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18章 索取回报

     “啊,在这里休息一晚?”程瑶迦面露难色,吞吞吐吐地说道,“你之前不是说等到晚上就……就放我们走的么?”

     宋青笑道:“我的确是这么说过,可是那个时候只有你一个人,现在尊夫公然冲撞钦差大臣的行辕,我总得和清国那边的钦差沟通一下,做好他的工作,不然私下放了你们,他的面子往哪里搁?”

     “啊,”程瑶迦一张小嘴微微张开,满脸都是担心之色,“那一清国那边不同意放怎么办?”

     “是有些麻烦,大不了我私下对他做些利益让步,我相信他应该会卖我这个面子的。”宋青答道。

    △∧△∧△∧,↙.⊥⊥.↙

     “这样会不会让你牺牲很大?”程瑶迦迟疑地问道,心地善良的她总觉得亏欠了对方很多。

     宋青一脸玩味地盯着她娇嫩的容颜:“怎么,难道你想报答我?”

     程瑶迦脸蛋儿一红,羞涩地低下了头:“元帅对我们夫妇的恩情,瑶迦愿意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你。”

     宋青故意皱起了眉头:“夫人这就是你不厚道了啊,我帮了你你不仅不谢我,反倒咒我,这是几个意思啊。”

     程瑶迦有些慌了,急忙摆手道:“我哪有咒你啊?”

     “你说做牛做马报答我,可是我又不耕田,要牛马干什么?我现在堂堂的金国最高统帅,结果你让我下辈子当个耕地的农民,这不是咒我是什么?”宋青嘴角扬起了一丝戏谑的笑意。

     程瑶迦顿时噗嗤一笑,事到如今她哪还不明白对方是故意打趣自己,抬起头来正好对上宋青的眼光,吓得芳心一乱,急忙又低下头去,细声细气地说道:“元帅,你这人总爱故意开这种玩笑。”

     宋青被她娇羞的神情弄得心中一乐,笑道:“就算夫人没有咒我,可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我这人并不信佛,来生啊下辈子啊什么的,未免太虚无缥缈了,夫人说下辈子再报答我,未免太没诚意了。”

     “那……那你想怎么样?”不知为何,眼前这人虽然外貌粗犷,离玉树临风样貌俊朗之类的词差了十八千里,可是程瑶迦发现和他聊天起来会非常开心,不像平日里和丈夫在一起那么拘谨。

     而且和他说话,自己的心总是砰砰直跳,仿佛回到了当初牛家村丈夫像她求亲时的感觉,尽管她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妥,可总是不自觉地和他聊了起来。

     “下辈子太远,要不然改成这辈子。”宋青笑嘻嘻地盯着她。

     “这辈子?”程瑶迦心头一跳,心想这怎么可以,自己如今已是有夫之妇,又岂能和其他男人纠缠不清?

     “这辈子妾身已经罗敷有夫,恐怕不便对元帅应承什么?”程瑶迦咬着嘴唇说道。

     “夫人的意思是下辈子没嫁人,就可以对我以身相许了?”宋青顺着她的话说道。

     程瑶迦的脸瞬间就红了起来:“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夫人是什么意思呢?”宋青步步紧逼地追问道。

     “我……”程瑶迦一时有些语塞,想来想去只能说道,“不知元帅想我这辈子怎么报答?”

     她心中打定主意,若是对方说出一些过分的要求,自己凭着当一个忘恩负义之人,也决计不能答应下来。

     “我想……”宋青故意拉长了语调,将程瑶迦的心都钓了起来,良久过后才继续说道,“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夫人。”

     “那……那好。”程瑶迦暗暗松了一口气,尽管隐隐觉得对方将来提的要求肯定不那么容易办到,可是能将眼前这一关混过去,那也是极好的,大不了等救出陆郎之后,自己夫妻俩回到江南,再也不踏足中原一步,不和他打交道就是。

     宋青知道逗弄得她差不多了,再这样继续下去,以程瑶迦大家闺秀的性子,真被弄翻脸了就不好了:“你先到房间歇息,我过去西院找索额图,这边的事情知会他一声。”

     “啊?我到你房中歇息?”程瑶迦心想这怎么行,若是和他住在一起,就算对方不对她做什么,瓜田李下,自己的名声也全毁了。

     “我是让你到隔壁房间休息啊,”宋青指了指自己卧室旁边的房子,“早已吩咐府里的丫鬟给你收拾好了。”

     程瑶迦顿时大窘,原来对方真的如此君子,倒是显得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宋青突然又笑了起来:“当然,如果夫人愿意到我房间来,我也是欢迎之至!”

     程瑶迦终于受不了他的打趣,红着脸提着裙摆一路小跑回了屋里,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整个人背靠在门上,胸脯急剧起伏不定。

     望着程瑶迦提着裙摆小跑的背影,宋青不禁想到李煜和他的小姨子偷情时写下的那首词: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

    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

    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简直神似啊。”宋青笑了笑,这才转身往西院那边走去。

    宋青来西院当然不是为了跟索额图商量什么放走程瑶迦夫妇的事情,他如今身为金国朝堂第一人,要想放走两个人,哪怕其中一个人是刺客,又何须对其他人解释?

    他来西院当然是为了救双儿而来,原本他是打算直接找索额图索要双儿的,以他的推测,索额图如此圆滑之人,绝不会为了一个已死的结义兄弟韦小宝,而选择得罪一个如今在金国正炙手可热的结义兄弟,自己索要,他多半会将双儿当个顺水人情送给自己。

    不过官场上有个规矩,来而不往非礼也,对方赠送自己一个女人,他理论上需要投桃报李将程瑶迦回赠对方。

    宋青当然不愿意牺牲程瑶迦,思来想去,他都觉得直接索要未免太麻烦,索性就选择了更粗暴的方法跑到西院去把双儿救出来。

    一路潜入到西院,找到白天踩点的那间屋子,见四下无人,宋青有如一只狸猫一般毫无声息地翻进了窗子。

    谁知道刚一落地,眼前就闪过一道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