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950章 偷心之法

     望着欧阳锋放声大笑豪迈的背影,宋青书不由会心一笑,人人都说西毒阴险狠毒,可我看这老头子还是挺可爱的嘛,看来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一面。

     让守在帐篷门口的侍卫躲远一点,宋青书这才兴致勃勃地走了进去。

     听到动静,坐在床上的黛绮丝抬起头来望了他一眼,接着又垂下了眼帘。

     看到她的表情,宋青书不由一怔:“你现在的态度好像有点认命了?”

     黛绮丝脸色终于有了一点变化,冷冷地答道:“你无非是想要投名状而已,可你想过没有,你用这种手段,就算得到了我,∧∟∧∟∧∟,■.♂▼.+我不恨你入骨你都要谢天谢地了,又岂会对你忠心耿耿。”

     宋青书满意地点点头,走到她身边坐下,顺手解开了她的穴道,反正以他的武功,黛绮丝穴道解不解开根本没影响:“我很欣慰,这么久了夫人终于找到了一个像样的理由。”

     恢复了行动力,黛绮丝便下意识往旁边挪了几尺,仿佛这样才能让她找到一丝安全感。

     宋青书注意到她的小动作,不禁莞尔:“夫人不妨听我讲一个故事吧,这些年波斯明教一直和蒙古交战,蒙古大汗铁木真的事迹你应该清楚吧?”

     “那个魔头,你说的是哪方面的?”遇到宋青书之前,在黛绮丝心中,明王是类似与神一样的人物,铁木真则是大魔王一般的人物,不过现在宋青书也可以和那两个人相提并论了。

     “关于他的后宫。”宋青书答道。

     “哼,这个魔头最喜抢夺他人妻女,死后必然进入黑暗王国,受尽烈火焚身的痛苦!”黑暗王国是明教教义中一个概念,和地狱差不多的意思。

     对于黛绮丝的诅咒,宋青书不以为然:“可惜铁木真信奉的是长生天,自有长生天庇护他,你们明教的神可拿他没办法。”

     看到黛绮丝张嘴欲辩,宋青书伸手打断了她:“我今天不是来和你讨论宗教教义的,我想说的故事和铁木真的也遂皇后有关,你知道她么?”

     黛绮丝一脸茫然:“我只知道他的第一皇后孛儿帖。”铁木真这一生的女人太多了,再加上如今不是宋青书前世那个互联网的时代,各种信息流通实在太慢,她不知道也不足为奇。

     宋青书解释道:“也遂皇后是铁木真第三皇后,可谓是除了第一皇后孛儿帖之外,最受铁木真宠幸和信任的女人,可是你知道也遂皇后原本的丈夫并非铁木真么?”

     黛绮丝眉头一皱,没好气地说道:“铁木真那种禽兽,夺人.妻子的事没少做。”

     “不错,也遂的确是被铁木真抢回来的,也遂的父亲是塔塔尔人,与蒙古算是世仇,铁木真打败她父亲后,派兵搜索她父亲的下落,结果找到了她妹妹也速干,见也速干年轻貌美,就将她纳为后宫。”

    “之后也速干极力向铁木真推荐容貌在其十倍之上的姐姐也遂,铁木真动了心,便派人找她。此时也遂和她丈夫带领着落败的塔塔尔人躲在山林之中,最终铁木真成功抓到她,也将她纳为妃子,极为宠爱。”

     “不过也遂深爱着自己的丈夫,整日里魂不守舍,思念那在战乱中失散的丈夫。”

     听到这里,黛绮丝忍不住赞许起来:“真是个奇女子,身陷敌营却依然坚守和丈夫的誓约,不被荣华富贵所动。后来呢,她和丈夫团聚没有?”她深爱着丈夫韩千叶,因此下意识代入了也遂的视角,替这对可怜的夫妇担忧起来。

    “他们团聚了,不过是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宋青书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某一天,铁木真在野外设宴,大家正在开怀畅饮的时候,他注意到也遂总是注视着人群里某处不住地叹气,铁木真便起了疑心。铁木真马上命木华黎下令所有在旁观看的人回归本部,竖起旗来,瞬间周围变得寂静无哗,严肃异常。只剩下一个美少年,目光灼灼,无部可归。”

    “是也遂的丈夫?”黛绮丝惊呼出声,尽管事不关己,但她仿佛身临其境,替那人的命运担心起来。

    宋青书点了点头,接续讲解起来:

    铁木真问他:“你是何人?怎么违抗我的命令,不归你的部落呢?”这个少年怒视着铁木真,高声答道:“我不是别人,乃是也遂的丈夫。你身为部长,不顾廉耻,灭了我们的部落,还夺我的爱妻!今天,被你抓住,要杀要刮随便!”

    “真是个勇敢的男人!”黛绮丝呀了一声,眼前仿佛浮现出当年韩千叶孤身一人上光明顶的情形,当时他当着明教群雄的面,也是这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后来呢?”黛绮丝急忙问道,尽管她隐约猜到了结局,可是依然抱着那么一丝希望,希望铁木真欣赏他们夫妻之间的真挚感情,索性成全二人。

    只可惜宋青书的话很快便打破了她这不切实际的幻想:

    铁木真当即大怒:“你这个塔塔尔人的子孙,本来就应该杀掉,今天还竟敢偷看宫闱,罪该万死!”不一会儿,这个少年的人头就被属下拿到了桌上。

    “什么!”黛绮丝伸手捂住嘴唇,浑身僵硬无比,眼泪也不知不觉簌簌落了下来。

    其实她原本不是这样多愁善感的女人,只是这对夫妇让她联想到了自己和韩千叶,特别是那个丈夫,简直和韩千叶有着一模一样的气质,听到铁木真毫不犹豫地砍了那人的头,她下意识回忆起韩千叶死去的场景,鼻子一酸,眼泪就落了下来。

    宋青书就这样看着她默默流泪,他对黛绮丝的印象更多的还是原著中紫衫龙王和金花婆婆的狠辣薄凉,如今看到她另外的一面,柔弱的样子让他情不自禁升起一丝怜惜之情。

    黛绮丝很快注意到他的眼神,不禁脸色一红,急忙擦了擦脸颊的泪痕,继续问道:“后来也遂的结局呢?”

    宋青书脸上露出一种玩味的笑意:“她的结局可比她那个可怜的丈夫好了很多,在她妹妹的斡旋下,铁木真并没有加罪于她,后来她似乎也想通了,一改之前不冷不热的态度,和妹妹也速干一起,尽心尽力讨铁木真欢心,成了铁木真最宠爱的女人,位列第三斡儿朵第一。”

    斡儿朵是蒙古语音译,意思是宫帐,有直属军队、民户及州县,构成独立的军事、经济单位,这里可以近似理解为常见的三宫六院之意。古代皇宫嫔妃虽多,但并非一个嫔妃就有一个宫殿,只有最尊贵的几位妃子才有她们的宫殿,其他的妃嫔都是挂靠在不同妃子名下。

    比如金国除了皇后,只有元妃、贵妃、昭妃、丽妃有各自宫殿,其余的妃子都依靠在这四位妃子名下,也遂在蒙古的地位就相当于金国贵妃的地位,可谓是极为尊贵了。

    “怎么会这样!”黛绮丝极为震惊,在她想来,也遂要么当场殉情,要么被铁木真处死,怎么丈夫刚死,她就投入了另外男人的怀抱,而且那个男人还是她的杀夫仇人!

    “很难理解吧,可这就是现实。”宋青书淡淡地说道,“我并不怀疑也遂对她丈夫的感情,可是她丈夫毕竟已经死了,感情再深厚终究抵不过时间的消磨,更何况铁木真和她丈夫比起来,不管哪方面都更为优秀,再加上铁木真同样对她宠爱有加……一个各方面更优秀,站在世界顶端,同时还爱她的男人,这世上又有几个女人能不动心?”

    “我就不会!”黛绮丝愤怒地说道。

    宋青书静静地望着她:“我之所以和你讲这个故事是想告诉你做人要往前看,不要沉迷在昔日的悲痛里,也遂连和她有杀夫之仇的男人都能最后恩爱地走到一起,我们又为何不能走在一起?至少我们之间没什么深仇大恨吧。”

    黛绮丝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不说话。

    宋青书继续说道:“你知道也遂最终爱上了铁木真,最关键的一个因素是什么吗?”

    “是什么?”这个问题黛绮丝一直想不通。

    宋青书微微一笑:“是铁木真捉到她的第一晚就把她睡了。”

    “你!”黛绮丝本来还竖起耳朵听他有和高论,结果听到这么一句话,顿时气得粉脸通红。

    “你以为我是在开玩笑么?”宋青书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因为那一晚过后,铁木真将自己和也遂的丈夫放到了同一个起跑线上他们都是也遂的男人了。若没有那一晚,哪怕铁木真对她再好再用心,在也遂心里他也没法和自己丈夫相提并论。可是有了那一晚,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铁木真再费尽心机对她好,也许也遂自己意识不到,但她内心深处已经开始慢慢接受铁木真了,所以最后哪怕铁木真杀了她丈夫,她尽管悲痛,也没有太过激的反应,因为她内心深处已经认可铁木真是她男人了。”

    “你这是强词夺理。”黛绮丝怒道。

    宋青书淡淡一笑:“说这么多,其实我只想告诉你一件事情,我要得到你的心,就必须要先得到你的身体。”

    歌璧姐妹以及黛绮丝的番外,我会相继放到V群中,作为感谢纵横正版读者一直一来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