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06章 善解人意

    “等一下。”关键时刻反倒是焦宛儿更镇定些,先稳住外面的丈夫,然后指了指后窗,示意宋青书从那里逃走。

    宋青书顿时哑然失笑,没想到自己居然也有这么狼狈的一幕,不过既然他不想做那杀夫霸妻的龌龊勾当,这个时候也只有跑路一途。

    宋青书急忙开始穿衣服,顺手将刚才扔得散落一地的衣裙扔回给了焦宛儿,弄得她也闹出了个大红脸。

    “怎么这么久啊?”外面又传来罗立如的声音,明显有些狐疑起来。

    “马上来了。”焦宛儿一边扣着衣襟的扣子,一边将宋青书往外推去,声催促道:“快走快走!”

    宋青书临走之际突然面色古怪地指了指她腹,声问道:“刚才我弄进去了不少,万一等会儿罗立如看到,岂不是露陷了?”

    焦宛儿脸蛋儿红得快滴出水来了,一边推着他一边道:“你别管了,我自有办法。”

    “宛儿!”罗立如的声音明显不耐烦了。

    宋青书知道不能再耽搁了,急忙运气轻功便从后面窗户跑了出去,出去过后觉得不放心,担心万一等会儿事情败露,罗立如恼羞成怒之下,焦宛儿会出什么事情,于是又伏在屋檐下仔细地听着里面的动静。

    见宋青书离开,门后的焦宛儿这才打开了房门。

    “怎么这么久?”罗立如进门后疑惑地打量着她。

    焦宛儿不露痕迹地拉了拉衣裳褶皱,脸色如常地回应道:“人家总有穿衣服吧。”没等丈夫继续开口,她抢先问道:“倒是你,不应该在山东么,怎么突然来了这里?”

    “这不想给你个惊喜么。”罗立如哈哈笑道。

    “惊喜没有,惊吓还差不多。”焦宛儿腹诽不已。

    “哎哟,可累死我了,一路风尘仆仆,到了扬州城下,城门已经关了。为了早一见到你,我等不及天亮城门开了,就特意翻城墙进来的。”罗立如伸了个懒腰,直接走到桌边坐下来倒水喝。

    “我来给你捏捏肩膀吧。”看到丈夫一脸倦容,焦宛儿顿时心疼不已,同时一股歉疚之意油然而生。她倒没问对方为什么知道这个地方,因为之前两人互通家书的时候,自己曾经在信里提起过。

    “那真是太好了。”罗立如大喜。

    焦宛儿甜甜一笑,自己这丈夫虽然楞了一,但总让她有一种温馨的感觉。正要过去给他捏肩,谁知道刚迈出一步,突然神色就变得极为古怪,原来刚才宋青书留在她体内的腌臜东西此时已经顺着她大腿流了出来,弄得她浑身极不舒服。

    “怎么了?”见她迟迟没有动静,罗立如体贴地道,“如果你也很累的话,就算了吧,我身子硬朗,没什么关系。”

    “没什么。”听到丈夫的话,焦宛儿歉疚之情更是浓郁,不顾衣裙中黏糊糊的感觉,跑过去给他细心捏了起来。

    “真舒服啊~”罗立如闭上眼睛露出一丝享受的表情。

    焦宛儿捏得更卖力了:“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会突然来扬州呢?”

    罗立如笑道:“嘿嘿,前不久我被派到沐阳附近公干,我见沐阳离扬州不是很远,便抽了个空跑来这边看看你,也不知道大当家晓得这件事后会不会怪我玩忽职守。”

    “他敢!”焦宛儿下意识哼了一声,心想他占了你妻子这么多便宜,要是在这种事上为难你,未免也太过分了些。

    窗外屋檐上的宋青书听到这句话,忍不住苦笑不已。

    “他为什么不敢?”罗立如奇道。

    焦宛儿这才意识到自己漏嘴了,幸好她反应过快,瞬间便找到了应对之法:“我是我与青青、九公主都很熟,要是你这边真出了事情,我去求她们出面,大当家想必不敢违背她们二人的意思吧。”

    “这倒也是,”罗立如笑道,继而露出一脸艳羡之色,“大当家英雄盖世,又得到了九公主和青青的垂青,还有王屋派那位曾经不知让多少营中兄弟日思夜想的曾姑娘,当真是艳福无双。”

    “哼,你也想学他那般三妻四妾么?”焦宛儿咬了咬嘴唇,心想人家还得到了你妻子呢。

    罗立如神色一变,急忙笑道:“我罗立如何德何能,这辈子有宛儿这么好的妻子,已经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了,哪还敢奢望其他的。”

    “师哥~”焦宛儿顿时哽咽起来,心中感动异常,这就是为什么哪怕宋青书无论武功样貌还是权势都远在丈夫之上,她也依然坚定地维护这段婚姻。

    盯着焦宛儿潮红的脸蛋儿,罗立如只觉得妻子比平日里更妩媚娇艳了三分,不由腹一热伸出手便去搂她:“宛儿~”

    窗外屋檐上的宋青书顿时心中一跳,心想最麻烦的事情来了,也不知道焦宛儿如何应付过去。若是真被罗立如发现了什么,自己什么也要进去一趟,免得焦宛儿被伤害。

    感受到丈夫不规矩的手,焦宛儿哪还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急忙推开他,吞吞吐吐地道:“师哥,宛儿今天不太方便。”如今衣裙里一片狼藉,真要宽衣解带过后,就是傻子也能明白怎么回事。

    “为什么不方便?”罗立如一怔。

    焦宛儿红着脸道:“人家……人家那个来了。”

    “呃~”罗立如顿时一脸郁闷,自己不远千里跑过来,结果这么巧碰上了妻子的月事时间,早知道如此,不该搞什么惊喜,而是该提前写信和她沟通一下的。

    看到丈夫失望的神情,焦宛儿更是觉得愧疚万分,心想自己刚把别的男人服侍得心满意足,结果对自己丈夫反倒不能尽到妻子的责任。

    想了想焦宛儿突然抿着嘴道:“师哥,其实我倒有个解决办法。”

    “什么?”罗立如心中狂跳,盯着妻子水润光泽的嘴唇,心想莫非宛儿打算用……他们虽然成亲多年,但妻子一向矜持保守,身上隐隐有股不可侵犯的气质,再加上对方嫁给自己明显是下嫁了,他平日里宝贝得不得了,可谓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他哪敢向妻子提出那些过分的要求,有时候就连想一想都觉得冒犯了她。

    不过如果他知道自己连想都不敢想的那些画面早已被另外的男人解锁了无数次,也不知道会是怎样一种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