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939章 一报还一报

    t要确保完颜重节母女的忠心,单单依靠三尸脑神丹的强制控制是肯定靠不住的,宋青书也不想留个定时炸弹在身边,鬼知道什么时候反噬他一口。

    t最佳的办法就是将她们变成自己的利益共同体,可是宋青书想来想去,暂时都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t正所谓恩威并施,之前威压已经用得够多了,如今得多用点施恩的手段了。

    t“之前我答应过你们,帮助你们找完颜亮报仇,如今我已经做到了,完颜亮这次不仅身败名裂,而且连家族里的人也万劫不复。”宋青书不得不感叹完颜亮真是自己的福星啊,又是送妻子给我,又是帮助他刷好感度,说起来还真有点舍不得他死了。

    t“多谢公子,公子就是我们母女的恩公,请受我们一拜。”蒲察阿里虎拉着女儿就拜了下去。

    t宋青书急忙去扶她们:“夫人言重了,我这次扳倒完颜亮并不单单是为了你们,也有我自己的利益在里面,实在当不起你这份感激。”

    他知道这是一个睿智的女人,妖娆妩媚的外表下掩盖着的是一颗洞若观火的心,在她面前耍太多心机反而会起到反效果,还不如直接承认,还能留下一个坦荡的印象。

    蒲察阿里虎有些不自然地将手缩了回去,脸色微红:“公子何必自谦,不管怎么说,你替我们报了仇是不争的事实,这份恩情我们自然不会忘记。”

    这在前世哪怕是工作中都是正常的身体接触,宋青书刚才没注意,看到她不自然的反应才意识到有些不妥,同时心中也不免有些异样,她的手居然还和少女一般嫩滑。

    蒲察阿里虎这些年来早已练就了一副火眼金睛,宋青书的心理变化没有瞒过她的眼睛,如此一来她脸色就更不自然了。

    宋青书咳嗽了一声,为了转移尴尬,急忙说道:“如今完颜亮被关在皇宫之中,想必你们应该很有兴趣见他一面的。”

    “这是当然,这混蛋的父亲害得我爷爷和爹爹被冤杀,他又欺负我娘,这笔账

    (本章未完,请翻页)我得好好和他算算。”完颜重节咬牙切齿地说道。

    宋青书闻言答道:“放心吧,你爷爷和父亲当年是被完颜宗干诬陷成了谋反,如今完颜亮犯了谋逆大罪,跟他有关的人员都会相应被清查,完颜宗干自然也不例外。你爹他们的案子我也会传下旨意,给他们平反昭雪的。”

    “真的?”完颜重节一脸惊喜地望着他。

    看着她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宋青书不由哑然失笑:“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嘛?”自己和她初识的几次,她都是以一个酷酷的女杀手形象出现,让他差点都忘了对方同时还是个小姑娘。

    “谢谢你。”完颜重节突然露出一副不好意思的神情,“这段时间我还经常暗地里骂你,真是对不起。”

    宋青书一头黑线:“你平时都骂我什么?”

    完颜重节脸色微红,有些吞吞吐吐起来:“没骂什么,就是随便抱怨几句……”注意到宋青书狐疑的目光,她索性心一横:“哼,你自己拿那么阴毒的药来控制我和我娘,我还不能骂你几句么。”

    “我又不介意。”宋青书耸耸肩,他又哪会和一个小姑娘较真,而且天下间骂他的人多了去了,再多一个小姑娘又算得了什么。

    蒲察阿里虎担心女儿心直口快,真说出什么得罪宋青书的话来,急忙打断道:“恩公,妾身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恩公能否答应。”

    宋青书微微一笑:“夫人请讲,只要是我能办到的,必定义不容辞。”他如今正想办法将对方母女拉到同一条战船上,自然不会放过这种施恩卖好的机会。

    “对了,夫人以后也不必一口一个恩公的称呼,直接喊我青书吧。”

    “是,恩公。”蒲察阿里虎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呃~”宋青书也有些无奈了,只好由着她,“你刚才提到的想我帮什么忙?”

    蒲察阿里虎突然面露犹豫之色:“这件事情说难也不难,可是说简单也不简单,就怕恩公不愿意出手。”

    “究竟

    (本章未完,请翻页)是什么事,夫人倒是说来听听?”看到她吞吞吐吐的样子,宋青书顿时来了兴趣。

    蒲察阿里虎饱满的胸脯微微起伏,显然正在酝酿情绪,良久过后方才开口说道:“恩公也知道妾身当初的遭遇,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完颜亮,可以说他害得我家破人亡,毁了我一生的幸福,这份大仇可谓是不共戴天。如今他涉及谋逆,自然有朝廷最残忍的刑罚等着他,我若再在身体刑罚上作文章,也不过是班门弄斧,很难对他造成什么真正的伤害。”

    宋青书渐渐回过味来:“夫人的意思是?”

    蒲察阿里虎抿了抿嘴唇,缓缓说道:“既然从身体刑罚上很难对他造成什么伤害,那我就从心理上摧残他。”

    “心理摧残?”宋青书一怔,不由疑惑地问道,“夫人你有什么办法能对他造成心理伤害?”

    蒲察阿里虎脸颊泛红:“所以妾身需要恩公帮忙。”

    “我怎么帮?”看到她脸上露出的羞涩与难为情,宋青书心想这走向怎么有些不对劲啊。

    “完颜亮那禽兽当年在我夫君灵堂之前……欺负了我,同时还得意地指着先夫牌位说了很多……很多不堪入耳的话,所以我打算!他不是喜欢当着人家丈夫的面欺负别人的妻子么,那让他也尝尝这种滋味。”

    宋青书终于反应过来,一脸震惊地望着她:“夫人你不会是让我……徒单静……”

    蒲察阿里虎双腿一弯,整个人跪倒在了他面前,声音中已带了哽咽之音:“妾身知道这样的要求让恩公很为难,可是妾身真的想不到其他报仇的办法了,还望恩公成全。”

    宋青书一脸尴尬,尽管他偶尔也会不经意间幻想一下类似的情节,但这样未免也太过伤人品了。

    他虽然也不乏荒唐的举动,但或多或少都有着底线,哪怕是金蛇营和焦宛儿,也并没有让外面的罗立如知道真相,虽然说起来有些虚伪,但事后不管是对焦宛儿还是对罗立如,伤害都降到了最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