当有用的,这段时间朝堂上总笼罩着一层恐怖的紧张感,如今放眼望去,尽管大家脸色依然有些凝重,不过却多了一丝笑意。

    很快一曲终了,完颜亶挥了挥手,示意歌女们暂且退下,清了清嗓子说道:“趁着今天这个日子,朕还有一件喜事宣布。”

    听到他的话,众人纷纷抬头望去,连宋青也充满好奇,如今金国内忧外患,完颜亶的形势更是危如累卵,他能有什么喜事?

    完颜亶扫视一周,目光落在场下杨过身上:“当初赵王在蒲察世家作客,府中传来消息,得知世子妃有了身孕,大喜之下当场和蒲察世家结了娃娃亲,可惜后来赵王世子客死异乡,世子妃母子也不知所踪,赵王从此一蹶不振,很快便抱恙西去,这桩婚事也不了了之。幸好苍天有眼,前不久赵王的孙子秉德终于得以认祖归宗,朕决定替赵王完成遗愿,亲自给秉德、秋草两人主持婚礼……”

    殿下的蒲察秋草早已羞得满脸通红,将脸蛋儿藏在母亲怀里,旁边的父亲蒲察阿虎特急忙起身答谢道:“谢主隆恩!”

    他是个守信之人,虽然赵王一脉已经没落,但他依然牢记着昔日的婚约,只不过经不住家人不停在耳边劝说,再加上听闻杨过断了一只手,已是残废之人,心中也有些犯嘀咕,直到上次女儿成人礼上见到杨过,果然是一表人才,人又极为有本事,因此他心中疑虑尽去,为了平息家族内部的质疑声,他还特意请求皇帝赐婚。

    蒲察世家向来与皇室亲近,再加上完颜亶以前受过赵王完颜洪烈的恩惠,这种举手之劳的事情完颜亶便一口答应下来,特意选在今天这样的日子,就是冲着一个喜上加喜的彩头。

    宋青神色古怪,心想这下有好戏看了……

    杨过已站起身来,向蒲察阿虎特深深一揖,说道:“世叔的见爱之情,小侄粉身难报。但小侄人低劣,万万配不上你家千金小姐。”

    蒲察阿虎特脸色微变,完颜亶本想蒲察世家不嫌弃杨过如今家道中落,蒲察秋草论人论样貌又是第一流的人才,自己金口一开杨过定然欢喜之极,哪知竟会一口拒绝,倒不由得一怔,但随即想起,他定是年轻面嫩,腼腆推托,当下哈哈一笑,说道:“秉德,你我不是外人,这是终身大事,不须害羞。”按辈分算起来杨过是他的堂兄弟,的确不算外人。

    杨过又是一揖说道:“皇上和蒲察世叔待我恩重如山,若是有任何差遣,杨过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只不过婚姻之命,确实是不敢遵从。”

    这样一来场中所有人脸色都变了,亲口赐婚却被公然拒绝,完颜亶脸色更是阴沉得快滴出水来。

    完颜亮暗暗叫苦,他好不容易将杨过带回来,又费劲心血扶他坐上了平章政事的职位,一来是为了拉拢赵王一脉,二来希望借助他的力量在朝堂中帮自己对付完颜宗贤他们,谁知道眼看要收果子了,却闹这么一出。

    “秉德,秋草小姐貌美如花,性子又好,你们自幼又指腹为婚,你为什么会拒绝这桩婚事,是不是有什么苦衷呢?”完颜亮急忙出来打圆场,他得赶在皇帝发怒之前将事情压下来,不然自己之前在他身上一番投资就白费了。

    杨过歉意地看了蒲察秋草一眼:“秋草小姐自然是极好的,不过我已经有了妻子,只能辜负好意了。”

    完颜亮一惊,失声问道:“你已经成亲了?”要知道他以前也问过,但完全不知道杨过结婚的事情。

    杨过迟疑一会儿,还是摇头道:“那倒没有,不过我与龙儿情投意合,早已私定终身,非对方不娶。”

    “既然没成亲那就没关系,”完颜亮长舒一口气,“你可以先和秋草小姐成亲,再迎娶那位龙儿姑娘,以秋草的性子还有你如今的身份,她想必不会介意你纳妾的。”

    蒲察秋草抿着嘴唇,绷着一张脸不说话。

    杨过却是坚定地摇了摇头:“龙儿待我一心一意,我自然也待她一心一意,我这一生,除了龙儿之外,不会娶任何人。”

    此话一出,连完颜亮也变了脸色,心中怒骂不已,恨不得上前打他两个巴掌,但此刻却不敢表现出来。

    眼看着大殿中一副风雨欲来的阵仗,还是歌璧起身说道:“皇兄,秋草年纪还小,婚事何必着急?今日是皇兄寿宴,儿女私事,咱们暂且搁下罢。”她这一开口,其他人纷纷附和,完颜亶这才借势下坡,重重哼了一声表示同意,不过人人都看得出他那阴云密布的脸色。

    经过这个小插曲,之前殿上欢乐的气氛顿时一扫而空,人人都小心翼翼地注意着完颜亶的脸色,生怕一不小心触了他霉头引来祸端。

    龙椅上的完颜亶将下面众人的神情一览无遗,心中更是烦躁,正好看到了坐在上首位的完颜元,忍不住想到了刚才完颜亮出的那主意,便开口说道:“常胜王,这些年你尽忠职守,为大金国做的一切,朕都看在眼里,借今天这个日子,朕要好好谢谢你。来人啊,赐酒!”

    完颜元瞳孔微缩,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他谨记完颜亮的话,从刚才宴会开始他就滴酒不沾,几次集体敬酒他也只不过将酒杯放在嘴边做做样子。难道是完颜亶发现了自己的小动作,担心他一直不喝酒,才决定亲自赐酒,让自己不得不喝?

    回想他刚才的话,什么“为大金所做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完颜元做贼心虚之下,更是心惊胆战,看着宫女端到面前的酒杯,他伸过去的手都不可抑止地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