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994章 混乱之夜

    黛绮丝被他几句话弄得羞耻难当,更是经不住宋青书软磨硬泡的功夫,几个回合交锋下来,终究还是答应了宋青书的要求。

    当两人走出大帐之时,外面早已日上三竿,看到欧阳锋、裘千仞等人似笑非笑的眼神,黛绮丝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

    宋青书则是脸皮比城墙还厚,面色如常地和两人商谈全真教敕封事宜。

    尽管全真教上下不愿意接受金国朝廷敕封,但那日后来王重阳和全真五子密会了几个时辰,后来他们便同意了接受敕封。

    因为第三代掌教尹志平已死,金国便提出让之前同意接受敕封的张志光担任第三代掌教,张志光无论武功威望,都不能在教中服众,特别是丘处机一系,更不愿意看到掌教之位旁落到平日里的敌对阵营中,因此反应最为激烈。

    只可惜金国这边数名宗师级高手坐镇,再加上终南山下驻扎着三千精兵,强势弹压之下他们想反驳也没有实力。

    本想求助于全真五子,只可惜全真五子得到王重阳指示,只能对此事保持沉默,最终张志光有惊无险当上了第三代掌教。

    此时张志光已在军营中等候多时,尽管宋青书一直在大帐中和黛绮丝胡天胡地,他却没有露出半分不满神色。因为他很清楚,自己之所以能当上全真教掌教,就是帅帐里那人的意思。

    宋青书和欧阳锋等人商讨完一些事过后,便将张志光召进了帅帐之中。

    张志光一进帐篷便注意到了站在宋青书旁边的女人,那风流袅娜的身段,眉梢间流露出那撩人的媚意,还有不知道什么原因弄得一脸潮红之色,让本就娇艳的脸蛋儿更加诱人,饶是张志光修道数十年,只看了一眼便身子酥了半边,心想难怪尹志平为了一个女人放着大好前程不要,这等倾国倾城的女子是任何男人也抗拒不了的。

    不过他有自知之明,只看了一眼便急忙低下了眼睛,对着宋青书恭恭敬敬行礼道:“参见元帅大人。”

    宋青书似笑非笑地望着眼前的道人:“你倒也识时务,既然大家都是聪明人,我也不跟你废话了。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扶持你这样一个既无威望,武功在整个全真教中也算不得前几的人当掌教么?”

    张志光迟疑一下,不确定地答道:“是因为贫道之前支持接受敕封?”

    宋青书摇了摇头:“这不是主要原因。”

    “还请元帅赐教。”张志光又行了一礼。

    宋青书非常满意他恭敬的态度,这才说道:“全真教上上下下很多人都不愿意接受朝廷敕封,若是选其他人,难保他不会阳奉阴违,忤逆我的意思,可是你就没这个问题。”

    “我之所以选你就是因为你威望不足,武功也不够,你当教主过后全真教其他人必然不服你,为了坐稳教主之位,你只能紧抱本帅的大腿。”

    张志光听得冷汗涔涔直下,急忙说道:“贫道日后必定唯大帅马首是瞻。”

    宋青书暗暗不耻他的人品,只不过特定时候就需要这样的人:“道长有这个觉悟最好不过了,不过有些丑话我要说到前面,我扶持你上位可不是让你来当摆设的,若是你不能有效控制全真教,我要你有什么用?”

    张志光皱眉道:“可是丘师伯他们一脉弟子众多,势力强大,又素来与我不对付,恐怕……”

    宋青书挥手打断了他:“这是你自己应该考虑的事情。”

    张志光咬了咬牙答道:“不错,我会想办法搞定的,不过我可能需要元帅提供一定的帮助。”

    宋青书暗暗点头,这人虽然人品不行,不过能力似乎还挺不错,懂得借力打力:“你说说看,如果不那么过分的话,我可以考虑考虑。”

    张志光想了想,说道:“我想元帅留下一个高手替我压阵,然后……”

    宋青书笑道:“可以,我会让铁掌水上漂裘帮主留在这里一段时间,至于其他的,看你之后的表现再说。”

    张志光顿时大喜:“多谢元帅!”

    看着张志光离去的背影,黛绮丝神色复杂地说道:“没想到堂堂天下第一教教主居然被你像狗一般呼来喝去。”

    宋青书伸手揽住她柔软的腰肢:“怎么,看到你男人这么威风,难道你就不高兴么?”

    黛绮丝一把推开他,啐道:“少臭美了,人家只是在感叹全真教一代不如一代而已。”

    宋青书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的确一代不如一代。”

    接见完张志光后,宋青书又到军营里召集随行的一干将领开会,宣布接下来他轻装简行,带着几个武功高强的侍卫同行出使扬州,拜会江浙提督李可秀,其余诸将则率领大部队返回大兴府,另外负责“护送”全真五子回京城替众王孙公子“讲道”。

    不管是护送还是讲道,都只是名义上的说法,其实双方都清楚实际上是将全真五子押到大兴府为质,若是将来全真教真的臣服金国朝廷,全真五子在大兴府自然被当神仙一般供起来;若是全真教敢打其他主意,全真五子恐怕性命堪忧。

    当然,这一切是王重阳得到了宋青书的承诺,将来无论如何都会保证全真五子的性命,只是让他们去大兴府作出一个姿态,堵住宋青书在金国朝堂政敌的嘴巴而已。

    会议过程中,有不少人都提出宋青书此去扬州的安全问题,但蒲察秋草马上站出来证明了此行绝无安全问题,开什么玩笑,能打赢中原五绝之手,传说中的天下第一高手王重阳,这世上哪还有人伤得了他?

    接着宋青书以如今金、清为盟国,不方面大张旗鼓撬墙角,以免影响两国邦交的理由,打消了所有人的质疑声。

    最后众将领提出举办一场盛大的晚宴为宋青书践行至于军营中不许饮酒,这只是规定而已,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如今宋青书易容的唐括辩集尚书令与都元帅为一身,是金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同时又还是新贵,众将领都盼着巴结他,谁还会不合时宜地关心能否饮酒问题?

    宋青书同样有意和这些中层军官打成一片,自然不会扫大家的兴。

    晚宴上一群人轮番向宋青书敬酒,宋青书则仗着自己内功深厚,也是来者不拒,气氛极为热烈。

    蒲察秋草却是因为古墓里发生的事情黯然神伤,哪有兴趣和这群男人鬼混,稍微应酬几下便离席告辞。当她从帐篷里出来没多久,便被黛绮丝截住了。

    “你想干什么?”蒲察秋草一脸戒备地望着对方,尽管她对这个女人并没有好感,也不得不承认眼前女子容色照人,明艳不可方物,绝代风华丝毫不在昨日惊艳三清殿所有男人的小龙女之下。

    而且比起小龙女一身让人不敢接近的清冷气质,黛绮丝却是杏眼桃腮、媚骨天成的美艳少.妇,一颦一笑都足以让任何男子面红耳赤。

    “你说我找你干什么,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们的赌约了么?”黛绮丝盈盈笑道。

    蒲察秋草脸色一黑,这两天因为杨过的事情弄得她都忘了赌约这茬,闻言没好气地说道:“当然记得。”

    黛绮丝脸色一冷:“你这是丫鬟该有的态度么?”

    蒲察秋草顿时呼吸急促起来,脸色变幻不定,黛绮丝哼了一声:“怎么,敢做不敢当么?”

    “谁说我不敢当了,”蒲察秋草因为杨过的事情憋了一肚子邪火,闻言怒道,“当丫鬟就当丫鬟,有什么了不起的。”

    黛绮丝夸张地伸了一个懒腰,露出了壮观优美的胸部曲线:“那就给我捶捶背吧,哎哟,这两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浑身上下酸软得很,正好差个捏肩捶背的丫头。”

    “好,我给你按。”蒲察秋草咬牙切齿地说道,看着对方那夸张的身体弧线,心中怒骂不已:这个狐狸媚子,果然本钱雄厚,难怪勾得唐括辩在帅帐里折腾一天一夜,搞得现在全军营的人都知道了,你腰不酸才怪。

    黛绮丝却是往旁边一闪,让她不怀好意的手指扑了个空:“有大庭广众给主人捏肩捶背的丫鬟么?”

    蒲察秋草眉头一皱:“那你想去哪里按?”

    “当然是我的营帐。”蒲察秋草没有注意到黛绮丝说话时眼中闪过了一丝狡黠之色。

    “好吧。”蒲察秋草并没有怀疑什么,毕竟对方只是个女人,当然对方若是个男人,这大半夜的邀请她去帐篷,她宁愿背上敢做不敢当的名声也不会去的。

    如今蒲察秋草只想早点应付完黛绮丝,然后回去休息。

    仿佛是看出了她心中所想,黛绮丝唇边泛起一丝冷笑:哼,等会儿让你好好睡个够。

    跟着黛绮丝来到她的帐篷里后,看着铺得整整齐齐的被褥,蒲察秋草心想真是掩耳盗铃,谁不知道你每天都是被唐括辩召去侍寝,哪会住在这儿?

    “自己躺下,我这就给你按。”蒲察秋草踢了踢床脚,哼,本小姐虽然答应替你当丫鬟,可没说当个低眉顺目的丫鬟。

    “好啊!”出乎她的意料,黛绮丝并没有在意她的态度问题,反倒是很配合地趴在了床上,“这里,还有这里,给我好好捏捏。”

    看着对方真把自己当丫鬟一样指挥,蒲察秋草怒火直冒,心想等会儿我封住你的穴道,不好好整治你一番焉能出这口恶气?

    当手指接触到黛绮丝的肩膀,蒲察秋草脸上露出一丝胜利的微笑,不过很快她的笑容便凝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