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990章 戏剧般的意外

    “好了好了,别叫了。”宋青书头疼地挥了挥手,散落在床上的衣裳顿时飞起来裹在了蒲察秋草身上,“你先穿好衣裳吧,等会儿我把你放箱子里运出去,你就不必担心会弄湿衣服了。”

    见宋青书虽然毒舌了些,不过却体贴地转过身去,蒲察秋草这才好受了些,急忙将衣服穿了起来。

    “我好了。”蒲草秋草话音刚落,便一个翻身,体态轻盈地从床上跳了下来。

    宋青书回头一看,目光直盯着她双腿:“草原女子都这么彪悍么,碧瓜初破咋像没事人似的,这般蹦蹦跳跳?”

    蒲察秋草脸色羞得像玫瑰花瓣似的,恼怒地说道:“破你个大头鬼,谁说我我被那啥了?”

    宋青书顿时笑了起来:“这有什么不好承认的,刚才你和杨过在床上捣鼓一半天,你别说你们只是在探讨人生理想。”

    “刚才他”蒲察秋草下意识想解释,不过话到嘴边,又闭上了嘴巴,站在那里不吭声。

    这下宋青书反而来了兴趣,眼珠一转便计上心来:“你快过来,我扶你躺倒箱子里去。”

    “我在里面不会被闷死吧?”蒲察秋草望着旁边那口大箱子,一脸狐疑。

    “放心吧,这箱子够大,不会闷死你的。”宋青书扶着她进去,顺势在她脉搏上一探。

    宋青书表情顿时变得非常古怪,嘴角咧了咧,最终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蒲察秋草整个人正尝试用什么姿势躲在里面更好,听到他的笑声莫名其妙地抬起头来:“你笑什么?”

    “我在笑杨过这小子武功又高,平日里又机灵无比,结果关键时刻他居然找错了地方。”想到那囧囧的画面,宋青书就忍不住幸灾乐祸起来。

    “什么找错地方?”蒲察秋草先是一脸茫然,过了一会儿终于明白过来,不禁又羞又怒,“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他哪有找错地方,他只是还没开始就就”

    看到蒲察秋草吞吞吐吐的样子,宋青书先是一怔,继而明白过来,不由笑道:“哦,原来是不小心擦枪走火啊,你其实也不必太担心,处男第一次太激动了,很容易生这种事情的,我看杨过身体挺好的,有了这次经验,下次应该就没问题了。”

    难怪蒲察秋草不好意思说,毕竟男人生这样的事情还是挺难堪的,她一个草原女子,没想到居然会心细到这种程度,这一切都是为了意中人的面子着想。

    他刚才就觉得蒲察秋草的表现有些奇怪,所以借机查探了一下她的脉搏,愕然现她居然还是处子之身。

    当时他整个人就斯巴达了,合着两人滚床单了这么久,结果什么事情也没生?想来想去,宋青书只能用杨过找错地方解释了,不过从蒲察秋草的反应来看,实际的情况应该是杨过生了处男在第一次很大概率生的事情还没上战场就缴械了。

    “我哪有担心!还有你这是什么表情?”这件事蒲察秋草也觉得尴尬万分,看到他幸灾乐祸的样子,不禁恼羞成怒道。

    “我一本正经的好不好,是你自己心虚觉得我表情异样而已。”宋青书心想我脸上带着面具,你要是还能看清楚表情那才是见鬼了。

    蒲察秋草此时简直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哼了一声直接将箱子的盖子合上来,索性学驼鸟一样躲了起来。

    宋青书笑着摇了摇头,扛起大箱子便沿着刚才进古墓的路原路返回。

    从水潭里出来后,宋青书打开了箱子,蒲察秋草红着脸从箱子里爬了出来,也许古墓里生的事情太尴尬,她出来后便一言不地往山顶走去。

    宋青书也不以为意,经过这么长时间他的内力有所恢复,已经能勉强运功烘干身上的衣裳了。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往重阳宫走去,突然听得前面蒲察秋草一声惊叫,宋青书一惊,急忙跑了过去:“你怎么了?”

    蒲察秋草当然可以出事情,但绝不能在他手中出事情,不然蒲察家族和自己翻脸,自己虽然不至于怕,可终归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山坡下面草丛里好像好像有个人。”蒲察秋草指着路旁一个小斜坡迟疑地说道。

    宋青书顺着她手指方向一看,斜坡底离路边大概有一丈左右高,那人又躺在草丛中,若不是身上白色衣裳太过显眼,还真不容易现。

    “我去看看。”来自前世的宋青书还是做不到视人命如草芥,力所能及的总还是要出手相救的。

    只见他脚尖一点,整个人便轻盈地落到了山坡底下,伸手去摇了摇那人:“你没事吧”当看清那人的样貌,宋青书一下子就傻眼了。

    一张清雅绝俗的脸出现在眼前,不是小龙女又是谁?

    宋青书大惊失色,急忙查探了一下她的脉搏,这才舒了一口气,尽管她脉息混乱,但终究无性命之忧,应该只是暂时晕过去了而已。

    抬头望了望旁边的斜坡,上面的树枝草叶果然有被压过的痕迹,应该是小龙女走在上面路上,突然气血翻腾,整个人昏厥过去便顺势滚了下来。

    幸好这一路上没什么尖锐的石头之类的,不然小龙女撞上了可危险了。

    宋青书回想起来不禁后怕不已,刚才就不该任由小龙女以那样的状态一个人独自离去的,哪怕她再讨厌自己跟着她。如果小龙女真的出了什么事情,自己恐怕一辈子都不得心安。

    本来他还有点奇怪小龙女昏倒的地方离古墓出口并不远,为何杨过刚才出来没看到,不过转念一想,小龙女不是昏倒在路边,而是在斜坡下面,若不是眼尖,根本没法看到她,更遑论魂不守舍跑出来的杨过了。

    宋青书将小龙女横抱在怀中,足尖一点便重新飞上了斜坡,蒲察秋草上前一看,也一下子愣住了:“小龙女?”

    “在这个时候看到情敌是什么想法?”宋青书打趣道。

    “你以为我会有什么想法?”蒲察秋草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随即神色复杂地问道,“她没事吧?”

    “虽然没什么大碍,不过气息混乱,不及时调理的话也很麻烦。”宋青书顿了顿,对她说道,“全真教敕封的事情交给你了,反正大局已定,只剩下一些形势上的东西,我先带她下山到军营里疗伤。”

    “好吧。”望着宋青书离去的身影,蒲察秋草心中有些酸溜溜的,为何天下的男人都围着小龙女转,杨过是这样,唐括辩也是这样。

    不过她很快自嘲地笑了起来,别说是那些男人了,小龙女的美貌连她看了也忍不住动心且说宋青书下山回到军营中,吩咐士兵把守周围,不许任何人打扰,然后抱着小龙女进了帅帐替她疗伤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龙女体内杂乱无章的内息终于平静下来,不过却没有醒来的迹象。

    宋青书知道她今天先是重伤濒危,然后被情火烧身,接着又目睹心上人“出轨”,然后摔下山坡

    若是换了一个普通女子,这一番折腾下来,恐怕不死也残废了,幸好小龙女武功底子好,再加上宋青书拼了命的救治,这才让她得以安然无恙,不过连番打击之下,恐怕不熟睡个一天一夜,是不会醒过来的。

    宋青书温柔地让小龙女平躺在床上,替她盖好薄毯过后,才走下床来。结果刚一下来,他就一阵晕,差点没有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他这才意识到今天一天自己也元气大损,和王重阳大战一场,用一阳指将小龙女从鬼门关拉回来,之后不顾疲劳替她消解情火,如今又替她梳理真气

    其他的倒也罢了,其中最伤元气的就是一阳指疗伤,毕竟是与死神抢人,代价怎么可能小到哪里去。

    “元帅,我可以进来么?”外面传来了黛绮丝柔媚的声音,毕竟外面守着金国士兵,她也不能以宋青书原名称呼。

    宋青书一怔,下意识看了一下帐篷外,现外面天色已黑,隐隐还能看到营地里的火光。

    “原来过了这么久了。”宋青书暗暗咂舌,突然想到黛绮丝还在外面等着,连忙答道,“进来!”

    只见黛绮丝端着一盘东西进来,她眼神先是落到床上躺着的小龙女身上,这才移到宋青书这边:“为了一个女人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值得么?”

    宋青书看了一眼小龙女甜美的睡姿,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当然值得。”

    黛绮丝轻轻地哼了一声:“我看她也没多漂亮么,怎么就能把你们这些男人迷成这副德性,重阳宫的尹志平如此,你也如此。”

    宋青书苦笑不已,小龙女要是不算多漂亮,那这天底下称得上漂亮的女人恐怕也屈指可数了,不过黛绮丝说这样的话倒也找不到错处,毕竟她的容貌丝毫不在小龙女之下,她说起这话来倒也是资格满满。

    “嗯,什么东西这么香啊。”宋青书明智地没和她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将注意力转到了她手中的盘子上。

    “附近刚好有户农家死了只鸡,我看扔了怪可惜的,就捡回来炖了一锅汤,你要是不怕我下毒的话就喝吧。”黛绮丝面无表情地说完便将鸡汤递了过去。

    昨天章节有个小b,忘了注明宋青书出现在蒲察秋草面前已经换回了唐括辩的面貌了

    另外关于蒲察秋草的处置问题,还是再说一下,

    其实前面章节已经数次说过了,小宋同学压根对她没感觉,

    同样的,她心中从来也没有宋青书,有的只是杨过

    当然为了给后面可能生的一些剧情留下后门,她目前还是处子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