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971章 事了拂衣去

    黛绮丝毕竟身为明教四大法王之首,论功力远非全真教这些三四代弟子可比的,只见一道紫影闪过,全真教众弟子顿时觉得剑上一股古怪的力道传来,不由自主往旁边刺去。

    宋青书望着身边娇艳无匹的女子:“你不是走了么?怎么,舍不得我啊?”

    黛绮丝脸色一红:“谁舍不得你了,只是大家毕竟同伴一场,不忍心看到你们被砍成一滩烂泥而已。”

    “夫人这傲娇的属性我很喜欢。”宋青书一脸玩味地看着她。

    “什么是傲娇?”黛绮丝先是一怔,继而怒道,“再说了,谁要你喜欢了?”~吧,↘.∞︾.■r />

    重阳官中数百名道人尽是出家清修之士,突然听他二人打情骂俏,软语缠绵,无不大是狼狈,年老的颇为尴尬,年轻的少不免起了凡心。各人面面相觑,有的不禁脸红。张志光喝道:“重阳宫乃清净之地,休得在此说这些非礼言语!”

    宋青书冷冷一笑:“何止非礼的言语,我还要做点非礼的事情,你又能奈我何?”

    话音刚落他便猿臂一张,揽住黛绮丝的纤腰,一把将她搂到怀中,然后在她错愕的眼神中重重地吻了下去。

    黛绮丝脑中顿时一片空白,一时间竟然忘了挣扎,任由对方将她吻得面红耳赤。被宋青书搂在另一边的小龙女好奇地望了望两人,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场景有些似曾相识,她不禁想到那晚在客栈中,大师姐和宋青书两人当着她的面在床边颠鸾.倒凤的场景,原本苍白的脸颊顿时多了一层红晕。

    蒲察秋草更是面色古怪,心想以前没怎么留意过唐括辩这个驸马,没想到他居然是这般胆大包天的人,尽管她对唐括辩在外公然和妻子以外的女人勾勾搭搭非常不满,不过此时此刻她也不得不佩服对方的豪迈之气,在如今陷入重围的情况下,视群雄如无物。

    “要是杨大哥抱着我这样……”蒲察秋草脑海中浮现出某些画面,顿时小鹿撞撞,一颗少女心爆膨。

    “有伤风化!”

    “伤风败俗!”

    “简直是岂有此理!”

    ……

    大殿中全真教众道士不由怒极,纷纷举着长剑重新攻了过来。

    他们人多势众,周围剑光闪烁,几乎没有可以躲闪的地方,黛绮丝脸色微微发白,心想当年丈夫去世的时候自己都没有陪他一起死,结果今天反倒要跟宋青书生死与共了。

    她举着剑正要上前迎敌,至于能架住多少剑她已经无暇思考了,谁知道腰上一股大力传来,她整个人重新跌回了宋青书的怀里,耳边响起了他淡淡的声音:“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原来这会儿功夫宋青书已经勉强控制住了小龙女的伤势,只见他一手搂着小龙女,腾出另一只手往虚空一按,之前散落在地上的几十柄剑颤动不已,全真教众道士也注意到了异状,正惊疑不定之时,地上的几十柄剑突然飞到半空,以宋青书为中心,开始急速旋转,组成了一道璀璨的剑幕。

    离得近的那些道士躲避不及,顿时皮开肉绽,鲜血横流,吓得他们急忙往后退去。一开始那剑幕只是在宋青书三尺之地飞舞,随着他们后退,整个光圈范围顿时扩张到近乎一丈。

    宋青书就这样搂着小龙女,带着黛绮丝和蒲察秋草仿佛散步一般悠闲地往大殿外走去,一路上全真教上下没人敢靠近一步。

    黛绮丝望着周围闪烁的剑幕,惊得红唇微张,这真的是武功么?难怪连明尊也败在他手下!可是他年纪轻轻,这一身武功到底是怎么练出来的?

    莫说黛绮丝,就连一向云淡风轻的小龙女也是好奇地望着周围,眼睛忽闪忽闪的,她自忖以天罗地网势也能勉强同时控制几十柄剑,不过控制范围只能在周身几寸而已,决不能扩大到一丈开外。

    而且她因为控制剑太多,每把剑上的力道不可避免地要降低很多,导致碰上真正的高手无法破防,难免显得有些花巧有余厚重不足,可是对方这剑阵却完全没这方面的问题,几十柄剑高速旋转在周围,谁要敢稍稍靠近,恐怕立刻会被绞成肉沫。

    蒲察秋草反应反倒是最冷淡的一个,毕竟她已经被对方接连展现出来的神奇武功弄得有些麻木了,再加上她一直以为宋青书是唐括辩,她对唐括辩这样的有妇之夫,很难有什么其他想法唯一的想法不过是惊叹于歌璧公主的择婿眼光,要知道唐括辩在京城中一向存在感不怎么高,谁知道他居然是这般惊采绝艳的一个人物。

    眼见宋青书几人视他人如无物,就这样大摇大摆往外走去,大殿内的全真弟子纷纷颜面无光,张志光更是心思急转:我们这么多人围着他们几个人,其中一人还身受重伤,若是让他们就这样走了,我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去争夺掌教之位?

    想到这里,张志光大叫道:“大家不要被他吓住了,这剑幕只不过看着厉害而已,我们一起冲上去,我就不信他还能控制住那些剑!”

    众多全真弟子纷纷附和,不过谁也不敢真往上冲,毕竟那剑幕呼啸而过的凌厉声音清晰可闻,实在不像外强中干的样子。

    张志光见大家都不动,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大叫道:“大家别怕,我们一起将剑投掷过去!”

    天罡北斗阵有训练过类似的配合,若是碰上难缠的敌人,有时候会将剑互射出去,另一边的人会接到同伴的剑,而敌人很可能被逼得手忙脚乱,露出破绽。

    得到张志光提示,众道人纷纷如梦初醒,将手中剑平举向前,然后另一只手运起内力击打在剑柄末端,一时间无数柄剑顿时往中间的宋青书激射而去。

    宋青书冷哼一声,围绕在周身的剑幕顿时加快了几分,接着大殿中响起了叮叮当当的声音,那些长剑撞到剑幕之上,仿佛水珠撞到石壁之上,顿时四散开来。

    一时间大殿中利剑飞舞,全以不规则的轨迹四散飞去,全真弟子经过训练虽然能相互接剑,可是这种无轨迹乱飞的剑他们哪里接得住?

    大殿中惊呼连连,原来群道皆被四散乱飞的剑所伤,几乎没谁能安然无恙的站着。

    宋青书放眼望去,整个大殿中除了另一边的欧阳锋与全真七子比拼内力,周围真气密布,再加上隔得实在有些远,飞过去的长剑抵达时力道已经消失大半,因此被他们真气一震,全都跌落在地,并没有影响到他们。

    裘千仞本来本几个北斗大阵缠得有些头疼,结果这些快速飞来的长剑打乱了对方的阵法,他趁机出手重伤了对方数人,一举破了整个大阵。

    宋青书也是错愕无比,没想到转瞬间形势逆转,整个全真教上上下下基本上都失去了战斗力。

    收起剑幕,宋青书伸脚一苦跨,整个人瞬间出现在张志光面前,居高临下望着躺在地上,身上还插着两柄剑不停呻.吟的道士,他嘴角不由浮现出一丝戏谑的笑意:“周郎妙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

    张志光看到因为自己出的馊主意,导致整个全真教很可能覆灭于此,不禁又羞有愧,恨不得有个地缝直接钻进去。

    谁知道这个时候宋青书突然提高了声音:“多谢道长相助,我们才能不费吹灰之力制服贵教上上下下,这份功劳,本帅不会忘记的。”

    “张志光你这个畜生!”

    “吃里扒外的叛徒!”

    “欺师灭祖的狗贼!”

    “卑鄙无耻的汉奸!”

    ……

    听到宋青书的话,大殿中众道士纷纷怒视着张志光,嘴里大骂不已。

    张志光简直欲哭无泪,有心解释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毕竟事实败在眼前,换做是他,他也不会相信。不过这口黑锅实在太大,他实在背不动,就算别人不信他也得解释。

    不过当他正要开口的时候,宋青书的声音又在耳边响了起来:“我可以让你当下一任的全真掌教,不过需要看你识相与否了。”

    张志光一呆,对方明明站在三尺开外,嘴唇未动,为何自己会听到他的声音?不过他毕竟是全真教三代弟子中出色的人物,也算得上见多识广,很快想起了武林中传音入密这种绝学。

    震撼之余,张志光心思也急速转动起来,如今对方控制全场已成定局,自己再反抗也于事无补,还不如顺从对方,毕竟对方不可能亲自来执掌全真教,需要一个利益代言人,自己就能利用这个机会得到梦寐以求的掌教之位。

    见张志光脸色阴晴变换,全没有出言辩解,宋青书知道他已经心动了。

    宋青书之所以将张志光逼上和整个全真教对立的地步,就是为了让其无路可走,只能紧紧抱住自己大腿才能继续坐稳位置。不然若是选择了一个深得教众人心的人来当掌教,万一对方起了什么别的心思,全真教这股势力再想重新收回来可不大容易。

    “锋兄,裘帮主,这里就交给你们了,你们帮这位张道长收拾残局,我先下山了。”比起全真教,宋青书更关心小龙女的生死,急着找地方给她疗伤。

    欧阳锋在全力比拼内力无暇答话,裘千仞笑道:“元帅请放心,这里交给我们吧。”  

    宋青书正要离去,怀中的小龙女却挣扎着扬起头来,目光缓缓在殿中扫去,低声说道:“等等,尹志平呢?”

    唉,论作死最高境界,七夕和老婆吵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