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976章 开无双

     裘千仞知欧阳锋素来心高气傲,见他居然主动提出一起对敌,心中顿时惊疑不定,不过他还是选择相信对方的判断,配合欧阳锋走上前去,与宋青书形成犄角之势,隐隐将王重阳围在中间。

     王重阳望了他一眼,冷冷说道:“铁掌帮前任帮主上官剑南何等英雄豪杰,一生为了抵抗金人而奋斗,结果他的继任者却成了金人的走狗!也罢,今天就顺便替上官剑南清理门户吧。”

    裘千仞毕竟也是一派宗室,闻言大怒:“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王重阳冷哼一声,落到裘千仞耳中,让他心旌神摇,裘千仞只觉得眼前一花,对方已经出现在了他面前,仓促间他居然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吧,≦.↑≈.︾

    “阁下的对手是我,何必找其他人晦气。”

    千钧一发之际宋青书出现在了两人中间,架开了王重阳的攻击,拉着裘千仞后退了数丈。

    “咦?”王重阳并没有追上去,反而惊奇地望了宋青书一眼,“本以为你的武功已经够让我惊讶了,谁知道你的轻功更胜一筹。”

    “阁下的轻功也不差。”宋青书微微一笑,掌上用一股柔力将裘千仞推到了欧阳锋身旁,“两位在一旁观战便好,此人由我来应付。”

    裘千仞这才反应过来,回忆刚才电光石火之间发生的一切,脸色不禁苍白无比,这白袍老者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那一瞬间的威压居然让他动弹不得。

    不过刚才也有他轻敌的因素,再让他对上对方,虽然最后估计也是输,但绝不至于像刚才那么难看当然,让他可以选择的话,他绝不愿意再次面对那人。

    “老弟你……”欧阳锋欲言又止,显然有些不看好宋青书。

    宋青书摇头道:“锋兄大可放心,我知道他是谁,自会小心的。”

    欧阳锋眼神中露出一丝惊诧之色,之前他还担心宋青书听到王重阳的名头未战先怯,可如今看他浑身上下无一丝情绪波动,而且面对王重阳,他居然还这么有信心。

    欧阳锋知道宋青书不是那种狂妄自大的人,他既然这样说,想必是心底有几分把握,看来这次必有一番龙争虎斗。

    一时间欧阳锋不由得好奇起来,自从上次神龙岛过后,还从没见过宋青书出过全力,这次说不定能一探究竟了。

    王重阳奇道:“小子倒真有信心。”

    宋青书笑道:“年轻人嘛,就是胆大。”

    王重阳点点头:“不错,其实你还挺对我脾气,只可惜你是金人,又有一身惊世骇俗的本领,若是留你在世上对千千万万的汉人来说是将是大大的灾难,所以接下来我绝不会留手,你要小心了。”

    宋青书伸手一吸,手里便多了一柄长剑,对付这等级别的高手,再浪费力气操控飞剑未免有些不智,必须得珍惜每一丝力量。

    “我已经很多年没用过剑了,”王重阳拔出了插在附近柱子上的一柄长剑,望着剑身上刻着的重阳二字,眼神中充满回忆之色,“不过你的武功很厉害,我如果不用剑恐怕很难杀你。”

    宋青书苦笑道:“我是该自豪呢,还是该后悔呢。”

    王重阳傲然道:“能逼得我拔剑,普天之下也就寥寥数人而已,你年纪轻轻,当然值得自豪。”

    宋青书答道:“能逼得我全力出手,普天下也只有寥寥数人而已,阁下也足以自傲了。”

    王重阳微微一怔,继而哈哈大笑道:“有意思,真是有意思,看招!”

    笑到一半,王重阳已经挥剑往宋青书刺去。若是寻常江湖比试,以他的身份,绝不会这般抢攻,只可惜这次比试关乎金汉之争,他平生最恨金人,加上宋青书表现出来的武功比当年的四绝还要高上一截,他为了心中的理念,倒也不在意个人的名声了。

    宋青书虽然一直和他对话,但精神没有放松片刻,见他出剑,急忙挥剑相迎,眨眼间两人就你来我往攻了数招。

    全真五子面面相觑,刘处玄迟疑地说道:“师兄,这位前辈的剑法似乎有全真剑法的影子。”

    丘处机也在仔细观察两人出招,全真五子数他修为最高,他看了一会儿过后摇头说道:“这位前辈的剑法是有几分熟悉之感,可是仔细看去,却没有一招和我们全真剑法相同,他刚才这一招似乎还蕴含着少林、昆仑的手法,接下来一招……”

    说到这里,他突然发现不知道如何说下去,因为场中两人变招太快,往往第一招刚开始,就变为第二招,表面上看起来只有使一招的时间,可是两人却接连变化了十数招剑法。

    丘处机初时还跟得上,可是看了不到三招,就开始迷糊起来,想不清楚为什么要用那一招,在他看来,那一招莫名其妙明明指向空处,可是另外那人却如临大敌,急忙变幻了数招来应对。等丘处机终于想明白了其中的奥秘过后,场中两人已经又交手了数十招了,他不得不颓然地放弃了思考两人招式的奥义,只能如同荒野村夫一般在旁边看个热闹而已。

    欧阳锋、裘千仞武功远在全真五子之上,他们倒能跟得上场中的战局,看场中王重阳和宋青书两人你来我往,每一招虽然看起来都普普通通,都是江湖中一些寻常招式,可是仔细看去却有细微不同,有时候改变一下角度、有时候放慢一下速度,那些寻常的招式居然出现一种返璞归真的效果,看得他们目眩神驰。

    两人自问易地而处,绝对找不到更好的应对方法。又斗了数十招,渐渐地连裘千仞也快更不上节奏了。

    旁边的三个女人也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战局,他们武功修为尚不如裘千仞,因此早就分不出双方招式的精妙所在,只能看谁攻得多谁攻得少来判断双方谁更占优势。

    蒲察秋草虽然不喜换唐括辩这人,但两人毕竟同为金国朝廷效力,她自然是支持宋青书的。

    小龙女虽然性格与世无争,不过宋青书刚刚救了她,而且她对全真教的人素来没有什么好感,因此也默默为宋青书打气,只不过她重伤在身,场中两人比斗腾挪闪躲又迅速,她只看了一会儿就觉得头昏眼花,心中烦厌欲呕,只好闭上眼睛将头靠在黛绮丝肩上。

    黛绮丝抱着小龙女柔若无骨的身子,尽管她是女人都忍不住心中一荡,心想难怪姓宋的拼了命也要救她,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会不心动?

    她功力虽然不及欧阳锋、裘千仞,但好歹也是明教圣女,四大法王之首,只观察谁占优势还是看得出来的。

    一开始那白袍老者先进攻,宋青书往往守得七八招才能还个一两招,不过他虽然出于劣势,阵势却丝毫未乱,过了一会儿过后,宋青书十招中渐渐能还个三四招,又斗了数十招,竟然十招中有六招都是宋在攻击,那白袍老者反倒渐渐处于守势了。

    欧阳锋也是看得面色古怪,心想王重阳这厮今天恐怕要马失前蹄了,他要比什么不好,非要和宋青书比剑法。

    自从欧阳锋认识宋青书以来,就没有见过一个在剑法造诣上超过他的人!

    王重阳显然也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利,急攻几招后趁机跳出了战圈,怔怔地望着他:“你是五岳剑派的人?不对,五岳剑派没人剑法上有这种造诣,嗯,你是不是曾经见过独孤求败?”

    宋青书心中一跳,怎么听他话里的意思,似乎和独孤求败认识一样?

    “在下曾经机缘巧合到过独孤前辈的剑冢。”宋青书答道。

    王重阳顿时释然:“难怪你的剑招中有独孤求败的剑意。”

    宋青书忍不住想起当年游历天下试图利用穿越者的优势搜刮那些传奇武藏,独孤求败的剑冢就是其中之一,自可惜去的时候玄铁重剑已经被杨过取走了,为了不至于空手而回,他带走了剑冢中的木剑。当时他还懊恼不已,觉得没什么收获,可后来修为渐涨,回想起来才意识到剑冢里最大的宝藏并非那神雕,也不是什么玄铁重剑,而是独孤求败刻在崖壁上的那些字:

    “纵横江湖三十馀载,

    杀尽仇寇奸人,败尽英雄豪杰,天下更无抗手,无可奈何,惟隐居深谷,以雕为友。

    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  

    剑魔独孤求败

    功力不够者只能从这些字里读到独孤求败狂拽炫酷吊炸天的生平,甚至功力够剑术造诣不够者同样看不出什么,不过当宋青书修为既涨,对剑法的理解也到了返璞归真之境的时候,再回忆那崖壁上的字,所看到的却全是独孤求败留下的剑意。

    “既然你得到了独孤求败的剑意真传,单纯比剑我已不是你的对手,”王重阳倒也坦然承认,“不过接下来这一招,你可要小心了。”

    只见他脚踏七星,以一种极为玄奥的步伐围着宋青书转了起来,殿中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顿时发现他化身七道人影,隐隐将宋青书围在了中间。

    “天罡北斗阵!是师父的天罡北斗阵!”丘处机顿时神色激动无比,全真五子个个热泪盈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