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31章 小白兔与大灰狼

    那女子粉脸桃腮,明明一副少妇打扮,举手投足之间却仿佛少女一般羞涩,赫然正是前不久刚放出道台衙门的程瑶迦。

    原来之前宋青书带着清兵来搜索玉清观,陆冠英认出了他的身份,回去后狠狠地骂了妻子一顿。毕竟在他看来,这金国狗官前脚刚把他们放了,后脚就找上门来。韩侂胄等人藏身玉清观中只有少数几人知道,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他本就因为妻子失贞的事情耿耿于怀,不过念在妻子平日里柔顺温婉,再加上这次实属非抗力因素,他也就强压下了怒火。

    直到发生晚上的事情,陆冠英终于爆发了,在他看来,妻子失贞并非完全不能原谅之事,可是她不该瞒着自己,更不该将南宋使者的藏身之所告诉金人。

    他甚至怀疑妻子是否和那金人产生了什么感情,不然又为何会将这么隐秘的事情相告?

    程瑶迦自然是觉得冤枉无比,直接矢口否认,不过她越否认,丈夫就越怀疑,也就越愤怒,最后甚至打了她一巴掌。

    程瑶迦从小到大都是家里的掌上明珠,再加上性子腼腆温柔,哪怕是成亲后也没和丈夫红过脸,结果这次却结结实实挨了一耳光。

    心中又是委屈又是愤怒,程瑶迦便哭着跑出了玉清观,陆冠英正在气头上,就没有出来追她,就这样她越跑越远,越跑越伤心,最后在河边一颗树下暗自垂泪。

    宋青书看她哭得梨花带雨,心中怜意大盛,正想过去安慰她一下,忽然注意到什么,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以前他们和我说江南好我还不信,结果来了扬州之后,莫说水是甜的,连女人也这般让人怜惜。”不远处一群人路过附近,为首那个公子哥看清程瑶迦的样貌,不由两眼放光,急忙带着人往她走了过去。

    宋青书放眼看去,只见为首那人打扮不伦不类,一副公子哥打扮,可是服装饰物都略显粗犷,绝非汉人的世家公子;同时他这穿衣风格又与草原上民族大不相同,毕竟宋青书这段时间见到的游牧民族可不算少。

    看着那行人的打扮,宋青书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如今扬州城内风起云涌,各方势力都到这里浑水摸鱼,看他们这样子恐怕是某处来的绿林大盗。

    察觉到这么多人围过来,程瑶迦心中慌张,急忙站了起来,一边擦拭脸颊的泪痕,一边红着脸看着眼前这些人:“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什么人,我们当然是男人。”为首那公子哥吹了个口哨,语气中尽是轻浮之意。

    程瑶迦脸色一红,急忙转身想离开,却马上被那公子给拦住了:“小娘子,为何深夜在此哭泣,受了什么委屈,跟哥哥说说,哥哥帮你出头。”

    程瑶迦虽然性子腼腆,可毕竟出自重阳宫门下,见对方故意调戏,不由面带寒霜:“让开!”

    “哟,小娘子还挺凶的,哥哥我不让小娘子你又怎么样?”那公子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想去勾她的下巴。

    程瑶迦顿时色变,腰间佩剑出鞘,一剑往他身上刺去,不过她心地善良,这一剑特意避开了对方的要害,只求退敌,不愿伤人。

    那公子身形一闪,轻而易举躲过了她这一剑,顺势伸手往她脸蛋上一摸,不过程瑶迦出身名门,武功虽不高,根基却很扎实,急忙侧头,刚好避开了对方的手。

    见摸了个空,那公子也有些意外:“看来小娘子还舍不得让我摸你那娇嫩的脸蛋,不过我这人脾气却奇怪,你越不想让我摸,我就越要摸。”说完又伸手攻了过去,其他地方不碰,尽朝她脸蛋下手。

    程瑶迦又气又急,急忙挥剑自保,两人一个出招下流,一个四处躲避,十几招过后,程瑶迦的步伐散乱起来。

    宋青书眉头一皱,程瑶迦绝非这青年公子的对手,正要出手相救,那边却异变陡生。

    “哪里来的混账小子,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居然敢调戏良家妇女!”不远处蹿出一个老者,对着那青年公子大喝道。

    那青年公子呆了呆,下意识抬头望了望天,发现漆黑的天空挂着一轮圆月,不由勃然大怒:“哪里来的老不死的,眼睛瞎了么!”

    那老者脸皮一烫,这种英雄救美的事情他还从来没做过,第一次做难免有些手生,把以前别人喊的那些口号顺口给说出来了。

    为了化解心中尴尬,他急忙伸手一指:“呔!放了这位姑娘,老夫还可以饶你们一命。”

    远处的宋青书面色古怪,觉得事情越来越有趣了,便不急着过去,反而抱着双手斜靠在树边,看接下来事情会如何发展。

    这老头他也认识,说起来还是熟人,就是汝阳王府里那两个走狗玄冥二老之一鹿杖客。

    “真是没想到啊没想到,这头淫鹿居然还跑出来英雄救美?”宋青书看得暗暗发笑。

    听到鹿杖客的话,那青年公子的手下纷纷大骂不已:“臭老头,你知道我们家公子是谁吗?竟然敢口出狂言!”

    “是谁?”鹿杖客一怔,心头还有点虚,他在汝阳王府当差,深刻感受到官府的力量有多强大,万一对方真是什么达官贵人的公子,自己还真得考虑考虑。

    “我们公子乃大别山忠义军少将军张……”那喽啰还想继续说下去,却被那青年公子狠狠地扇了一巴掌:“闭嘴,没用的东西,不是说过此行不能泄露身份么!”

    “少将军,属下该死,该死!”那喽啰急忙认错道。

    鹿杖客先是一愣,继而大笑起来:“什么狗屁忠义军,不就是大别山一群杀千刀的盗匪么。”

    他跟在汝阳王府混,耳濡目染之下,见识倒非一般江湖中人可以比的。

    宋青书暗暗点头,这忠义军他也有所耳闻,当年金、清兴起,不过囿于推进过快,很多地盘无法有效消化,导致了中原不少地方义军四起,南宋朝廷乐见其成,巴不得这些义军给金、清两国多添点乱,于是便封了一些义军手里宋朝的官,反正是空头支票,南宋朝廷也不心疼,义军领袖得到了身份合法化,双方各取所需。

    只不过后来随着金、清两国稳定下来,这些遍地的义军被纷纷消灭,最后大致只剩下三股比较出名的,一就是山东的金蛇营,二是河南的红袄军,三就是大别山的忠义军,这三股义军,金蛇营势力最强大,红袄军次之,忠义军则最弱,不过依然是一支不可小觑的力量,而且听闻忠义军似乎和南宋朝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那位少将军听到了鹿杖客的话,不由大怒,手一挥下命令道:“给我杀了他!”

    “是!”

    他的随从纷纷长刀出鞘,看得出来都是极为悍勇之辈。

    只可惜如今并非战场厮杀,他们碰上的又是顶尖高手鹿杖客,只见鹿杖客身形在人群中不停穿梭,这群人很快就传来阵阵惨叫。

    那位少将军只和鹿杖客对了一招,便觉得一股阴寒刺骨的真气往自己体内蹿来,吓得急忙跳出战圈,他知道眼前这老头武功远在自己之上。

    看着自己的手下一个一个毙命,他顿时明白若是再耽搁久一点,自己今晚说不定要栽在这里,哪还敢再停留,急忙往远处跑去。

    也许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实在不太光彩,只听他一边喊一边骂道:“死老头,有胆的就留下名号,今天这笔账我们忠义军来日再和你算。”

    鹿杖客大怒,一掌劈死了身边最后一个士兵:“你爷爷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鹿杖客是也!”

    他原本想追过去斩草除根,不过眼神的余光瞄到了俏生生站在一旁的程瑶迦,顿时停下了脚步,毕竟那个臭男人哪有这么漂亮的小娘子有吸引力啊。

    “姑娘,你没事吧?”话一说完,鹿杖客便注意到她头上的发髻,不由暗暗有些失望,原来已经嫁人了。

    不过他很快又高兴起来,就算嫁人又如何,这小娘子长得如此水灵,丝毫不在当年王爷的宠姬韩姬之下,一想到韩姬,他就将明教那帮人恨得牙痒痒。

    “我没事,谢谢前辈出手相救。”程瑶迦盈盈欠了行了一礼,语气中充满感激之意。

    鹿杖客急忙伸手将她扶了起来:“姑娘家在何处,为何深夜一个人在外面?”

    见他扶着自己的手不放,程瑶迦脸色微红,急忙将手缩了回去,此时她心中虽觉奇怪,却没有往其他地方想,因为眼前这人虽然算不上仙风道骨,但年纪比她爹还要大。

    宋青书在不远处暗暗冷笑,我倒要看看你这为老不尊的老头会耍什么把戏。他清楚这个时候上前并不是个好时机,在程瑶迦心中,自己恐怕更可怕一些,就算告诉她鹿杖客是淫贼,恐怕她也多半不信。

    “我与家人闹了一点小矛盾,这就准备回去了。”程瑶迦擦拭了一下脸颊上的泪痕,虽然她心中依然有些埋怨丈夫,不过在丈夫身边总比在外面被一些地痞流氓欺负来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