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35章 博红颜一笑

    宋青书听得心中暗笑,王保保比起他妹妹赵敏,可要粗暴直接得多。

    “小王爷,万万不可啊。”果然有蒙古官员开始急了,“如今大汗主要精力在西方诸国,中原这边正在与南宋议和,若是这个时候杀了南宋使臣,恐怕会坏了大汗大事啊,若是大汗怪罪下来,就算汝阳王也担待不起啊。”

    宋青书暗暗点头,看来蒙古重心果然西移了,自己得抓紧利用好这段时间,不然等蒙古征服西方,再集结全世界的资源来征服中土,到时候大势所趋,想阻止也来不及了。

    王保保哼了一声:“本王又没那么傻,大不了到时候将南宋使臣控制住,不杀他们就是了。那样一来,我看李可秀怎么和南宋和谈。”

    “小王爷这招果然妙计,李可秀不是一直和我们虚与委蛇么,那我们就将南宋使团控制住,直接来个釜底抽薪,断了他其他选择。”另一个蒙古官员附和道。

    王保保非常满意属下的反应,转向另一边问道:“南宋使团真正落脚点查到没有?”

    “原本南宋使团隐藏很深,不过今天金国钦差带人闯玉清观,一直躲在暗处的李可秀居然马上跑出来相救,实在可疑非常,属下又派人查探一番,确认了南宋使团的确落脚在玉清观,而且这次的正使是南宋朝廷的参知政事韩侂胄。”旁边一个侍卫首领模样的人说道。

    “还真是一条大鱼。”王保保同时又冷笑一声,“还有金国的尚书令兼都元帅居然跑到这里来了,等本王处理好南宋这边的事,就顺手把他宰了,让金人朝廷再乱上一阵子。”

    宋青书暗暗擦了一把冷汗,自己真是躺着也中枪啊。

    “不过韩侂胄身边侍卫众多,再加上玉清观的道士似乎也和他们一伙的,身为武当五观之一,玉清观实力不容小觑,恐怕没那么容易得手。”有人担忧道。

    “韩侂胄此番秘密前来,身边能有多少高手?更别说玉清观是武当五观之一,就是武当派,当年也是本王阶下囚。”王保保说完脸上一热,毕竟这些都是妹妹赵敏的功劳,“父王对这次的事情极为重视,汝阳王府高手尽出,还奈何不了区区一个韩侂胄?”

    “真要强攻的话,区区一个韩侂胄自然不算什么,不过那样一来未免动静太大,到时候闹得整个扬州城都知道,恐怕有违本意。”下面有人指出了其中的关键。

    王保保微微颔首:“不错,这个节骨眼不能公开和宋起冲突,整件事必须在极短时间内悄无声息地完成,本王才方便执行后面的计划。鹤先生,这次十香软筋散带得够么?”

    鹤笔翁拍了拍自己腰包,嘿嘿笑道:“放心吧小王爷,就是十个玉清观也放得倒。”

    听到他们居然打算用毒这么卑鄙,程瑶迦心中关心丈夫安危,不由浑身一颤,不小心踩到了旁边的瓦片,宋青书不由暗暗叫糟。

    “谁!”百损道人霍然抬头,整个人仿佛一颗炮弹一般往屋顶冲来,人还未到,阴寒的掌风已经让程瑶迦冷得浑身发抖。

    宋青书急忙搂着程瑶迦的腰肢,强行往边上横移一丈,他担心蒙古这边有人能认出自己如今的身份,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匆忙之间他摸出了程瑶迦那条锦帕蒙在了脸上。

    刚蒙上脸身后就传来一道阳刚至极的指力,宋青书不欲显露自身武功,便抬手使出了前不久刚学会的一阳指迎了上去。

    双指相交,两人身子同时一震,对方暴退而回,压碎了屋顶,跌进了屋里。

    宋青书因为怀中抱着一个人的缘故,担心伤到她,没法完全卸力,也被逼得落到了庭院之中。

    刚一落下,王保保手下高手鱼贯而出,将两人团团围在正中心。

    看到宋青书因自己的缘故深陷重围,程瑶迦一脸歉意地说道:“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你。”

    宋青书微微一笑:“是我决定带你过来的,这也怪不到你身上。”

    程瑶迦心中感动,她知道如今蒙古和金国是死敌,以他的身份落到蒙古人的手里绝无幸理,可哪怕是这样,他都没有责怪自己一句,相比之下,丈夫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太令人心寒了。

    心中又是感动又是伤心,程瑶迦咬了咬嘴唇,从他怀里挣脱了出来,挡在他身前:“我帮你挡住他们,你轻功好,快趁乱离开。”

    见她摆出的是全真派三花聚顶掌法的起手式,显然是真打算拼了命给自己争取生机,宋青书不由大为感动,一把将她搂了回来:“别胡闹,相信我,我会保护好你的。”

    程瑶迦原本还想说什么,不过看到他真诚的眼神,一时间竟有些痴了,下意识点了点头。

    “阁下究竟是何方神圣,竟敢偷听我们的谈话!”王保保从屋中出来,脸色很不好看,也不知道这人在屋顶呆了多久,要是刚才那些机密被泄露出去,那可就糟了。

    看到他眼中精光闪烁,宋青书知道他已动了杀机,不由微微一笑,指着锦帕上绣的一朵花:“在下江湖人称绣花大盗,看到这贵府中这位小娘子如此标致,实在忍不住手痒,岂料被你们发现了形迹。”

    尽管知道他是故意混淆视听,不过听着对方一口一个小娘子的轻佻语气喊着自己,程瑶迦心中渐渐泛起一丝莫名的感觉。

    “这女人是谁带来的?”王保保望了程瑶迦一眼,只觉得眼生得紧,不由面色不善地看着自己的手下,这次行动事关机密,连他都没有带姬妾同行,谁这么大胆子敢带女人回来?

    一旁的鹿杖客脸色大变,急忙上前说道:“回禀陛下,这是属下……属下刚才在外面碰到的,一时没忍住,就……就把她带了回来。”

    “混账!”王保保勃然大怒,不过一想到接下来还要他们师徒多多出力,只好强忍了下来,“谁又能告诉我这个什么绣花大盗又是什么人?”

    一群人面面相觑,阿大皱眉答道:“回禀小王爷,江湖中好像没这号人物,不过听这外号应该是个下三滥的采花贼。”他投靠汝阳王府之前是丐帮四大长老之首,人称八臂神剑方东白,对江湖人物当真算得上如数家珍。

    “他是大理段氏的人!刚才用的是一阳指!”这个时候一个头陀模样的人灰头土脸地跑了出来,指着宋青书喊道。

    宋青书认出了他就是刚才和自己对指之人,原来是金刚门主,难怪刚才能使出那般至刚至强的指力。

    “难道是大理镇南王段正淳?”阿大迟疑道,大理段氏高手往往修佛,不是得道高僧就是与世无争,有采花爱好的数来数去也只有段正淳一人。

    “呸,段正淳算什么东西,又岂有这般雄厚的指力,恐怕是那人称中原五绝之一的南帝。”金刚门主刚才和他对了一指头,如今手指还隐隐生疼,自然不相信对方会是一个花花大少。

    “这……”阿大一脸苦笑,“南帝已经出家为僧多年,法号一灯大师,绝不会做这种偷香窃玉之事,更何况这人虽然蒙着脸,但明显身处壮年,绝非一灯大师。”

    宋青书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将自己身份越猜越离谱,也乐得在一旁看他们笑话,反正猜得越离谱对自己也就越有利。

    “好了!”王保保听得头都大了,“不管他是谁,将他拿下再说。”

    “遵命!”鹿杖客有心将功补过,第一个便冲了上来。

    宋青书还有闲暇回过头来对身后的程瑶迦说道:“夫人,这老头刚才冒犯你了,我替你教训教训他。”

    鹿杖客本来心情就很不爽,到嘴的美貌少妇被截胡了,又被小王爷教训了一顿,再听到宋青书这番话,差点没把肺给气炸:“找死!” 旋即运起十足功力,一掌往他胸膛劈来。

    隔得老远就察觉到一股寒气逼来,程瑶迦骇然望去,只见鹿杖客手掌间隐隐有寒冰流转,不由惊呼一声:“小心!”

    宋青书回头对她微微一笑,运起一阳指便往他手心戳去。这些年来他武功突飞猛进,如今可是和张三丰、王重阳等人谈笑风生的存在,鹿杖客武功虽高,却和他已有了档次的差距。

    这一指后发先至,点到掌心正中,鹿杖客只觉得手心一麻,接着整条手臂的穴道被瞬间封住,他惊骇莫名,急忙往后暴退而回,不过脸上却结结实实挨了两记耳光。

    宋青书不由感叹一阳指果然神奇无比,加上他如今这一身惊世骇俗的内力以及修为眼界,一阳指用起来简直是破高手内家真气的大杀器,顺带着还有点穴效果,大理段氏那些人,除了一灯大师之外,恐怕还没一个人能将一阳指练到他这个境界。

    “夫人心中这口恶气可出了?”宋青书指着鹿杖客脸上两个红掌印望着程瑶迦,他其实刚才有取鹿杖客性命的机会,不过一想到这两老头虽然可恶,却素来是赵敏的忠心狗腿,正所谓打狗也要看主人,要是真把他杀了,下次碰到赵敏,恐怕不好交代。 ——

    感谢高飞远翔宇等一众书友的支持,这段时间就是靠你们支持一路爆了前面数人的菊花,刚好挤进了20名,不过只比21位的烟斗大神多了十几票,菊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保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