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902章 特殊赎金

    歌璧听得心尖儿一颤,羞得满脸通红,下意识答道:“他……他这人怎么这都跟你说!”

     歌璧并不算笨,只是被赵敏出其不意的问题给弄懵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而已,待看到赵敏露出错愕震惊的表情,顿时恍然大悟:“你……你骗我。”

     赵敏娇笑起来:“还往姐姐不要怪妹妹这点小心思。”

     歌璧霍然起身,紧紧咬着嘴唇,她最担心的是自己一时大意会不会影响宋青书什么,越想越担心,急忙转身小跑出去:“青书,青书!”

     “哎!”赵敏想喊住她,可惜歌璧这个时候哪里会听』∝』∝』∝,≡.£≌.£她的,毫不停留地跑了出去,留下赵敏暗暗叫苦,自己如今正在浴桶里泡着呢,要是宋青书进来岂不撞个正着。

     她急忙四处寻找衣服,可一切准备得匆忙,周围还没有准备干净的衣服,看了看那套脱下来的衣裙,赵敏眉头微皱,生性喜洁的她并不愿意再穿,当然如果进来的是其他男人,她就算再不喜欢也会穿上旧衣服,不过进来的是宋青书,她下意识并没有那么大的抗拒,方才有些犹豫不决。

     正犹豫之际,宋青书已经闻讯赶了进来,赵敏娇呼一声,一下子缩到了浴桶之中,将身体藏在水面之下,只露出一个脑袋在外面。

     “对不起,我一时不小心……”歌璧跟在宋青书身后,仍然在忙不迭地道歉。

     宋青书笑了笑:“你不要自责了,赵姑娘精得像只狐狸一般,以有心算无心,你又哪是她的对手。”

     “可是……”歌璧心中依然充满了内疚之情。

     “真的没关系的,我和赵姑娘也是老朋友了,被她知道身份也不是什么大事,”宋青书见她还是一脸忧虑,忍不住说道,“这样吧,你去给赵姑娘准备一套换洗衣裳,我和她好好聊聊。”

     “嗯。”歌璧点了点头,心绪不宁地走了。

     看到歌璧离开,赵敏咬了咬嘴唇:“将她支开,如今只剩下孤男寡女,想占本姑娘便宜么?”

     宋青书恢复了本来的声音,郁闷地说道:“我真想占你便宜早就占了,何必等到现在。”

     回想到两人相识以来的种种,她不得不承认眼前这男人的确有数次机会占自己便宜,可是他都非常君子地放弃了,赵敏不禁脸色微红,哼了一声:“把你这劳什子面具给摘了,看着怪怪的。”

     既然已经被她识破,就没有继续伪装的必要了,宋青书便直接摘下了面具,看着眼前那张熟悉的脸,赵敏感慨道:“还真有你的,贴上一圈大胡子整个大兴府愣是没人认出你来。”

     “谁让唐括辩的特征这么明显。”见赵敏并没有意识到他易容术的精妙所在,宋青书也不至于傻到主动去解释,担心继续纠缠在这个问题上迟早会被她发现什么,立刻话锋一转,“真要说起来,还是郡主更让我佩服,本以为你之前用言语诈我就够狡猾了,哪知道这只是个幌子,你一开始就把主意打在歌璧身上。”

     “那当然,”赵敏得意地扬了扬光洁的下巴,“想从你这只老狐狸嘴里套出点什么当然不可能,不过从歌璧那只小白兔身上下手,就容易多了。”

     说着说着赵敏突然神情一变,语气有些不善起来:“也不知道你使了什么手段,堂堂的金国第一美人明知道你是宋青书,居然还把你当成她的丈夫,这段时间阁下恐怕享尽了人间艳福吧。”

     “个人魅力,没办法。”宋青书耸耸肩,做出了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看得赵敏牙痒痒。

     “怎么,郡主莫非吃醋了?”注意到她的表情,宋青书笑道。

     赵敏脸色微变:“哼,我能吃什么醋,还不是替人家周芷若鸣不平。”

     “你替她鸣不平?”宋青书一脸古怪,“你和她什么时候关系变得这么好了?”

     “我只是想到周芷若和我明争暗斗这么多年,结果最后便宜了一个外人,心中不爽而已。”赵敏哼地一声扭过头去。

     “是么?”宋青书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赵敏脸色一红:“喂,人家还在沐浴,你这样直勾勾地看着人家很不君子的。”

     宋青书笑了起来:“我本来就不是君子啊。”

     “呃,”赵敏呼吸一窒,急忙岔开了话题,“你打算什么时候放了我?”

     宋青书摇了摇头:“还没想好。”

     赵敏顿时有些急了:“你总不能关我一辈子吧?”

     “那倒不至于,”宋青书想了想答道,“不过最近这段时间我不能放了你,免得你坏了我的事。”

     赵敏抓着浴桶边沿,将身子靠在桶壁之上,眉宇间露出一丝沉思之色,片刻之后开口道:“你在金国到底谋划的是什么,说出来听听,也许我们利益一致也说不定。”

     “郡主现在是我的阶下囚,不如郡主先说说你在金国的谋划是什么?”宋青书看着她暴露在空气中的精致锁骨周围大片雪腻的肌肤,有些不自然地移开了目光。

     赵敏仿佛也意识到了什么,轻啐一口后整个人一下子重新缩到了水面之下,良久过后才平静下来:“其实告诉你也没什么,如今我们汝阳王府负责经略金清两国,麾下主力军队被成吉思汗征召,由家兄王保保带领前往西征,这期间内我们无力对金清两国采取什么军事行动,不过总不能让两国太过安逸。”

    “如今清国那边先是被你吞了十万精兵,然后又发生了三藩之乱,不管最终谁胜谁负,都必将元气大伤,不足为虑。”

    “所以只剩下了金国,一个统一稳定的金国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所以我来金国挑动诸王争位,让整个金国越乱越好,越动荡越好。”

    宋青书一怔,没料到赵敏居然会这么实诚,将谋划的一切轻易地和盘托出,以他掌握的信息判断,赵敏说的和实际想的应该差不了多少。

    他很快就明白过来,赵敏这一切使得是堂堂正正的阳谋,就算被人知道也无所谓,因为在皇位面前,每个人的欲望都会被无穷放大。像赵敏支持的完颜雍会猜不出她的目的是什么吗?可就算知道又怎么样,和皇位比起来,蒙古他日的威胁又算得了什么?

    见他陷入了沉默,赵敏笑嘻嘻地说道:“怎么样,我们的利益应该是一致的吧,蒙古希望金国越乱越好,你们金蛇营恐怕也是这么想的吧。”

    宋青书心中顿时一动,赵敏虽然聪明过人,可她毕竟不是全知全能,因为不清楚自己和清国的关系,所以判断出现了极大的偏差。

    的确,单纯从金蛇营的角度出发,金国越乱对金蛇营越有利,可金蛇营只是他的势力之一,金蛇营的利益并不能代表他整体的利益,要知道在他心中,蒙古才是最大的敌人。

    不过这一切他不会傻到向赵敏和盘托出,便顺着她的话说了下去:“不错,我们的利益在某种程度上的确是一致的。”

    “那你是不是应该放了我呢。”赵敏嫣然一笑,不停地对他眨着眼间。

    “放是可以放,不过……”宋青书话锋一转,“我辛辛苦苦把你抓来,总不能就这样白白将你放了吧,而且按照你们蒙古的习俗,被俘虏之人需要付赎金来赎身的。”

    “赎金?”赵敏松了一口气,“那没问题,汝阳王府别的没有,区区赎金还是出得起的。”

    “先别这么大的口气,”宋青书笑道,“我要的赎金可不少,黄金二十万两,白银一百万两,郡主也知道金蛇营以前大部分都是些绿林大盗,过着刀头上舔血的生活,一穷二白的日子,如今地盘大了过后,总不可能再去抢劫境内百姓了,这样一来每日军饷粮草耗费更是一笔天文数字,所以不得不找郡主打秋风了。”

    赵敏则听得倒吸一口凉气:“姓宋的,你当我家有座金山银山么,南宋每年给金国的岁币也不过白银二十五万两,绢二十五万匹,你这简直是狮子大开口啊。”

    “拿不出来么?那就没办法了。”宋青书耸耸肩,做势欲走,“看来郡主还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等什么时候汝阳王府拿出赎金了,我再放你好了。”

    “哎,等等!”想到还要在那密室呆不知道多久,赵敏便脸色发白,急忙叫住了他,“不过你要得也太多了,我们可以再商量一下。”

    宋青书摇了摇头:“没得商量,除非……”

    赵敏神情一喜:“除非什么?”

    宋青书回过头来似笑非笑地望着她:“我这人有个怪毛病,就是爱江山却更爱美人,若是郡主愿意亲我一口,我说不定可以考虑一下免去你的赎金。”

    “无耻!”赵敏嗔怒一声,不过沉默片刻后,突然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宋青书眉毛一抖,心想依赵敏骄傲的性子应该不至于出卖美色吧,便点点头道:“当然是真的。”

    “那好,你过来。”赵敏抿着嘴唇,对他招了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