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30章 佳人垂泪

    听到贾似道的话,廖莹中心头一跳,急忙问道:“难道主人是想动用侠客岛的力量?”

    “不!”贾似道摇头道,“侠客岛关系我最大的计划,绝不可让其轻易暴露在人眼前。”

    廖莹中苦涩一笑:“若是不动用侠客岛的力量的话,我们可以动用的高手未必比得过小王爷那边,毕竟我们不能动用明面上的力量,而江湖上的高手,能胜过白莲教的恐怕不多。”

    贾似道不屑地哼了一声:“白莲教历朝历代都是朝廷打击的对象,赵伯玖堂堂一个王爷,居然结交这等匪类,哼,看来他为了那个位置已经无所不用其极了。”

    廖莹中笑道:“当今圣上无子,特意从宗室过继了两个,大家都看得出来将来的皇帝必然在这二人中产生。不过这些年宫里传出来的种种迹象表明,似乎赵伯琮希望更大,再加上韩侂胄和赵伯琮交好,也难怪小王爷不得不用一些偏门手段。”

    “有用么?白莲教这种对朝堂之争一点帮助也没有,如今连江湖厮杀的事情也办不好。”显然贾似道对那位小王子的做法极不以为然。

    廖莹中答道:“白莲教虽然百无一用,不过至少有一样好处,那就是事成之后可以背下这口黑锅。毕竟宰执大臣被行刺身亡,这可是前所未有之事,事后朝廷肯定会彻查此事,力度将会空前严厉,所以属下建议主公此番静观其变就是,若是参与进去,很可能会引火烧身。”

    贾似道摇了摇头:“我之前也是这般想的,所以才任由赵伯玖行动,不过事实证明他的手下并不靠谱,而我又不想韩侂胄活着回来,只能亲自动手了。”

    “可是……”廖莹中还想说什么,却被贾似道摆手制止。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我没那么笨,他赵伯玖都知道借刀杀人,我又何尝不会这刀?”贾似道捋了捋嘴边两撇八字胡,仿佛胸有成竹。

    “不知道主公打算借谁的刀?”廖莹中急忙请教道。

    贾似道微微一笑:“上次侠客岛那边张三李四不是回报说,他们碰到了一个古怪少年,叫什么……什么狗杂种?贱民就是贱民,你看看这取得是什么破名字。”

    “若不是他这名字太有个性,想必主公也记不住这等人。”廖莹中随口附和两句,接着说道,“那少年好像叫石破天,一身内力惊世骇俗,连张三李四也远远不如,幸好人好像有些傻乎乎的,张三李四才能趁机和他结为兄弟,化敌为友。”

    他身为贾似道幕僚,平日里做得最多的事就是帮他汇总海量的信息,因此有着极强的记忆力,稍微想了想就把那人资料说了出来。

    贾似道点点头:“不错,我之所以对这个人有印象,除了他的名字太过……太过清新脱俗之外,还因为他是嵩山派门下。”

    廖莹中心中一动,能成为贾似道首席幕僚,脑袋绝对不笨,很快就敏锐地抓住了他的思路:“难道主公想借的刀是嵩山派。”

    “不错,嵩山派的资料我查过,这个左冷禅心狠手辣同时又深谋远虑,若非被江湖局限了眼界,绝对是个第一流的人才,”若是左冷禅得知自己在贾似道心中的评价这么高,恐怕也会欣慰不已,“嵩山派势力庞大,他又结交了很多邪道高手,正是一把合适的刀。”

    廖莹中疑惑地说道:“可是左冷禅不是傻瓜,又岂会同意去杀韩侂胄呢?”

    贾似道拍了拍他的肩膀:“莹中啊,这就是为什么你是个优秀的幕僚,却不是个合格的领导人。我只会让左冷禅不知不觉为我所用,又岂会明摆着告诉他去杀韩侂胄?”

    “属下愚钝,还望主公赐教。”廖莹中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贾似道笑了笑:“你觉得左冷禅最近最想得到的是什么?”

    “辟邪剑谱!”廖莹中顿时脱口而出,他时刻注意着江湖的风吹草动,知道前段时间五岳剑派都赶去了福州,想得到《辟邪剑谱》,只可惜个个都无功而返。

    “可是我们手里并没有《辟邪剑谱》,说起来也怪了,以侠客岛的信息网好不容易查到《辟邪剑谱》可能藏在林家向阳巷老宅的佛堂之中,可是我们的人去查探的时候,却只找到横梁上一处地方有藏过东西的痕迹,显然《辟邪剑谱》已被人捷足先登,也不知道落入到了谁的手里。”廖莹中疑惑不已。

    “我们手里虽然没有,却可以误导左冷禅,让他以为某人手里有。”贾似道笑得极为狡黠。

    “谁?”廖莹中眉毛一动,急忙问道。

    “吴-天-德!”贾似道一字一句顿道。

    廖莹中顿时击节赞叹:“妙啊!吴天德之前在任上明明武功平平,可突然间变得武功高强,剑法精绝,再加上他之前又是泉州参将,回京述职又必然会路过福州,说他得到了《辟邪剑谱》简直合情合理啊……咦,辟邪剑谱不会真在他手里吧?”

    贾似道摇了摇头:“区区一个《辟邪剑谱》而已,不值得如此费神,管它在谁手里。反正只要左冷禅相信吴天德得了辟邪剑谱,必定会尽起高手去抢夺剑谱,以左冷禅狠辣的性格,为了此事不外泄,必定会将所有相关的人灭口,韩侂胄也就成了遭殃的池鱼了。”

    “主公这招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实在是太妙了,若非我被提前告知,又怎会猜得出韩侂胄才是真正的目标。”廖莹中又是一番吹捧,让贾似道不禁悠然自得。

    “不过如何将消息传给左冷禅,既让他不会怀疑,又让事后朝廷无法追查到我们身上呢?”廖莹中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这还要落在那个狗杂种身上,”贾似道抚了抚八字胡,缓缓说道,“让长乐帮帮主贝海石借应对赏善罚恶双使的名义将那狗杂种请回去当帮主,他既然是嵩山派门人,左冷禅必然会前去查探。左冷禅野心极大,有这么好的机会,必然会潜伏在狗杂种身后趁机控制长乐帮。接下来就由长乐帮的探子告诉狗杂种这位名义上的帮主查到了《辟邪剑谱》的下落,左冷禅自然也就知道了。”

    廖莹中恍然大悟:“这样一来任左冷禅这老狐狸再聪明,也只会以为这消息是他自己截获的,却不知道是我们刻意让他知道的。而且事后朝廷再怎么查也查不到我们身上。”

    “狐狸再狡猾又怎么斗得过猎人呢~”贾似道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此时宋青书并不知道远在临安发生的这些阴谋,从韩侂胄的房顶下来后,为了不被周围的守卫发现,他选择了从玉清观靠河边的后墙翻出去,出来后索性就沿着河道散步,一边思考如何应对如今的局面。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忽然隐隐约约听到前面传来一阵阵女子的哭泣声,抬头望去,只见一个文静秀气的美貌女子正坐在河边抱膝垂泪,待看清对方样貌,宋青书一怔:“这里离玉清观这么远了,她怎么会跑到这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