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981章 传功

    当宋青书和王重阳回到三清殿的时候,双方正剑拔**张地对峙着,尽管全真教上下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些伤,但因为王重阳出现的缘故,他们此刻斗智昂扬得很,再加上人多势众,倒也不落下风。?〔 ?

    欧阳锋等人已经有几次按捺不住想出手了,不过宋青书刚才和王重阳一战表现得太过震撼,这几人担心惹怒他,因此有些不敢违背他的命令。

    黛绮丝的注意则没在全真教弟子的身上,反而几次试图出去找宋青书,欧阳锋和裘千仞担心她出什么意外,哪敢放她追上去,好说歹说才将她安抚下来。

    裘千仞忍不住和欧阳锋对视一眼,心想前几天这女人还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呢,谁知道现在居然这般死心塌地,宋青书的魅力未免也太逆天了些。

    可惜他又哪里知道,黛绮丝之所以如此关心,最主要还是因为她将自己与女儿的未来压在了宋青书身上,万一宋青书出了什么意外,她可就血本无归了。

    看到宋青书回来,她连忙跑过去问道:“你没事?”

    宋青书微微一笑:“我没事。”这个时候他已经重新戴上了唐括辩的面具。

    “你快放我下来。”小龙女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只可惜她身受重伤不能自己走路,再加上宋青书和王重阳都赶时间,因此只能将她抱了过来。

    原本她也可以让王重阳抱的,不过她身为古墓派弟子,天生不喜欢对方,相比来说,还是宋青书更亲近些。

    不过如今被三清殿内数百双眼睛盯着,小龙女只觉得浑身不自在。虽然她不懂世俗礼法,可是也隐隐知道这样的情形要是他日传到杨过耳中,总是不怎么好。

    宋青书也不至于当着几百人的面占她便宜,听到她的话就将她放到了黛绮丝的怀中,嘱托对方帮她照顾好。

    黛绮丝暗暗撇了撇嘴,心中有些不情愿,只可惜经过这段时间宋青书的花样**,她下意识不敢反对对方的命令。

    宋青书这才走到蒲察秋草面前,对她说道:“秋草小姐,你现在马上下山,截住上山来的三千精兵,不许他们损坏终南山一草一木。”

    “可是……”蒲察秋草一急,下意识忘了全真教众人一眼。

    “放心,这边我已经搞定了。”宋青书知道她担心什么,微微笑道。

    蒲察秋草这才点点头,领着命令出去了。

    也不知道王重阳对丘处机他们说了什么,接下来尽管几人脸上有些不情愿,还是接受了金国朝廷的敕封。

    将裘千仞留下来处理相关的手续以及流程,宋青书迫不及待来着王重阳商讨救小龙女之法。

    全真弟子早已在后殿安排了一间静室,宋青书将小龙女轻轻放到上过后,急忙将王重阳拉到一边:“我说老王,你的法子到底是什么,究竟靠不靠谱?”

    王重阳脸色顿时变得极为精彩:“你喊我什么?”

    “老王啊,既然我们一见如故,又何必前辈长前辈短的,反显得生分了。”宋青书自来熟地说道,“你以后就喊我小宋。”

    若是换做另一位武林高人,宋青书也不会这般不敬,一来他对王重阳没啥好感,自然谈不上什么尊敬之情;二来若是称呼其为前辈,那岂不是和丘处机这几个三流角色同辈了?三来么周伯通拉郭靖结拜为兄弟,若是自己凭空矮了一辈,以后怎么面对郭靖黄蓉?这个亏他可不愿意吃。

    王重阳哭笑不得,心想谁和你一见如故来着,不过想到他与欧阳锋以兄弟相称,自己又和欧阳锋平辈论交,这样称呼倒也说得过去。

    再想到对方那一身不亚于自己的武功,王重阳顿时觉得心里平衡了许多。

    “天下间治疗内伤最好的内功莫过于九阴真经,只可惜小龙女如今伤势太重,九阴真经的疗伤篇也无能为力。”王重阳答道。

    宋青书一愣:“老王你刚才说帮我救人不会是忽悠我?”

    王重阳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我王重阳什么时候骗过人?”

    宋青书腹诽不已,这家伙脸皮也够厚的,都诈死了两次了,也好意思说没骗过人。当然如今有求于对方,这些话他也只敢在心里说说而已。

    王重阳这才说道:“九阴真经治疗内伤虽然神奇,不过还是远比不上一灯大师能起死回生的一阳指。”

    宋青书眉头一皱:“现在我去哪儿找一灯大师?”如今小龙女伤重受不得旅途劳累,而且他自己也有要事处理,恐怕无暇分身带小龙女去治伤。

    王重阳微微一笑:“天下间会一阳指的又不是只有一灯大师。”

    宋青书这才想起当年王重阳以先天功和一灯大师换了一阳指,刚才交手的时候他也数次施展过,不禁大喜:“我差点忘了老王你也会。”

    一口一个老王弄得王重阳郁闷无比,接着说道:“不过现在有个难处,用一阳指替人疗伤,极为耗费内力,替人疗伤过后,施术者会元气大伤,需要耗费至少五年时间才能将内力重新练回来。”

    王重阳沉吟半晌,才继续说道:“我如今年事已高,救她过后未必还能活五年,可是我还有很多心事未了,所以我救她之前,你必须答应替我做三件事情。”

    宋青书眉头微皱,很快便摇了摇头。

    王重阳惊讶地看着他:“你不愿意救她?”在他看来,动用一阳指救人自己牺牲极大,只有这点要求已经是很公平了。

    “不是不愿意救,而是不用你来救,我自己救她。”宋青书如今身份复杂,可谓是牵一而动全身,实在不愿意因这个承诺而束缚住自己的手脚,让王重阳都念念不忘的事情,又岂会是容易完成的?

    “你也会一阳指?”王重阳奇道。

    “你不是会么,你教我不就行了?由我出手救她,我年轻身体好,就算伤了元气也能很快复原。”宋青书答道。

    王重阳愣愣地望着他,一时间沉默不语。

    宋青书心中一动,故意激道:“老王你不会敝帚自珍,舍不得教?要知道小龙女可是你老林朝英的传人,又被你那几个不成器的弟子以多欺少打伤,他日你驾鹤西去再见到林朝英,又如何面对她?”

    王重阳难得老脸一红:“什么老不老的,休要胡说八道!我之所以迟疑并非敝帚自珍,而是一来这一阳指是大理段氏的不传之秘,我未经一灯大师允许,实在不方便传给其他人;二来么,就算我现在传给你也没用啊,要以一阳指救人,必须将一阳指修炼自极为高明的阶,等你学会了,龙姑娘恐怕早已香消玉殒了。”

    宋青书如释重负:“原来如此,老王你大可放心。一灯大师慈悲为怀,和人的性命比起来,门户之见又算得了什么,就算一灯大师在这里,也会同意传授一阳指的。”

    王重阳摇了摇头:“就算一灯大师不介意,大理段氏也会介意的,我总不能陷一灯大师于不义,害他成为大理段氏的千古罪人。”

    宋青书突然尴尬地笑了几声:“其实说起来我也不算什么外人,如今大理镇南王的郡主,都是……是我的红颜知己,说起来我也算大理段氏的驸马。”

    其实何止一个郡主,钟灵和木婉清,就连阿紫也是,段正淳五个女儿,差不多快被他一锅端了,只不过这未免太过惊世骇俗,他担心王重阳接受不了,特意少说了两个。

    王重阳果然脸色有些不好看:“你这人四处沾花惹草,绝非女子良配。”

    宋青书没好气地说道:“我说老王啊,也许在别的领域你还真能传授我一点人生经验,不过感情这方面么,你连小学生都不如啊。”

    尽管没听过小学生,王重阳还是能猜得七七八八,想到林朝英,不禁脸色一黯。

    “就算你是大理段氏的驸马也不行,一阳指素来传男不传女,更别说女婿了。”王重阳很快回过神来。

    宋青书顿时有些不耐烦了:“大不了日后我去大理的时候拿一门绝学和他们换好了,一阳指虽然算一门绝学,但我还不至于看在眼里,随随便便就能拿出几门差不多的绝学。更何况昔日我还救过大理的世子,说起来也算有恩于大理,这点情面他们想必还是会给的。”

    王重阳还是摇头:“恩是恩,怨是怨,我辈江湖中人岂有施恩图报的心理?”

    宋青书顿时怒了:“老王不是我说你,就这么点小事都婆婆妈妈这么久,难怪你负了人家林朝英一生。一句话,你教不教?不教的话,让林朝英的传人死了,他日黄泉之下你有什么脸面见人家。”

    王重阳默然不语,良久过后才叹道:“这一生我对不起她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也罢,我就传你一阳指救人,就当弥补对朝英的亏欠好了。”

    宋青书还来不及高兴,王重阳马上说道:“不过你必须先答应我一件事情,以后除非需要救人性命,不然你不能使用一阳指,也决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会这门段氏绝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