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20章 丈夫的误会

    宋青书大吃一惊,急忙将她扶了起来:“双儿快起来,你想做什么事情,宋大哥又岂有不应允之理?”见她脸颊上泪水不断流下,伸出手指,不停地替她擦拭起来。

    双儿摇了摇头:“这件事为难得很,可是我……我不能不求你。”

    宋青书左臂搂住她腰,道:“越是为难的事,我给你办到,越显得我宠爱我的好双儿。什么事,快告诉我吧。”

    双儿苍白的脸上微现红晕,低声道:“宋大哥,吴之荣那个狗官是我的大仇人,庄家的老爷、少爷数十口人命都是他害死的。我……我想杀了他为庄家上上下下报仇,可是你们金国和清国是兄弟之国,你若是杀了他,很可能影响两国邦交,到》☆》☆》☆,←.≠+.↑时候你在金国朝廷恐怕也会被政敌趁机攻讦,若是害得大哥的官做不成,双儿可就成了大罪人了。”

    宋青大笑起来:“我还道是什么为难的事呢,莫说区区一个扬州知府而已,就算双儿你要杀索额图,杀皇帝,我都依你。”

    双儿顿时惊喜交加:“真的么?杀了他会不会对你有什么不利的影响?”

    宋青书摇了摇头:“若是用官场正规手续杀他,的确有些麻烦,不过我们骨子里却是江湖中人,江湖人快意恩仇,什么时候需要那么麻烦?不过有一点需要提前说好,我替你办这么为难的事情,双儿你准备怎么谢我?”

    双儿哪还猜不出他的心思,顿时满脸飞红,又喜又羞,转过了头,低声道:“宋大哥待我这样好,我……我这个人也早就是你的了。你……你想我怎么谢,我……我都依你……”说着低下了头去。

    见她婉娈柔顺,宋青书心中怜意大盛,搂着她的纤腰说道:“倘若你此刻杀他,这仇报得还是不够痛快。我让你带他去庄家,教他跪在庄家众位老爷、少爷的灵位之前,让三少奶奶她们亲手杀了这狗头,你说可好?”

    双儿觉得此事实在太好,只怕未必是真,睁着圆圆的眼睛望着他,不敢相信,说道:“宋大哥,你不是骗我么?”

    宋青书笑道:“我为什么骗你?这狗官既是你的仇人,也就是我的仇人了。既然要报仇,那就应当报得酣畅淋漓才对,只要小双儿真心对我好,那比世上什么么都强!”

    双儿心中感激,靠在他的身上,忍不住又哭了出来。

    “好双儿,你再哭就哭成个小花猫了,若是将你这双美丽的眼睛哭肿了,可不得心疼死我啊。”宋青书捧着她的脸蛋儿,手指替她温柔地擦拭起来。

    双儿顿时破涕为笑,一边用袖子擦拭脸颊上的泪痕,一边说道:“宋大哥你真的和小宝好像,想都不用想一长串甜言蜜语就出来了。嗯,唯一的一点不同,小宝没读过书,所以言辞间要粗俗些。”

    听她自然而然提起韦小宝,宋青书心中忍不住有了一丝吃醋的感觉,看来她还是忘不了那人,也不知道在她心中,我们谁更重要一点?

    突然发现宋青书沉默不语,双儿心头一跳,慌忙说道:“宋大哥,我不是故意要提起他的,你别生气。”

    宋青书双手插.入她的腰侧,将她牢牢搂在怀中,哈哈笑道:“双儿你多虑了,若是你从此将他抛诸脑后,又哪还是我喜欢的那个重情重义的小双儿呢。”

    “宋大哥~”被他这般亲密地搂在怀里,鼻尖闻到的尽是男子的阳刚气息,双儿不禁想到当初在燕京城中对方偷偷摸进自己闺房,两人瞒着丫鬟在被窝里耳鬓厮磨的情形,不由身子骨都酥了起来。

    感受到怀中佳人柔若无骨,宋青书也是心中一荡,低头在她耳边轻声问道:“好双儿,我可不可以……”

    双儿羞得满面通红,将头埋在他胸膛里,瓮声瓮气地答道:“我……我早已是你的人了,你想……想干什么就……就干什么,不用……不用问我。”

    宋青书不由大乐,直接将她抱了起来往床边走去。

    正所谓小别胜新婚,更何况两人久别重逢?宋青书仿佛一头猛虎出匣扑在了双儿身上,双儿本来性子就柔顺异常,今天又因为吴之荣的事情,对宋青书爱意大盛,到了床上过后简直是千依百顺,让宋青书享尽了人间艳福。

    程瑶迦在房中犹豫良久,终究还是对丈夫的担心占据了上风,她鼓起勇气从隔壁过来,本想着问完结果就走,绝不打扰房间里的二人。

    结果刚走到门口,房中就传来了让她面红耳赤的仙乐,程瑶迦嫁人多年,又岂会不知道里面现在正在发生什么?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啐了一口之后慌不择路地跑回了自己房间。

    直到关上房门,她那纷乱的内心依然没有平静下来。

    “那女子真不害臊,居然叫得这么大声。”程瑶迦急忙倒了一杯凉茶来喝,这才稍稍镇定下来。她性子极为害羞,再加上从小又是养在深闺之中,接受的都是传统教育,因此非常不能理解对方这么大胆的行为。她成亲过后,就算是和丈夫亲热之时,也是咬牙苦忍,顶多轻哼两声,绝不敢像这般尽情释放自己的情绪。

    不过她这倒是误会双儿了,双儿根本不知道隔壁还住着一个女人,若是知道,恐怕也会和她一般咬牙苦忍,绝不敢这般肆意妄为。

    墙壁似乎不存在一般,隔壁的声音越发清晰地传了过来,程瑶迦听得玉颊发烧,芳心狂跳,急忙跑到了床上用被子蒙住了头,这才稍微好受了些。

    此时园子里看押陆冠英的牢房,两个金国士兵跑过去换班,交接的时候忍不住说道:“嘿嘿,我们元帅真是艳福不浅,那小娘子的声音真是听得让人浑身骨头都酥了。”

    陆冠英本就关心妻子的安危,闻言悚然一惊,急忙竖起耳朵继续听了下去。

    “你们说元帅干嘛要多此一举,还特意在隔壁为那小娘子准备了间房子,反正最后不都是睡在元帅的房里。”

    “听说汉人女子素来害羞,元帅这样做也许是顾忌她的面子吧,毕竟她是有夫之妇,心中总有些顾忌。”

    “我们元帅当真是龙精虎猛,弄得那小娘子连连告饶,你们现在回去说不定还能听到。”

    听着几个金国士兵你一言我一语,陆冠英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