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972章 一招伤西毒

    尹志平被利剑穿胸而过,已经受了致命的重伤,只是一时未死,为他同门师弟救在一旁,已是奄奄一息,气若游丝,迷迷糊糊中忽听得一个娇柔的声音问道:“尹志平呢?”

    这四字说得甚轻,但在他耳中却宛似轰轰雷震一般。也不知他自何处生出一股力气,霍地翻身站起,叫道:“龙姑娘,我在这儿!”

    小龙女向他凝望片刻,但见他道袍上鲜血淋漓,脸上全无血色,不由得万念俱灰,颤声道:“大胡子,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宋青书大致猜到了她要说什么,点点头:“龙姑娘只管开口,就算是天大的忙我也帮了。” &︾︾︾吧,+.▽◇.⊕p;

    小龙女目光注视着尹志平,喃喃说道:“我的清白为这人所玷污,纵然伤愈,也不能和过儿长相厮守,你能不能帮我杀了他?”

    她心中光风雾月,但觉事无不可对人言,虽在数百人之前,仍是将自己的悲苦照实说了出来。

    宋青书一脸古怪,他修行的欢喜禅法本就是阴阳之气的宗师级人物,小龙女是否处子之身他一眼就能看出来,更何况上次在客栈中借冰雪儿之口问了她和尹志平赵志敬之间的恩怨,知道是尹志平在赵志敬撺掇之下色欲熏心在小龙女茶水中下了药,幸好小龙女所练的是清心寡欲的功夫,倒也没有被药物迷失本性,被人占去什么便宜。

    可为什么小龙女这个时候会说她的清白被尹志平玷污了呢?

    原来小龙女对男女之事并不太清楚,只当那晚中了迷药就算做被玷污了,而且误以为杨过要娶郭芙为妻就是因为此事嫌弃自己,因此万念俱灰,说出来的话也有些不伦不类。

    小龙女这几句话传入耳中,尹志平不由得心如刀剜,自忖一时欲令智昏,铸成大错,自己对小龙女敬若天人,却害得她终身不幸,当真是百死难赎其咎,大声叫道:“师父,四位师伯师叔,弟子罪孽深重,你们千万不能难为了龙姑娘。”

    说着纵身跃起,扑向地上兀自向上挺出的八九柄长剑,数剑穿身而过,登时毙命。

    这一下变故,众人都是大出意料之外,不禁齐声惊呼。

    “志平!”丘处机看到爱徒殒命,心中又气又急,真气难免有所晦滞,欧阳锋何等人物,立马抓住机会,催动十成蛤蟆功,汹涌澎湃的掌力往对方攻了过去。

    噗!

    全真五子尽数吐血,精神萎靡地倒在地上,看来手上匪浅。

    群道听了小龙女的言语,又见尹志平认罪自戕,看来定是他不守清规,以卑污手段玷辱了小龙女。全真五子都是戒律谨严的有道高士,想到此事错在己方,都是大为惭愧,再加上如今大家再无还手之力,想到全真教的基业即将毁于一旦,丘处机几人顿时万念俱灰。

    宋青书这才对小龙女说道:“龙姑娘,姓尹的已经自戕认罪,我们先下山吧。”

    他心中却是复杂无比,如今尹志平一死,那可真是死无对证了,到时候所有的人都会以为小龙女被尹志平玷污了,这种事情又没法解释,也不知道她将来会遇到多少风言风语。

    宋青书并没有提醒小龙女这个问题,一方面他也有所私心,就想利用这个在杨过心中留下一个芥蒂,尽管以杨过的性子,就算小龙女真的失.身,他也不会介意。可有句古话说得好,众口铄金,积毁销骨。更何况杨过也是男人,就不信他心里一点隔阂也不会有。

    听到自己的准儿媳被全真教的臭道士坏了身子,欧阳锋新仇旧恨添上心头,顿时勃然大怒:“全真教道貌岸然,骨子里全是些男盗女娼的货色,既然教出了这种无耻下流的徒弟,当师父的又岂能免责!”

    话音刚落便伸掌往丘处机天灵盖劈去,这一掌挟着风雷之声,声势骇人,若是劈实了,丘处机哪还有命在?

    只可惜丘处机身受重伤,如今连手指都很难移动一根,又哪里躲避得了?其余四子状态更差,只能眼睁睁看着欧阳锋的手掌往丘处机头上落去。

    清静散人孙不二甚至转过头去,不忍心看到等会儿那残忍的一幕。

    宋青书眉头一皱,正要说话之际,突然一道白影闪过,千钧一发之际出现在了欧阳锋与丘处机之间,衣袖一拂便架开了欧阳锋杀气凌厉的一掌,紧接着一指点向他胸前。

    欧阳锋急忙回掌格挡,指掌相交,欧阳锋一张脸倏地变得通红,急忙暴退而回,一直退了数丈的距离,方才稳住了身形。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大殿内除了宋青书与裘千仞之外,哪怕连丘处机等人都没看清两人过招的过程,他们只看到一道白影闪过,然后欧阳锋暴退而回,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殿中大多数人都在云里雾里。

    从宋青书这个角度看去,欧阳锋藏在背后的双手微微发颤,显然受伤不轻,不禁好奇地往那人看去,想知道这世上有谁能在眨眼之间就重创西毒欧阳锋。

    那人身材甚高,一席素色白袍,整个人站在那里自有一股英气,只可惜脸上戴了一个面具,看不到他的样貌,只能从他那一头雪白的头发判断出来对方年纪恐怕不小了。尽管戴着面具,但那一瞬间所有人都相信,这个人年轻时是何等风姿飒爽,飘逸绝伦。

    “多谢前辈仗义出手,敢问前辈高姓大名,全真教上上下下必将铭记于心。”丘处机终于回过神来,急忙拱手问道,不知道为什么,他看此人的背影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全真教上上下下铭记于心?”那白袍老者一怔,仿佛听到了什么有趣的话一般,继而摇了摇头,“不必了,你们能牢记师尊的教诲,始终不向鞑子屈服,若是王重阳在天有灵,也会倍感欣慰的。”

    听到他直呼师父姓名,丘处机顿时惊疑不定:“不知前辈是否家师的朋友?”

    白袍老者沉默良久,方才幽幽一叹:“算是吧。”

    欧阳锋心中则是翻起了惊涛骇浪,一脸难看地望着对方,这气度这武功,别人认不出来也就罢了,可是他又岂会认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