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12章 反抗与利息

    宋青书不禁哑然失笑,她还真是地地道道一个江南大家闺秀:“哼,我是女真人,又不用守你们汉人的规矩,快点告诉我。”

    程瑶迦抿着嘴,只是摇头。

    宋青书眼珠一转,笑道:“我明白了,原来你心中分明想坐在我怀里,嘴上却不好意思说,所以故意用这种方法让我继续抱着你,是不是?”

    “才不是!”程瑶迦急道,仿佛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她接着说道,“我叫程瑶迦,现在你可以放开我了吧?”

    “程瑶迦,真是一个美丽的名字,”宋青书赞叹一声,“你刚才不是说你的名字除了父母之外,只能告诉丈夫么,你现在既然告诉了我,是不是想我当你丈夫啊?”

    程瑶迦又羞又怒:“明明是你逼我说的!再说,再说人家已经有了丈夫了。”

    “有丈夫又有什么关系,直接离婚啊,然后我带你回金国,让你享受一品诰命夫人的滋味。”宋青书笑嘻嘻地说道,同时心中感叹,自己这玩世不恭的性子还真是头疼,简直不受控制地就口花花起来了。

    “我不要!”程瑶迦担心轿子里面的情形被更多人看到,因此本能的尖叫让她压低了声音。

    注意到她的行为,宋青书更是胸有成竹了,这样的女人似乎很容易对付啊。

    “既然你不想离婚,那也没什么问题。我完全不会介意你和丈夫继续当夫妻,那种强烈的成就感与征服感,会让我更喜欢的。”宋青书心想反正自己如今是装的一个金人蛮子,粗俗一点倒也附和人设。

    “你…….无耻!”程瑶迦气得满脸通红,只可惜她一个弱女子,此时全无反抗之力,只能试图和他讲道理,“你们金人不是自诩最讲信义的么,刚才你不是说只要我回答了你的问题,你就放开我么?”

    宋青书伸出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我要纠正一下,我刚才的原话是你回答了问题,我就可以‘考虑’放开你,并没说一定会放开你啊。”

    “你!”程瑶迦气得浑身抖,她这辈子从来没见过这么可恶的人,恐怕可以和以前那个欧阳克相提并论了。

    宋青书说道:“这样吧,你再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放你下来,如何?”

    “不!”程瑶迦干脆地转过头去,“你这人一点信义都不讲,我就算答了你也不会放我下来。”

    宋青书笑道:“答了我也许我会放你下来,不答的话我肯定不会放你下来,你不试试又怎么会知道呢?难道真如我之前说的那样,你喜欢呆在我怀里?”

    “呸,不要脸!”程瑶迦红着脸啐道。

    “那我就当你同意我们的交易了,”宋青书声音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了,“你们来到扬州后,有没有见过江浙提督李可秀?”

    程瑶迦悚然一惊,下意识脱口而出:“你怎么知……”说道这里方才一时到不妥,急忙止住不言。

    宋青书答道:“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反正就是知道了,不然你当我真是跑寺庙里去赏花的么?”

    程瑶迦咬着嘴唇:“你死心吧,我是不会说的。”

    “哪怕被我一直这样抱着也不说?”宋青书一边说还顺势搂了一把她的腰肢,只觉小腹平坦无一丝赘肉,心想女人会武功就是好,哪怕是嫁人这么多年了,身材都保持得这么好。

    程瑶迦被他弄得浑身一颤,不过如今在她心中满脑子是国家大义,心想决不能被金国鞑子套取了情报,因此只是紧闭双唇,不肯再说一个字。

    “小妮子倒是倔强,”宋青书不以为意,“看来单单是抱着你已经无法让你害怕了,这样吧,我们换一种玩法,从现在开始我会数数,若是你还是不肯说,那每数十声我就脱掉你身上一件衣服,你看如何?”

    程瑶迦身形一颤,眼中明显有了惧意。

    “十……九……八……七……”

    随着宋青书每数一声,程瑶迦眼中挣扎之意更浓,只不过此事实在关系重大,若是机密泄露,那后果是她完全不能承担的。

    “看来你似乎不介意被脱衣服啊。”数到一过后,宋青书冷笑一声,手指伸到了她领口的扣子上。

    要知道除了丈夫之外从来没有第二个男子这般碰过她,感受到对方的手伸到了自己衣服上,程瑶迦羞愤欲绝,浑身抖得更厉害了。

    宋青书故意将动作放得很慢,数倍放大了程瑶迦所受的煎熬。

    脱衣服不是目的,只是逼迫她就范的一种手段而已。程瑶迦浑身上下总共也没几件衣服,若是太快就被脱完了,她的心理防线还没被击溃,那就有些尴尬了。

    毕竟宋青书只是想知道宋朝使臣与李可秀接触的情况,可不是想真的污辱怀中这个腼腆害羞的女人。

    脱下来她最外面那件衣服,宋青书故意拿到鼻子面前闻了闻:“真香啊,也不知道最后贴身那件是不是会更香。”

    说完这些话,宋青书自己都恶寒不已,怎么听着这么像一个调戏良家妇女的恶棍一般?幸好此时顶着的是唐括辩的身份,就算传扬出去也不怕,不然自己将来可没脸在江湖上混了。

    被他这样故意刺激,程瑶迦简直是羞愤欲绝,张嘴便是一咬,试图咬断舌根自尽以保持清白。

    幸好宋青书担心将她刺激得太狠,一直关注着她的反应,千钧一之际将手指塞到了她嘴里,阻止了她咬舌的行为。

    不过人牙齿的咬合力何等惊人,宋青书又不担心内力震伤了她,因此硬生生用两根手指承受了她拼命的一咬。

    “嘶~”宋青书倒吸一口凉气。

    程瑶迦见自杀不成,不仅不松口,反而更加用力继续咬了起来。

    “喂,你是属狗的么!”宋青书再也忍不住,伸手在她下巴一拂,让她嘴巴用不上力,这才有机会将手指从她嘴里取了出来,一脸郁闷,“居然还要出血了。”

    看着上面深深的牙印,程瑶迦也没想到这是自己的杰作,先是露出一脸不好意思的害羞神情,不过一想到身后男人的可恶之处,歉疚之情顿时烟消云散,反而小脸一扬,一脸得意之色。

    宋青书看到她的表情,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脑子一热,直接一把捏到了她胸前:“哼,总要收点利息回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