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949章 君子与流氓

    “投名状?”黛绮丝瞬间愣住了,“什么投名状?”

    宋青书望着她有些闪躲的眼神,忍不住笑了起来:“夫人是聪明人,何必让我将话说得那么白?总不可能夫人一句话,我便天真地相信你吧。请大家搜索品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

    倚天屠龙记里面的紫衫龙王是一个情实则薄情的女人,她的深情只针对她的丈夫韩千叶,除此之外,她对任何人都薄情无比。

    蝶骨医仙胡青牛救过她,结果杀起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光明顶从阳顶天到下面的弟子,所有人都对她好得不能再好了,结果她为了一个才见过一面的男人就背叛了这些朋友,更无语的是那个男人还是明教的敌人

    当年明教和她决裂,只有金毛狮王谢逊来参加她的婚礼,她和丈夫的外号“金花婆婆银叶先生”就是取名自谢逊当年送她的结婚贺礼,结果后来她想方设法算计谢逊的屠龙刀,逊陷入危机也无动于衷

    哪怕是对亲生女儿小昭,她也没哪里体现出什么母爱,小昭年纪还那么黛绮丝就逼她伪装成一个丑八怪混上光明顶盗取乾坤大挪移,要知道对于非明教中人来说,光明顶和龙潭虎穴也差不多,小昭稍不留神就会落得万劫不复,她这个当娘的也真是狠得下心。

    当然,如果她是书中的女主角,这些毛病就不是问题了,因为很多女主角就是这种性子,眼中只有自己的男人,其他的什么都不管不顾,赵敏黄蓉等等女人当年的性子和她差不多,只不过她们的男人是小说的主角,所以她们的行为是读者喜闻乐见的而黛绮丝的丈夫韩千叶却只是一个酱油,读者从旁观者的角度然就觉得她狠毒薄凉。

    宋青书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这个混乱世界的主角,而且黛绮丝也明显没有爱上他,他又怎么敢轻易地相信黛绮丝?

    黛绮丝很快就恢复了镇定:“你要怎样才相信?”

    宋青书重新斟满一杯葡萄酒,优哉游哉地靠着椅子喝了起来:“这是夫人自己应该考虑的问题。”

    黛绮丝脸色不停变幻,继而又露出一丝茫然,最后不确定地问道:“要不然我可以宣誓效忠于你。”

    宋青书摇了摇手指:“这世上最不靠谱的就是誓言了,明尊是你们明教所有弟子的真神,每个入教弟子都会宣誓效忠于他,结果呢?”

    “那你说怎么办!”黛绮丝隐隐也猜到了什么,语气就没那么客气了。

    宋青书伸手一探,搂住黛绮丝柔软的腰肢一把将她搂到了怀中,捏着她的下巴,居高临下地说道:“既然愿意效忠于我,就把你的一切毫无保留地奉献给我。”

    自从韩千叶过世过后,再也没有和男人这般亲近过,黛绮丝又羞又怒,下意识想反击,不过也不知道宋青书做了什么,她觉得浑身真气一点都提不起来,挣扎几下,除了让娇柔的身子在男人的怀中蹭来蹭去之外,一点效果也没有。

    当黛绮丝意识到挣扎反而是在便宜宋青书过后,她立刻停止了动作,粉脸含煞地望着她:“快放开!”

    宋青书不为所动,嘴角还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你我易地而处,你会在这种情况下放开么?”

    黛绮丝一时语塞,她要是男人,也舍不得放开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她对自己的容貌向来极为自信。

    她正在失神之际,宋青书可不跟她客气,一双大手顺势就从她衣襟伸了进去。

    黛绮丝的身体一下子僵住了,她没想到对方会这么不按常理出牌,她之前碰到的男人无一例外都是费劲心机来讨好她,生怕惹得她皱一下眉头,结果宋青书倒好,一点风度都不讲,所作所为和地痞流氓也差不到哪里去。

    关键最让她气氛的是,她深谙对付君子的办法,这么多年来周围那么多各色各样的追求者,连她的手都没碰过,结果自从碰上宋青书过后,她就各种吃瘪,先是为了瞒过大兴国的盘查,不得不当着宋青书的面脱去上衣,将身子暴露在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当初她简直是羞愤欲绝。结果现在倒好,人家不止直接上手了。

    也不知道对方使了什么魔法,黛绮丝本来羞愤欲绝,可身体里很快传来一种异样的感觉,甚至让她有一种听之任之的冲动。

    幸好她也是极有主见之人,很快恢复过来:“你若是再轻薄于我,我就喊了!”如今他们正在马车上,虽然宋青书事先吩咐士兵离马车远一点,但她要真的大呼小叫的话,外面的人还是能听到动静的。

    “你喊好了,外面的人都是我的下属,你觉得他们是帮你还是帮我?”宋青书顿时乐了。

    黛绮丝咬着嘴唇,恨恨地望着他:“你身为驸马,终归要注意影响的,这些事情传回朝廷,被弹劾几本,你也吃不了兜着走。”

    宋青书乐了:“你忘了现在金国皇帝也是我么?”

    “你!”黛绮丝顿时语塞,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在他面前似乎完全没有反抗之力。

    咚咚咚!

    这个时候车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黛绮丝顿时如释重负,仿佛盼到了救星一样。

    “进来。”宋青书却丝毫没有停止动作,淡淡地说道。

    黛绮丝听到他的话浑身一僵,这人居然都没有避讳的意思么?自己如今这副模样又岂能被人

    可惜事情的发展不以她的意志为转移,门很快打开了,她无奈之下只好将脸埋在了宋青书的怀里,不希望被人认出自己的身份。

    宋青书哑然失笑,黛绮丝平日里挺聪明的,关键时候居然也有这种鸵鸟心态。

    当蒲察秋草进来厢里的情形,脸上不由露出一丝鄙夷之意,她也听说过唐括辩此次带了一名神秘女子同行,当时还觉得这唐括辩未免胆子也太大了吧,家里还有个公主老婆呢,居然就在外面明目张胆地偷腥。结果现在亲眼一对方当着她的面也毫无顾忌,何止是胆子大啊,简直是无法无天了。

    “元帅,如今天色已经不早了,要不要下令安营扎寨。”蒲察秋草冷冷地问道。

    “当然,大家奔波了一天也累了,就在这里停下来吧。”宋青书答道。

    蒲察秋草点了点头,毫无表情地退了出去。

    宋青书并非没有注意到她脸上的鄙夷神情,不过他对这个少女毫无感觉,自然不用在意她的想法。

    凭良心说,蒲察秋草虽然胸小屁股平了点,但再怎么说也算个美少女,不过宋青书身边全是祸国殃民的绝色,蒲察秋草的颜值还不足以引起他的注意,再加上她和杨过的婚约……

    杨过已经够苦逼了,宋青书觉得自己没必要再落井下石了。

    宋青书最终还是放开了黛绮丝,毕竟他现在是一军统帅,总要出现在手下面前做一些工作的。

    “宋老弟,老夫若是年轻三十岁,恐怕也会对你这逆天的艳福升起嫉妒之心的。”欧阳锋目睹宋青书将一脸晕红的黛绮丝抱回了帐篷,忍不住感慨道,他是少数知道黛绮丝身份的人,要知道当年紫衫龙王艳名传遍武林,他当年见到对方也被惊艳了一把。

    “锋兄说笑了,武林之中谁不知西毒虽然毒,可向来不好女色。”宋青书笑着回应道。

    “老夫虽然不好女色,可也是个男人,”欧阳锋郁闷无比,“每次见到你你身边都是不同的女人,关键是每个都是那种祸国殃民的妖精,真不知道你是怎么骗到手的。”

    “在下可是正经人,正经人的事怎么叫骗呢。”宋青书嘿嘿笑道。

    欧阳锋也是会心一笑:“若是克儿还在世,你们应该会很谈得来。”语气中充满唏嘘之意。

    “逝者已逝,还望锋兄节哀,”谁知道宋青书突然话锋一转,“不过我说句欠揍的话,若是欧阳克在世,我们不为抢女人打起来就谢天谢地了,又怎么会成为朋友。”

    欧阳锋想到两人争夺女人的场景,也不禁莞尔:“这倒也是,不过克儿可打不过你,最大的可能是被你用各种手段玩死。”

    欧阳锋呆在海陵王府时间不短了,知道完颜亮无论智商还是能力都是上上之选,结果还是被宋青书给玩得凄惨无比,目睹完颜亮在最巅峰的时候被宋青书一把打落得万劫不复,欧阳锋还是相当感慨的。

    宋青书急忙露出一脸惊恐的表情:“锋兄我们都这么熟了,你可是清楚我从来都对男人没兴趣的啊。”

    欧阳锋一愣,这才想到自己刚才说的“玩死”有歧义,脸色顿时变得古怪不已,笑骂道:“天下间也就你敢和我开这种玩笑了。”

    宋青书微微一笑:“因为我们是朋友嘛。”

    “是啊,我们是朋友。”欧阳锋唏嘘不已,如今年纪也大了,对这个当年嗤之以鼻的词语却有了不一样的体会。

    注意到宋青书眼神时不时瞄向帐篷之中,欧阳锋顿时哈哈大笑:“好了,一刻值千金,哥哥不会这么没眼色,我找裘老头喝酒去了。”说完便扬长而去。

    本书来自b2222103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