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954章 逍遥旅途

     两人关系这么熟了,这种小玩笑欧阳锋根本不会介意,斜着眼睛瞥了宋青书一眼,磔磔笑了起来:“和老弟比起来,哥哥我这些手段简直不值一提。”

     被这样夸奖,宋青书不禁讪讪一笑,不过他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论手段高明,他恐怕是在欧阳锋之上,不过说起狠毒,倒还真比不上对方。

     欧阳锋笑了一会儿过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有你相助,要让黄蓉改嫁,我倒是已经有了几分把握,可是郭靖那傻小子一根筋,又为人正直,要让他做对不起黄蓉的事情,恐怕难如登天。”

     “是么?”宋青书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脑海中却浮现出那次在客栈里撞见赵敏与华筝的情▽▽▽,↑.+←.≤形,要知道严格算起来华筝才是郭靖的未婚妻啊,结果两人因为国仇家恨,再加上黄蓉的插足,最终才没有走到一起。

     华筝原本是个性格爽朗的草原女子,可是宋青书上次见到她的时候,那一脸的愁苦柔弱反倒像个江南大家闺秀似的。

     欧阳锋只当宋青书也没法子,便开口说道:“这件事也急不来,我们慢慢想办法吧,车到山前必有路,反倒是昨天那个刺客得和你说一下。”

     听他提起杨妙真,宋青书也回过神来,凝神听了起来。

     原来昨天杨妙真一路将裘千仞引到了一个事先准备好的埋伏圈,若非欧阳锋及时赶到,裘千仞恐怕就折在那里了,因为宋青书的指示,欧阳锋便没有为难杨妙真,对方也忌惮两个宗师级高手,双方互相试探一下,便各自返回了。

     “那个刺客明显是个妙龄女郎,”欧阳锋突然神情古怪起来了,“不会是你哪个相好看到你和紫衫龙王在一起醋意大发吧?”

     宋青书一头黑线:“锋兄你的想象力还真是丰富,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八卦?”

     “嘿嘿,如果不是你的老相好,为何特意嘱托我们手下留情,不要捉她?”欧阳锋脸上一副大家都懂的表情。

     宋青书一时语塞,知道这种事越描越黑,索性由着他去乱猜了,随意找了点事情打发他过后,便回帐篷找黛绮丝去了。

     黛绮丝正一个人坐在床上生闷气,看到他进来,直接将身子转向了另一侧。

    宋青书顿时笑了,走过去问道:“怎么,生气啦?”

    “你就知道作践我。”黛绮丝咬着嘴唇,越说越觉得委屈,“昨晚作践了我一晚上还不算,今天又拉你朋友来嘲笑我!”

    宋青书坐到她身边搂着她的肩头,将她转了过来:“这哪叫嘲笑呢,欧阳锋和我关系很熟,他把你当成自己人才和你那样开玩笑的,没听到他一口一个弟妹叫得亲热么?要是他再年轻个十岁,说不定我都要吃醋了。”

    黛绮丝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人家欧阳锋多大年纪了,别说是十岁,就算再年轻个二十岁,你也没必要吃醋。”

    宋青书似笑非笑地望着她:“为什么呢?”

    “因为……”黛绮丝脸颊一红,“你自己知道。”

    “我真不知道,要不夫人给我解释解释?”宋青书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下流!”黛绮丝忍不住啐了一口。

    宋青书伸手勾住她的下巴,忍不住感叹起来:“夫人笑起来真的好美,之前板着脸难免有些浪费这祸国殃民的脸蛋儿。”

    “我之前不板着脸笑给谁看?”黛绮丝叹了一口气,表情有些发呆。

    “哦?”宋青书神色一动,“夫人的意思是以后就可以专门笑给我看了?”

    黛绮丝脸色一红,急忙道:“我可不是这个意思……”

    宋青书打断了她,温柔地笑了:“好了好了,不必解释,我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不过这是我的愿景,想让你以后专门笑给我看。”

    黛绮丝听得一阵发晕,良久过后才缓过来:“你这人真会哄女人开心,若是当年我同时认识你和千叶,最后说不定还真的会被你给骗走。”

    “别用骗这种字眼么,真爱的事情能叫骗么?”宋青书笑嘻嘻地说道。

    “呸,谁和你是真爱。”黛绮丝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何在一个年纪比自己小得多的男人面前,自己反倒像一个小女生一般。

    “现在虽然不是,但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会爱上我的。”宋青书笑了起来。

    “做你的春秋大梦吧。”黛绮丝直接将床上的枕头扔到了他头上。

    “好哇,居然胆敢谋杀亲夫,是不是在外面养了小白脸?快老实交代!”宋青书故意摆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一边开始挠她的痒痒。

    黛绮丝惊呼一声,有心躲避,可是宋青书武功何等高明,她哪里又躲得了?很快就被挠得花枝乱颤,浑身发软,一不小心便倒在了床上。

    宋青书趁机压了上去,在她耳边邪邪地笑道:“快说,那个小白脸姓甚名谁,是不是上次我们见到的姓韩的那小子?”

    黛绮丝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人家韩千叶才是我的丈夫好不好,真要说小白脸什么的你才是吧?她被挠得连连告饶,心中所想也下意识脱口而出。

    “对哦,好像我才是那个小白脸。”宋青书有些“后知后觉”地说道,直勾勾地望着她。

    黛绮丝脸色绯红,饱满的胸脯微微起伏,有些散乱的鼻息喷到了他脸上,勾得宋青书心也痒了起来,感受到她身体那柔软的触感,宋青书再也忍不住,直接就亲了上去。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亲兵的声音:“启禀元帅,现在全军准备得差不多了,请元帅先上车。”

    宋青书腹诽不已,心想外面那辆马车哪有身下这匹胭脂马骑着舒服啊,不过如今光天化日的,他脸皮也没厚到让三千人等他一个人在帐篷中荒唐。

    黛绮丝也红着脸坐了起来,一边整理着有些凌乱的衣裳一边幽怨地看了宋青书一眼,心想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才折在他手里?

    特别是一想到对方比自己女儿也大不了几岁,黛绮丝便头疼不已,到时候小昭见到他,是喊哥哥还是喊叔叔?自己该如何向女儿解释两人之间的关系?

    ……

    全军终于开拔,接下来的旅程里,宋青书不是晚上搂着黛绮丝在帐篷里过夜便是白天将黛绮丝带到他那辆豪华马车之中。

    因为宋青书严禁任何人靠近,其他的士兵也不知道他们躲在里面干些什么,只知道元帅身边那个女人一天比一天容光焕发,人人私底下猜测这么漂亮的女人是不是狐狸精转世。

    欧阳锋功力深厚,偶尔会隐隐约约听到一些让他都面红耳赤的娇柔喘息之声,不得不暗自感叹:“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浪。”

    裘千仞则是暗暗咂舌,自己这个新主子真是本事滔天,居然让昔日心高气傲的紫衫龙王心甘情愿当了他的*盆!

    裘千仞出身江湖底层黑帮,因此一些用词难免沾染上市井间那些粗俗之语。

    一路上宋青书享尽了人间艳福,几天过后,大部队终于到达了重阳宫所在地终南山。

    宋青书也终于从足不出户的马车中走了下来,一同下来的还有黛绮丝,她一露面,周围顿时传来一股股倒吸凉气之声,黛绮丝本来就生的祸国殃民,再加上这段时间宋青书日夜耕耘滋润,更是散发出了惊人的美丽。

    看着那个杏眼桃腮,眉目含情的绝色佳人,连一向看宋青书不太顺眼的蒲察秋草都不得不承认,要是她身为男子,身边有个这样倾国倾城的女子,恐怕也会天天搂着她寻欢作乐的。

    将众人充满艳羡与嫉妒的眼神尽收眼底,宋青书表面上不动声色,内心深处却是乐开了花,难怪古往今来那些大英雄大豪杰都喜欢找美女作伴,不仅自己爽到了,还能享受周围人的崇拜与羡慕……

    宋青书轻咳一声,将那些纷杂的念头驱逐出脑海,毕竟他现在身为都元帅,总不能做出一些有失身份的举动,于是便神情肃然地往山上望去,开始思索着接下来的安排。

    宋青书突然眼神一凝,看到山脚一棵松树下面有一块石碑,长草遮俺,露出“长春”二字。他走过去拂草一看,碑上刻的却是一首诗,诗云:“天苍苍兮临下上,胡为不救万灵苦?万灵日夜相凌迟,饮气吞声死无语,仰天大叫大不应,一物细琐在劳形。安得大千复混饨,免教造物生精灵。”

    “原来是长春子丘处机作的一首诗。”宋青书沉默不语,历史上全真教并非什么抗蒙义士,而是很早就派丘处机去勾搭铁木真了,后来成为了蒙古在中原的道教代理人,若非那场举世闻名的大辩论败于密宗,说不定还会被立为蒙古国教。

    就因为有这层关系在,所以宋青书一直以来对全真教没啥好感,特别是丘处机,之前双方还在金蛇大会上结了仇。

    不过当宋青书看到这首诗,不得不承认丘处机虽然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至少有一颗悲天悯人的心,当年他去见铁木真,虽然是为了全真教,但是很大程度上也让无数百姓免于蒙古屠城之苦,就这份功德,也算是功德无量了。

    从后世来的宋青书,从小接受的是以人为本的教育,不像这个世界的枭雄将人命当成杂草一般,因此丘处机此举非常符合他的心意。

    就看在你当年的行为上,让重阳宫免于一场兵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