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28章 太监娶妻

     “阿珂?”听到下面的对话,宋青书不禁一怔,当初阿珂被自己带回燕京城,后来事情太多,也没想好怎么安置她,便将她交给了康亲王看管,都快忘了她的存在了,怎么听韩侂胄这话的意思,好像和她有关?

     “平西王家的小郡主?”李可秀一惊,心中权衡了一下,如今江淮地区形势的确有些微妙,但毕竟自己没有公然反叛朝廷,而且一直恭顺。可吴三桂不同,朝廷一直以来都知道他的反心,吴三桂的女儿在燕京城就相当于有人质在手,可以让他投鼠忌器,因此朝廷对吴三桂的女儿重视程度只会在对自己家属重视程度之上,绝不会之下。

     “想必李大人心中已有了判断,”韩侂胄微微一笑,“不妨和大人透露一个秘密,平西王府的阿珂郡主已经被我们派人成埂浴猞亘ⅷ健浴鈺?浴猊戆停瑆↘.∷○.⊙?攘顺隼础!包r />

     “什么!”李可秀惊讶地站了起来。

     莫说是他,就连宋青书也是大吃一惊,阿珂居然被南宋的人救了出来?那想必吴三桂与南宋方面肯定达成了什么协议,就是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了。

     “阿珂郡主不仅被我们救出了燕京城,还被我们平安送回了临安府。”韩侂胄继续说道。

     “临安?”李可秀一脸古怪,在他看来,阿珂既然被救出来了,那就应该回山海关啊,为何会千里迢迢送到临安?

     仿佛看出了他的疑惑,韩侂胄笑道:“李大人不必多心,我们并非用阿珂郡主为人质,将阿珂郡主送到临安,是平西王的主意。”

     “为什么?”李可秀皱眉问道,他实在想不通,哪有主动将女儿送出去当人质的道理。

     “因为我们大宋和平西王建立了同盟关系,为了让这段关系更稳固,平西王特意将女儿送到临安皇宫,当了我们大宋皇帝的妃子。”韩侂胄这句话可谓是平地惊雷,震得屋内李可秀和屋顶上的宋青书同时说不出话来。

     “阿珂成了大宋皇妃?”宋青书脑中有了片刻的失神,甚至有了一种酸溜溜的感觉,尽管他对阿珂没有任何感情,不过他对阿珂的美貌却是印象深刻,继承了母亲陈圆圆的美貌,称之为倾国倾城也不为过。

    男人的占有欲让宋青书极为不爽,不过他很快脸色变得古怪起来。

    等等……

    现在南宋的皇帝是赵构吧,他可是历史上有名的太监皇帝啊!

    赵构当然不是一开始就是太监的,他之前也是非常正常的男人,不过某一天正在行宫里和嫔妃嘿咻的时候,外面的太监慌慌张张闯进来告诉他金国的大军已经离这里只有几十里路了,赵构吓得魂飞魄散,当时就萎了,慌忙带着众人逃命。

    后面金兀术带领带领十万铁骑追,赵构则在前面拼命跑,最终一直跑到海边坐船出海了,方才惊魂甫定,这就是后世著名的搜山检海捉赵构。

    后来在各方勤王军的努力下,终于打退了金兀术,南宋的局势也才勉强安定下来。

    可是赵构因为这次事件的惊吓,再也不能行人事了,加上儿子早夭,最后不得不领养了宗室的儿子作太子,从此宋朝的帝系终于从太宗赵光义一脉重新回到了太祖赵匡胤一脉手中,有人说这是当年烛光斧影,报应不爽,老天还了赵匡胤一个公道,此乃另话,暂且不表。

    宋青书之所以知道得这么清楚,因为他那个年代信息爆炸,史料非常丰富,再加上宋朝早已灭亡,没什么值得避讳的,所以清楚赵构早已不举的事实。

    可是在这个世界呆了不短的时间,宋青书发现没人知道这个事情,不过一想也是,皇帝不能人道,又没有子嗣,若是传扬出去,稍不注意就会动摇国本,因此这件事想必是南宋的最高机密,只有少数几人才知道内情。

    吴三桂这次明显打错了算盘,想凭借女儿的天姿国色去讨赵构欢心为自己争取更大的利益,结果却是傻乎乎地将女儿送到宫里守活寡。

    尽管赵构已成太监,宋青书对这件事依然有些不爽,也不知道东方暮雪是怎么搞得,居然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下次回燕京城的时候,要好好打一下她的屁股。

    不过一想到东方暮雪那孤傲的样子,宋青书就打了个寒颤,想打她的屁股,真是自寻死路。

    尽管以宋青书今时今日的武功已不在东方暮雪之下,更何况她还有伤在身,更不可能是他对手了,可是宋青书在她面前,总是有些发憷,也许是对当年被她追杀的情景实在太过印象深刻,让他潜意识里不敢对她用出平日里欺负其他女人那些无赖手段。

    宋青书也意识到这点,男人的自尊让他知道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哼,下次一定要让她好看,方才能一振夫纲!”

    只听得下面的韩侂胄继续说道:“如今满清外有蒙古压境,内有三藩之乱,山东又被金蛇营占据,早已是行将就木,日薄西山,李大人还是早作打算为宜啊。”

    李可秀面露犹豫之色,良久过后仿佛下定了极大决心一般:“好,我可以归顺大宋,不过在我一家老小没有安全被救出来之前,我不会公然改旗易帜,还望韩相理解。”

    韩侂胄点点头:“这没问题,我回临安后会立刻安排人营救大人一家老小,不过一旦他们被安全救出来,李大人必须立刻表明身份,与满清划清界限。”

    “可以。”李可秀也回答得很干脆,“不过这期间需要大宋提供我军粮饷军费,以示诚意,如今金蛇营占据山东,漕运已经被拦腰切断,我们已经没法得到清廷的物资补充。”

    韩侂胄眼睛一眯,南宋开国初年,各路军阀领着朝廷的钱粮,却没少干出工不出力的事情,也不知道这李可秀是不是趁机骗取朝廷的粮饷,毕竟江淮之地素来富足,他就不信李可秀真到了缺粮断饷的地步。

    如今征战连年,朝廷各处都需要用到钱粮,而李可秀麾下有十万兵马,这支军队的粮饷军费,绝不是个小数目,朝廷供应起来恐怕有些吃力。

    不过如今当务之急是将李可秀拉拢过来,等他改旗易帜再无退路之后,朝廷有的是办法慢慢收拾他……

    韩侂胄很快便有了主意:“粮饷的事情绝对没问题,我回去复命过后就可以筹备这件事。不过这笔钱粮不是小数目,到时候朝中三司、御史台肯定会提出质疑,为了尽可能地减少阻力,所以还需要李大人表明一下心迹,我也好在朝廷给大人说话。”

    李可秀心中冷笑,这是要投名状来了,不过这早已在他预料当中,不慌不忙地问道:“不知道我该如何表明心迹?”

    韩侂胄微微一笑,起身踱步说道:“因为皇上子嗣不旺,所以太后今年颁下懿旨,要扩充宫中妃嫔,我们这些做臣子的也自当为太后她老人家分忧。听闻李大人有个女儿,年方二八,生得貌美如花,正是个大好机缘。”

    李可秀脸色一变,知道这就是所谓的投名状了,自己的女儿入宫当了皇帝妃子,自然就和南宋朝廷绑在了一辆战车上,他们也不虞自己会有异心了。只不过沅芷那丫头,早已被自己养得无法无天,未必会同意这门婚事啊。

    屋顶上的宋青书听得郁闷不已,心想赵构一个太监娶那么多老婆干嘛,娶回去放在宫里当摆设么?

    阿珂的事情自己不知道也就罢了,如今还想打李沅芷的主意?哼,若是不把你们这桩买卖搅黄了,又怎么对得起那丫头和我的交情?

    见李可秀沉默不语,韩侂胄继续说道:“李大人应该知道当年靖康之难,敝国二圣北狩,同行的还有当今圣上的发妻邢氏,为了纪念她,皇上登基后再也没有立过皇后。直到前些年听闻邢皇后在金国已经薨了,再加上太后和诸位大臣劝说,皇上终于动了重新立后的心思,决定在这次的妃嫔中选一合适之人立为新的皇后。李大人的千金才貌双全,再加上家世非凡,被选中的机会很大,此等天赐良机,李大人万万不要错过为好。”

    这一番话说的李可秀也心动起来,若是女儿成了南宋皇后,那自己就成了国丈,日后在南宋地位自然非同凡响,而自己一直担心投降后可能遇到的那些问题也会迎刃而解……

    李可秀毕竟是一方霸主,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被这块大饼给忽悠住,很快就意识到盯着这皇后宝座的绝非自己一人,南宋那些豪门千金暂且不说,就是吴三桂的女儿,相传有天人之姿,再加上吴三桂的势力尚在自己之上,沅芷未必争得过她。

    不过这个饵太过诱人,尽管李可秀知道事情没那么容易,同样还是心动不已:“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只不过此事关系重大,我还需要回去考虑一下。”

    韩侂胄知道这种事情没那么快能决定下来,也不以为意:“这是自然,李大人尽管回去考虑,不过今天玉清观闹了这么一出,各方都会把注意力转向这边,大人还是早作决定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