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32章 黄雀在后

    鹿杖客眼珠一转,在脸上挤出了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最近扬州城不安全,更何况这三更半夜的,还是我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护送姑娘回去吧。”

    “不用了,多谢前辈好意。”程瑶迦微微摇头,她其实颇为意动,不过她清楚韩侂胄的藏身之所事关重大,绝不能让外人知道,只能一脸歉意地拒绝了。

    程瑶迦此时心中想着,这位前辈虽然面相凶恶了点,但真是个十足的大好人哩。

    见对方三番四次拒绝自己,鹿杖客心头有些不耐烦起来,他本就不是什么谦谦君子,之前之所以搞得道貌岸然也不过是一时兴起,如今已渐渐失去了耐心。

    “姑娘,老夫刚才救了你,你打算如何感谢老夫啊?”见她要走,鹿杖客拦住她问道。

    程瑶迦心中一惊,急忙从手上褪下一个碧绿的手镯递给了对方:“刚才我担心提酬谢未免太过唐突前辈,所以……这是上好的佛手翡翠,虽算不上价值连城,却也值不少银子,还望前辈不要嫌弃。”

    鹿杖客摇了摇头,并没有接,望着她袖子里露出的那截雪白皓腕,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老夫对金银珠宝并不感兴趣。”

    女人天生的敏感让程瑶迦意识到了什么,不过一看到对方的年纪总是没法往那方面想,只好娇滴滴地问道:“不知道前辈对什么感兴趣?前辈救命之恩晚辈无以为报,若是晚辈有的,定会双手奉上。”

    “真的么?”鹿杖客觉得浑身有些燥热起来。

    程瑶迦抿嘴微笑着点了点头:“不知道前辈喜欢什么?”

    鹿杖客嘿嘿笑了两声:“小美人儿,老夫若说喜欢你呢?”

    程瑶迦顿时花容失色,浑身气得发抖:“无耻!”

    不远处的宋青书暗暗摇头,还当这鹿杖客转了性子呢,结果还是烂泥扶不上墙,这吃相未免太难看了。

    程瑶迦正打算跑,谁知道刚动了念头,便觉得腰身一麻,整个人不由自主倒了下去。

    鹿杖客急忙伸手将她抱了起来,陶醉了深呼吸了一口:“啊,真香,还有这身子真软。”

    “你快放开我!”程瑶迦急得都快哭了,心想自己这两天怎么这么倒霉啊,先是被那金国元帅给抓了回去,后来又遇上那什么忠义军的流氓,如今又落入这个老色鬼的手里……两相比较起来,那个金国元帅反而像天使一样了。

    程瑶迦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突然想到那个金国元帅,不正是他害得我们夫妻不和,导致我出走后发生的这一切么?

    不过她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对方已经足够君子,根本没有对她有什么无礼的地方,除了……除了马车上……

    说到底还是丈夫不相信自己,才害得我半夜出走,以致如今落入了这老色鬼手中。

    很快程瑶迦心中升起一丝希望,丈夫见到她这么久没回去,应该回来找自己吧……

    不过一想到刚才鹿杖客展现出来的武功,程瑶迦顿时便泄了气,这人武功这么高,就算丈夫来了也没用啊。

    早知如此,还不如一开始就真失.身给金国元帅好了,也不至于像如今这样既被丈夫冤枉,同样又保不住清白……

    程瑶迦电光石火之际,脑中已转过无数个念头。

    看到怀里的少妇秀丽的眉毛时而蹙起,时而舒展,鹿杖客浑身骨头都快酥了:“小娘子,让我亲一口……”顿时吓得程瑶迦一声惊叫。

    宋青书看得心头大怒,正要出手,却见鹿杖客忽然停了下来,自言自语地说道:“不行,说不定刚才那小子会带人回来找场子,我虽不怕他,不过如今美人儿在怀,哪有心思和他打,还是将小娘子抱回何园慢慢享用吧。”

    说完便点了程瑶迦哑穴,身形一闪,运气轻功便往远处跑去。

    “何园?”宋青书从大树后面现出了身形,他原本打算将程瑶迦救下来,不过听到鹿杖客要回何园,便打消了出手的念头。

    之前听焦宛儿的情报,蒙古派来的使者就是住在一何姓盐商家中,如今这鹿杖客要回何园,正好在前面带路,自己趁机混进去看看这次蒙古使者是什么来头。

    不知道会不是赵敏呢……

    脑海中浮起了赵敏明媚的笑容,宋青书心中一热,便悄悄在后面跟了上去。

    鹿杖客轻功本就远不如宋青书,更何况如今怀中还抱着一个人?宋青书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地就追上了他,看到偷偷他溜进了何府后门,自己也神不知鬼不觉地混了进去。

    抱着程瑶迦回到自己屋前,鹿杖客一脚踢开了房门,心急火燎往床的方向跑去,宋青书则趁他门没关之际,悄无声息地溜进了屋,足尖一点,便藏到了横梁之上,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连鹿杖客这等高手也毫无察觉。

    将程瑶迦放在床上后,鹿杖客急忙跑回去关门,关门前顺便还探出头去查探了周围,见没引起别人注意,这才搓着手往床边走来,用一种非常淫.荡下流的语气说道:“小美人儿,我来了~”

    梁上的宋青书暗暗摇头,真是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这头淫鹿,实在是上不了台面。

    “你不要过来!”程瑶迦心中大喊,只可惜刚才鹿杖客为了防止她大喊大叫,已经顺手点了她的哑穴。

    看到床上小少妇因为紧张而急速起伏的饱满胸脯,鹿杖客哪还忍得住,伸出手去就要解她衣襟上的扣子。

    宋青书知道不能继续看戏了,正要出手相救,外面却突然响起了敲门声:“鹿先生,鹿先生?”

    宋青书眉头一皱,放下了手静观其变。

    鹿杖客好事被打搅,忍不住骂道:“大半夜的鬼哭狼嚎些什么啊?信不信爷爷我把你头给拧下来!”

    “鹿先生,主人有令,让你马上过去。”外面那人毫无感情地答道。

    “什么!”鹿杖客霍然一惊,却不敢违背命令,只好将帐子放了下来,将床上的程瑶迦遮得严严实实的。

    “小美人儿,我先出去一下,一会儿再回来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