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16章 难堪的夫妻重逢(第三更)

    程瑶迦咬了咬嘴唇,明显看得出数次想开口,可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

    宋青书见状也不逼她了,放下筷子,一边往床边走过去一边说道:“夫人既然不放心,那就算了吧,哎呀,我今天劳累了一天,弄得腰酸背痛的,夫人来给我捏捏吧。”

    程瑶迦又羞又怒:“我又不是你的丫鬟,为什么要给你捏?”她一个有夫之妇,又岂能和其他男人做这种肢体交缠的事情,万一传扬出去,自己的名节可就全毁了。

    宋青书笑道:“我当然有自己的理由,第一,虽然我答应了要放你,可是你别忘了,你现在还是我的俘虏,万一惹得我不高兴改变主意了可别后悔;第二,如果你那位丈夫真的傻头傻脑地跑来救你被抓了,我还可以顺便帮你去救他出来。”

    “真的么?”程瑶迦顿时转怒为喜。

    “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什么马也难追。”宋青书拍着胸脯保证道。

    “是驷马难追啊。”程瑶迦娇声娇气地纠正道,心想这些女真人真是不学无术,连这么大的官,学问都只是这个水平。

    宋青书注意到她眼中的轻视之色,却也不以为意:“比起什么四马五马,你应该更关心一下你丈夫会不会来救你。”

    “他为什么不会来?”程瑶迦愣住了。

    宋青书笑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里是龙潭虎穴,他来了摆明送死,你认为他还会来么?”

    程瑶迦脸色白了几分,思考了片刻捏紧了拳头:“6郎绝不是那种贪生怕死的人,除非他不知道我在这里,不然一定会来救我的。”

    想到这些年夫妻间的恩爱生活,程瑶迦声音越来越坚定起来。

    “既然夫人如此笃定,要不这样吧,我们来打一个赌:若是尊夫来救你,哪怕是最后失败被抓,我也会将你们一起放了;可是如果尊夫不来救你,夫人就……”宋青书故意顿了顿,意味深长地打量起她来。

    程瑶迦心头一跳,慌忙说道:“你……你在想什么?”

    “夫人以为我在想什么?”宋青一笑,“若是尊夫不来救你,我只需要夫人替我捶背一个月,事后我也会放了夫人。”

    看着对方玩味的眼神,程瑶迦这才意识到自己想岔了,羞赧之余脱口而出:“赌就赌。”

    “夫人现在可以过来先给我按按了。”宋青书舒舒服服地趴在床上,对着她招了招手。

    程瑶迦迟疑良久,终究还是踱着碎步,过去在床边坐下,犹豫着说道:“我……我还从来没替人捏过背,如果弄疼了你,你别见怪。”

    “你这柔柔弱弱的身子,就是使出吃奶的劲也弄不疼我。”宋青书不以为意地笑道。

    程瑶迦气得哼了一声,下手力气故意弄得很大,不过没过多久,心地善良的她想到对方对自己如此宽容,自己这样未免太.恩将仇报了些,于是手上的力气渐渐减小了些。

    宋青书舒服地哼了一声,便抱着枕头闭上了眼睛,房间中顿时陷入一片宁静。

    程瑶迦还从来没触碰过丈夫以外的其他男子,如今手指触及宋青书的身体,没过多久小脸就红得仿佛要渗出水来。

    “夫人你是在害羞么?”宋青书冷不丁地说道。

    程瑶迦哪愿意在异族人面前失了面子,硬着头皮哼了一声:“我才没有害羞呢?”

    “可是我分明听到夫人的心跳比平时快了几倍,既然不是害羞,莫非夫人喜欢上了我?”宋青书笑道。

    程瑶迦瞬间便站了起来,匀称饱满的胸脯急剧起伏:“你再胡说八道,人家就……就不给你捏了。”

    宋青书扯住她的衣角让她重新坐下来,嘻嘻笑道:“我只是见房子里太安静了不太习惯,所以特意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夫人千万不要生气,继续继续。”

    程瑶迦这才无奈地坐了下来,手指重新搭上了他的肩头:“你这人……明明是个好人,可为什么总爱故意来气人家。”

    “夫人可别急着给我好人卡,我这人可算不上什么好人。”宋青书幽幽叹了一口气,想当初他来到这个世界,还曾幻想双手不沾染血腥,结果阴差阳错,如今死在自己手里的人也不知有多少了。再加上风流性子作祟,虽然大多数女人也算是情投意合,不过依然有几个人是自己使了不光彩的手段霸占了对方。这样的自己真的算是个好人么?

    看到他眼神里流露出来的忧伤之色,程瑶迦芳心一颤,这个男人虽然外面粗犷,却似乎有着一颗柔软的内心。

    房间中又重新陷入了宁静,就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夜幕渐渐降临,外面突然传来喧闹之声。

    程瑶迦仿佛想到了什么,整个人急忙站起来提起裙摆跑到窗边查看,只可惜外面黑乎乎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

    “外面出了什么事情?”宋青书从床上坐了起来,对门外的侍卫问道。

    “回禀元帅,外面潜入进来一个刺客,被侍卫现了,如今已被团团围住,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擒住。”侍卫答道。

    程瑶迦慌了,急忙跑到宋青书的身边,用哀求的眼神望向他,宋青书示意她稍安勿躁,然后吩咐道:“你带人去将那人捉回来,别让他落入清国人手里。记住,不许伤那人的性命。”

    “是!”得到授意,外面的侍卫马上招呼人往刺客所在地赶去。

    “谢谢你。”程瑶迦神色复杂地望着眼前的男人,之前落入敌手的时候,她原本以为自己完了,心中甚至打定主意,若是不能保持身子清白,就要一死以明志,可是没想到眼前这男人的态度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弯,由一个野兽变成了一个谦谦君子。

    “是夫人的人格魅力赢得了我的尊重,夫人大可不必道谢。”两人说话这会儿功夫,侍卫已经压着一个五花大绑的黑衣人回来了。

    “跪下!”两名如狼似虎的侍卫踢在黑衣人腿弯处,让他不得不狼狈地跪到了地上,脸上的黑巾也被人扯了下来。

    “冠英!”看清黑衣人样貌,程瑶迦惊呼一声,急忙跑了过去。

    几个侍卫面面相觑,搞不清楚目前的状况,宋青书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先出去。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