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989章 吃干抹净

     “过儿?”小龙女喃喃自语,仿佛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

     宋青书在她身后,明显感觉到她身体一颤,有些摇摇欲坠的样子,急忙上前扶住她:“小师妹,你怎么了?”

     小龙女脸色苍白无比,紧闭双唇望着里面,一言不发。

     宋青书好奇地从门缝望进去,看到刚才给小龙女治伤那张床上多了一男一女,两人肢体交缠。男的断了一只手臂,赫然正是去而复返的杨过;那女子身上穿着一身鲜艳的嫁衣,正是刚才小龙女穿的那一套。

     宋青书心想杨过仓促之间去哪里找了个女人回来?心中⊙≧⊙≧⊙≧,★.↖≧.▼好奇那女子身份,定睛望去,尽管那女子大半个身子被杨过身体挡住,不过偶尔惊鸿一瞥他还是认出了对方的身份,正是蒲察家族的大小姐蒲察秋草。

     宋青书顿时一脸古怪,心想自己不是派她下山去约束军队了么,怎么跑到这里来和杨过鬼混?

     尽管宋青书知道蒲察秋草和杨过之间有婚约,但他们毕竟还没成亲,而且上次在大兴府皇宫中杨过可是公然据婚来着,因此两人突然发展到滚床单这一步,让宋青书也是诧异不已。

    他起初还担心蒲察秋草是被杨过强迫的,正寻思着出手救她,不过很快他便打消了这个念头,蒲察秋草偶尔露出来的一张俏脸亦嗔亦喜,柔情蜜意地看着身上的男人,同时双手主动抱着杨过,哪有半分被强迫的样子?

     显然小龙女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哇地一口,鲜血从嘴角渗出,喃喃说道:“为什么,过儿为什么会这样对我?”

     宋青书还以为她会冲进去质问杨过,谁知道她挣脱了自己的手过后,直接失魂落魄地往反方向离去。

     宋青书一怔,急忙追上去拉住了她:“小师妹,这其中应该是有什么误会,要不我们去问一下杨兄弟。”

     “不要碰我!”小龙女甩开了手,“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从今以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宋青书这才想起小龙女还没和自己算账呢,只好讪讪一笑,不去触她霉头。

     “也不要再跟着我了!”小龙女恼怒地瞪了他一眼,见他停下脚步,这才渐渐消失在漆黑的古墓之中。

     宋青书数次迈出脚步,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追上去。如今这种情况,追上去还能干什么呢,小龙女刚被自己给“欺负”了,转头又看到杨过那一幕,什么样的安慰和解释都是徒劳的,只能交给时间这种最佳抚平心理创伤的良药了。

     停留一会儿过后,宋青书还是决定先回房间看看,毕竟蒲察秋草现在也算他的属下,万一真弄出什么事情后回京不好向蒲察世家交代。

     且说房间里的激战也到了尾声,杨过也渐渐清醒过来,当他看清身下女子的样貌,不由又羞有愧:“对不起,我……”

     蒲察秋草温柔地按着他的嘴唇,深情地回望着他:“这个时候我需要听的不是对不起。”

     聪明如杨过,又岂会不知道人家女人现在需要的是一个承诺,他嘴唇动了动,突然又想到了小龙女清丽的面容,顿时面露挣扎之色,最终羞愧地留下一句:“对不起!”然后抓起旁边的衣服逃也似的消失在了远处的甬道之中。

     蒲察秋草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呆呆地望着他消失的背影,良久过后终于清醒过来,不禁大骂道:“杨过你这个混蛋!”

     骂了一会儿过后悲从心来,将头蒙在衣服里嘤嘤地哭了起来。

     “平日里看你也挺机灵的样子,怎么这么容易被人吃干抹净?”就在这时蒲察秋草耳边突然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

     她下意识抬起头循声望去,只见宋青书靠在另一边门上,正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

     “啊~”蒲察秋草一声尖叫,急忙抓起旁边的衣服挡在胸口,有些语无伦次地问道,“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目光落在她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上,宋青书笑道,“你何必这么激动,反正刚才你和杨过亲热的时候,我又不是没看过。”

     蒲察秋草红着脸怒道:“无耻,下流!”

     宋青书郁闷道:“大小姐,我本来在这里替人疗伤,结果你们俩风风火火闯进来,一进屋就上演一出限制级片段,究竟是谁无耻,谁下流啊?”

     “我……”蒲察秋草一时语塞,不知道如何开口。

     “好了好了,快穿好衣服,我们此行可是来收服全真教的,现在那些人还在三清殿晾着呢。”宋青书知道她尴尬,便转移话题道。

     “你先转过身去呀。”蒲察秋草本来就被杨过的离去弄得伤心不已,又被宋青书这么一逗,都快急哭了。

     “都说了,又不是没有看过。”宋青书嘴上虽然这样说,行动上还是转过了身去。

     一阵悉悉索索穿衣服声音过后,突然传来了蒲察秋草弱弱的声音:“我总不能穿这身出去吧。”

     宋青书回过头来,见她身上穿的是之前小龙女穿的嫁衣,不由眉头一皱:“我又不是杨过,你何必扮什么新娘子。”

     “哪有扮新娘子,”蒲察秋草委屈地说道,“我是因为刚才进来的时候衣裳湿透了,没办法才换了这身。”

     宋青书心思一转,便想到了进来的唯一通道是水道,她又不像小龙女那样躲在箱子里,不浑身湿透才怪。

     “我帮你烘干吧。”宋青书走过去捡起一旁湿漉漉的衣裳,毕竟重阳宫上还有那么多人呢,蒲察秋草要是真穿这么一身嫁衣出现,还不得炸翻了锅。

     “谢……谢。”蒲察秋草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这么丢人的一面被外人看了去。

     宋青书点了点头,正要用内力烘干衣服,突然面露尴尬之色:“那个……我刚才替人疗伤,内力消耗比较严重,恐怕没法用内力烘干。”

     宋青书此时的感觉和刚才蒲察秋草类似,也是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想他平日里的形象素来就是一副秒天秒地的超级大高手,结果刚想在一个少女哦不,现在应该是少妇面前装一下逼,居然失败了。

     注意到蒲察秋草愣在那里,宋青书急忙转移话题:“我去找点柴火来,帮你烤干。”说完便急冲冲跑到隔壁屋子找了一堆干柴。

     ……

     宋青书毕竟久经风浪,当篝火升起来的时候,他已经神色如常,将蒲察秋草的衣裳放在旁边架子上,便开始打坐回气起来。

     “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屋子里太过安静,宋青书一边打坐,一边问道。

     “啊……啊?”蒲察秋草明显有些魂不守舍。

     宋青书忍不住说道:“你难道就这样让人家白上了?”他与蒲察秋草关系并不熟悉,倒未必多么关心她,只是突然想到要是她和杨过成亲了,小龙女不就剩下来了么?虽然趁虚而入有些不道德,不过他可从来不是什么道德居士。

     “什么叫白……上!”蒲察秋草红着脸啐了一口,“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真讨厌。”

     “杨过爽完了提上裤子就走了,难道这不叫白上么?”宋青书见她脸色不好看,随即安慰她道,“其实你也不必太想不开,你这还不算最惨的,我家乡那里有一个教授玩了一个空姐三年,玩腻了过后直接到衙门告那空姐,以婚内非法处置夫妻间共同财产妻子有权讨回的名义,让衙门判那空姐将教授之前赠与她的数百万财产悉数返回。”

    “同时那空姐在当小三期间傻乎乎地当了教授皮包公司的法人,最后还要帮他承担几百万的债务。你看人家被白玩三年,一丝好处没捞到,还要倒赔几百万,和她比起来,你已经幸运多了。”

     蒲察秋草听得晕乎乎的,宋青书话里面有太多从来没听说过的名词,不过这不妨碍她理解故事的梗概,闻言怒道:“你们这些男人未免也忒无耻了些。”

     宋青书笑道:“喂喂喂,现在玩完了提上裤子就走的好像不是我吧。”

     蒲察秋草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贪花好色,四处沾花惹草,也好不到哪儿去。”

     宋青书正色说道:“我四处沾花惹草倒也承认,不过我会对每一个女人负责任。”

     蒲察秋草一呆,仿佛被戳中了伤心事,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衣服已经烘干了,你快把嫁衣脱下来吧。”宋青书扯下架子上的衣服随手扔给了对方,说实话他其实对于蒲察秋草穿上了小龙女的嫁衣心中是非常不爽的,在他心中,这件嫁衣可是他与小龙女之间难得的纪念。

     蒲察秋草却迟疑起来:“等会儿出去岂不是又要将衣裳弄湿?”

     “这嫁衣并不是你的。”宋青书冷冷地说道。

     蒲察秋草脸色一白,一边脱一边气鼓鼓地说道:“不是就不是,谁稀罕!”三下五除二便将嫁衣脱下来扔到了宋青书身上。

     宋青书顿时眼睛都直了,望着眼前少女青春的身体,不由神色古怪地说道:“你是因为被杨过始乱终弃,所以自暴自弃打算勾引我么?”

     “啊!”蒲察秋草从杨过走后,整个脑子里都是迷糊的,因此很多行为都是本能反应,经他一提醒,才意识到如今身上不着片缕,顿时尖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