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968章 香消玉殒?

    当初在大散关英雄大会,全真五子被杨过、小龙女的武功惊到,后来在金蛇大会上,又被宋青书震撼到,顿时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意识。

    回到重阳宫过后,全真五子便在玉虚洞中闭关静修,可是宋青书武功太高,他们相顾无言良久,知道再怎么钻研恐怕也很难胜过宋青书,索性放弃了以他为目标,改而钻研拆解“玉女心经”之法。

    五个人殚精竭虑,日夜苦恩,总觉小龙女和杨过所显示的武功,每一招每一式都恰好是全真派武学的克星,要想从招术上取胜,实是难能。

    后来丘处机从天罡北斗阵法中悟出一理,说道:“咱们招术变化,断然不及,但可合五人之力,以劲力补招数之不∷ωáń∷∷ロ巴,○.£≧.■足。”

    于是五人便精研并力攻敌的法门,每一招出去,都是将五人劲力归集于一点。他们自知第三四代弟子中并无出类拔萃的人物,只有仗着人多,或能合力自保。

    这一个多月之中,终于创出了一招“七星聚会”。

    这一招毕竟还是从天罡北斗阵演化出来,虽说是“七星聚会”,却也不必定须七人联手,六人、五人,以至四人、三人,也均可并力施展。

    刚好这个时候蒲察秋草正在询问宋青书:“驸马,你认识这位龙姑娘?”

    见小龙女不仅美若天仙,一人一剑打得全真教上下狼狈不堪,蒲察秋草又惊又羡,突然想起刚才宋青书一眼便认出了对方,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有过一面之缘吧,她叫小龙女……”宋青书还没说完,蒲察秋草就一阵惊呼:

    “什么,她就是杨过的心上人?”

    蒲察秋草之前不忿杨过对他不屑一顾,私下缠着他问为什么,杨过被烦得没办法,便告诉了她自己已经有意中人了。

    蒲察秋草以为对方是故意骗他,杨过便并将小龙女的名字告诉了她,相关信息说得详细无比,同时为了彻底打消她的念头,杨过还故意将小龙女描述得天上有地下无。

    结果没想到反而起了反效果,蒲察秋草不相信世上有这般完美的人物,谁知道今天亲眼一见,发现小龙女居然比杨过描写得还要完美,一时间不禁面如死灰。

    小龙女的性子几乎可以说是与世无争,对世上什么事情也不感兴趣,可唯独一件事,不对,正确地说是一个人,她却是一腔心思铺在对方身上。

    蒲察秋草的惊叫声倒也罢了,不过对方话语中提到了杨过,小龙女下意识回过头来,失神地问道:“过儿?”

    高手过招,千钧一发,小龙女这一分神,竟如中邪着魔一般,全然不知躲避,“七星聚会”这一招的劲力便都递到了小龙女背心。

     宋青书大惊失色,刚才他见小龙女大站上风,心中比较了双方的战斗力,很快判断小龙女并无丝毫危险,再加上分神回答蒲察秋草的问题,当他回过头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救援了。

    人影一闪,宋青书已经蹿入全真五子之间,右掌一挥,全真教众人顿时觉得一股大力传来,纷纷往后退去,宋青书伸出左臂抱起小龙女,一闪一晃,又已跃出圈子,径自回到原处,将小龙女抱在怀里。

    小龙女却不理他,直接挣扎着起身望向蒲察秋草,问道:“你是不是认识过儿,你知道过儿现在在哪里么?”

    蒲察秋草傻傻地望着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机械地点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小龙女顿时急了:“你到底知不知道过儿在哪里啊?”这一激动引得她一阵咳嗽,衣衫上斑斑点点,满身是血。

    宋青书急忙打断她:“龙姑娘,你先别急,你现在受伤重不重?”

    换做平时,他绝不会问这种愚蠢的问题,毕竟小龙女如今的情形只剩下一口气了,受伤重不重一眼便能看出来。可是小龙女几乎是前世所有男人心目中共同的仙子,宋青书也不例外。明明和她之间谈不上什么感情,可是看到她身受重伤,依然心慌意乱。

    小龙女受了全真五子全力一击,虽只有五星聚会,但是威力也称得上是石破天惊,初时乍听到杨过的消息,并未觉痛,这时只觉五脏六腑都要翻腾过来,下意识抓住了他的手,说道:“我……我……”身上痛得难熬,再也说不下去了。

    突间觉得全身发冷,隐然觉得灵魂便要离身而去,抓着宋青书的双手也慢慢软垂,不过她还是尽力转过头去望着蒲察秋草:“姑娘,你知道……知道过儿在哪儿么?”

    蒲察秋草本来还有些嫉妒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情敌,可是看到她还剩最后一口气,却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杨过身上,不禁又是惭愧又是佩服,下意识摇了摇头:“我……我不知道。”她并没有说假话,杨过当初在皇宫中被逼婚,于是借故逃走,之后整个金国的人都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不知道么……”小龙女神色一黯,只觉得浑身力气仿佛被抽空一般,失神地叹了一口气,“只可惜死之前都没法见到过儿一面。”

    大殿中全真五子、众弟子……人人一声不响,呆呆的望着小龙女,在这段时光之中,谁也不想向他们动手,也是谁也不敢向他们动手。

    有道是“旁若无人”,小龙女在众多高手、无数全真道士虎视眈眈之下诉说着对杨过的深情,将所有强敌全部视如无物,那才真是旁若无人了。

    爱到极处,不但粪土王侯,天下的富贵荣华完全不放在心上,甚至生死大事也视作等闲。小龙女既然不再想到生死,别说殿中的全真道士,便是天下英雄尽至,那又如何?只不过是死罢了。比之那铭心刻骨之爱,死又算得甚么?

    此时小龙女身受重伤,恐怕一个三岁孩童就能要了她的性命,可是她说话声音虽柔弱无力,身上却自然而然有一股凛然之气,有一份无畏的刚勇,令人不敢轻侮。

    宋青书紧紧搂着她,源源不断地真气传到她体内,沉声说道:“我不会让你死的!”

    得到他真气相助,小龙女终于恢复了一丝力气,抬头好奇地望了他一眼:“大胡子,我们认识么?”

    宋青书心中一痛,柔声答道:“以前不认识,以后就认识了。”

    小龙女淡淡一笑:“我还有以后么……”

    “当然有!”宋青书嘴上虽然这样说,心里却没那么乐观,他的真气源源不断输送到小龙女体内,却犹如泥牛入海,一点效果也没有,只能勉强吊住她一口气,至于要治好她的伤,是想都不用想。

    这个时候全真教众人终于回过神来,丘处机大声道:“我重阳宫清修之地,今日各位来此骚扰,却是为何?”王处一更是怒容满面,喝道:“龙姑娘,你古墓派和我全真教虽有梁子,双方自行了断便是,何以约了金国鞑子、诸般邪魔外道,害死我这许多教下弟子?”

    小龙女重伤之余,哪里还能分辩是非、和他们作口舌之争?全真教下诸弟子刚才伤在她手下的不少,再加上她剑刺尹志平,不论是尹派还是张派,尽数拿她当作敌人,当此纷扰之际,更是无人出来说明真相。

    宋青书眉头一皱,不过此时救小龙女性命要紧,哪愿意和这群牛鼻子老道做口舌之争,轻轻扶着小龙女的腰,将她横抱起来,柔声道:“龙姑娘,我先带你去疗伤,别理会这些人啦!”

    小龙女苍白的脸上多了一丝红晕,有些不自在地说道:“哎,你……你别这样抱着我,我可以……可以自己走?”

    宋青书沉声道:“你现在身上受了如此重伤,又怎么自己走,还是让我抱着你吧,免得牵动了体内的伤势。”

    小龙女摇了摇头:“人总是要死的,早死……晚死又有何分别,你……你快放我下来。”

    见她挣扎着要起来,宋青书大为头疼,突然心中灵机一动:“要是早死了,就见不到你的过儿了,龙姑娘还觉得早死晚死没有区别么?”

    “过儿?”小龙女脸上浮起一丝甜蜜的表情,果然就放弃了挣扎,安安静静躺在了他的坏里。

    一旁的黛绮丝暗暗感叹,这人哪怕戴着一副丑陋的面具,还是不损他对付女人的手段。欧阳锋更是面色古怪,他对宋青书的认识恐怕比黛绮丝更深刻,看着自己的准儿媳就这样被他抱在怀中,隐隐觉得像羊入虎口一般,不过如今形势非常,他也不好说什么。

    丘处机喝道:“岂有此理,重阳宫岂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众弟子,摆天罡北斗大阵!”

    他眼见爱徒殒命,早已怒火中烧,再加上宋青书一行人一路上山伤了不少全真弟子,要是真让他们耀武扬威一番安然离去,以后重阳宫又如何在江湖中立足?

    至于欧阳锋等人,虽然武功高强,但毕竟人少,大殿中有数百全真弟子,再凭借天罡北斗大阵和自己师兄弟研习出来的七星聚会,说不定还能趁此机会除掉这些武林魔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