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59章 定情之物

    直到回到道台衙门,宋青书都还在郁闷这件事情,居然就这么轻易让她跑掉了,毕竟这人关系着岳飞之女的秘密,同时又和逍遥派、王语嫣有关,实在是一个非常关键的人物。

    不过宋青书很快又释然了,人家一身顶级武功,轻功也差不了自己多少,自己想抓她本来就没这么容易。

    “你都已为人妇了,为什么还一直留在宋郎身边?”

    “我……我做什么事情用不着向你解释吧?”

    就在这个时候,园子里传来的争吵声将宋青书从沉思中惊醒过来,急忙跑了过去,只见木婉清一脸不善地盯着程瑶迦,而程瑶迦则满脸通红,显然是又羞又怒。

    “为什么不用向我解释?你这样摆明了是在勾引宋郎,难道我就不能过问一下么?”木婉清本就是那种至情至性之人,一心想着情郎能一心一意对自己,周芷若等人与他有婚约在先也就罢了,可程瑶迦这种有夫之妇,她哪还忍得了。

    程瑶迦原本在房中顾影自怜,结果木婉清突然闯进来对她一通语气不善的质问,她性子虽然温柔腼腆,可毕竟不是泥做的,再加上这段时间为丈夫的事情烦心,也忍不住反击起来:“姑娘一口一个宋郎叫得倒是好听,可不知道姑娘究竟是他的妻子呢还是和他有婚约在身呢?”

    “我……”程瑶迦的话正好击中了木婉清的软肋,她本来就对此事相当敏感,被对方一激,立即炸毛。

    宋青书一阵头大,怎么回来刚好碰到修罗现场,正想转身就走,却已被两女发现。

    “宋郎,这个女人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木婉清跑过来一把拉住他,语气又是委屈又是愤怒。

    宋青书一阵尴尬,下意识答道:“人家是归云庄少夫人,能和我有什么关系?”

    程瑶迦尽管心中没什么期待,可是听到他这样说,还是神情一黯,扭过头去,紧紧抿着嘴唇也不说话。

    宋青书也觉得自己有些不厚道,几个时辰前,两人都已经发展到滚床单的地步了,尽管没有进行最后一步,可其他所有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这个时候这样说未免有着提上裤子就不认人的感觉。

    “既然她和你没关系,为什么把她留在身边,你们孤男寡女住在隔壁,也不怕风言风语么?”从两人一触即分的眼神,木婉清大致也猜到了什么,神情更是凄苦。

    “呃,人家现在无亲无故,又急需帮助,外面蒙古人又对南宋使团虎视眈眈,若这个时候赶她出去,岂不是把她往火坑里推么?”宋青书苦笑道。

    听到他这个时候还记着为自己说话,程瑶迦的心情终于有些好转。

    “我不管,你分明就是舍不得她。”又看到两人眉来眼去,木婉清气得直跺脚,越想越觉得委屈。

    宋青书也觉得头大无比,正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他武功再高,后宫起火他也只能干瞪眼。正不知如何是好之际,外面忽然有一个侍卫前来禀报:“报,根据安排在玉清观附近的探子回报,李可秀正往玉清观而去。”

    “啊,那我得去马上看看。”宋青书一脸肃然,然后对两女说道,“你们的事等我回来再说,我先去处理正事。”

    说完也不待她们回答,急匆匆往外走去。

    宋青书一走,木婉清顿时觉得继续吵下去没意思,只好哼了一声傲娇地转身离去,程瑶迦虽然郁闷,不过毕竟她理亏在先,也只能关上房门生闷气。

    出了道台衙门后,宋青书长舒一口气,马上对刚才那侍卫说道:“等会儿你去领一百两银子,本帅赏你的。”

    “啊?”那侍卫一脸莫名其妙,心想自己好像也没立什么功啊?不过有赏赐他又岂会不开心,急忙答道,“多谢元帅!”

    宋青书微微点头,心想自己是不是该主动找几个机灵的下属,看到我后宅起火就出来救场呢?

    一路到了玉清观附近,拒绝了侍卫们跟随的请求,宋青书寻得一僻静角落,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了玉清观。

    一路轻车熟路摸到了王保保所在的房间,因为事关机密,他这里反而没多少高手,高手全用来布防在外围了,这种守外虚内的安排原本没什么问题,而且颇附和兵法之道,只可惜王保保没料到世上居然有人轻功能高到这种地步,居然能悄悄突破外围重重防护而不被发现。

    “提督大人,本王刚才说的你考虑得如何了?”宋青书躲在外面走廊横梁之上,很快屋中便传来王保保的声音。

    接着李可秀的苦笑传来:“小王爷,不是我不相信蒙古实力,可是贵国毕竟与江淮不接壤,到时候真出了什么事情,小王爷就算想救恐怕也鞭长莫及。”

    王保保嘿嘿笑道:“本王知道提督大人是什么意思,恐怕在提督大人心中,背叛清国后,与江淮之地接壤,又有足够势力庇护你的,只剩下南宋了。不过本王不得不提醒提督大人一句,这些年各国之间的战争情况,南宋的积弱是出了名的,就拿这次来说,堂堂的南宋使团,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你能指望日后出事了,他们有能力保护你么?”

    “这……”李可秀显然语气有所松动。

    宋青书又听了一会儿,不得不佩服李可秀这个老狐狸,当真是滴水不漏。表面上顺着王保保的话说,却一点实质性的承诺也没做出,这一手漂亮得无懈可击。

    王保保也不是蠢人,很快就察觉到了对方的油滑,不由冷哼一声:“本王也不逼你,提督大人可以回去后再仔细考虑,想好了再答复本王。”

    “多谢小王爷盛情。”李可秀拱手说道。

    “提督大人也别考虑得太久了,毕竟本王的耐心可是出了名的不好。”王保保忽然说道。

    李可秀心中一凛,急忙笑道:“那是自然。”

    ……

    看着李可秀离去,宋青书心中寻思差不多是时候接触一下李可秀了,又在房梁上呆了一会儿,没听到什么更有用的情报,便悄悄离开去寻找陆冠英等人的下落。

    毕竟之前占了程瑶迦那么大便宜,不替她做点事情,总有些过意不去。

    经过一番查探,南宋使团的人都是被单独看管,其中以看管韩侂胄的守卫最森严,以宋青书今时今日的武功,要想不惊动其他人将他救出来,也绝无可能。

    当然宋青书也不会做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很快继续查探下去,找到了陆冠英所在的牢房。

    “看来陆冠英在使团中的地位还真不咋地。”宋青书之所以这样感叹,是因为看守陆冠英的只有两个普通的番僧,对王保保手下的那群番僧印象深刻,毕竟那晚差点在他们独有的合力之术下吃了大亏,不过这两个番僧却不属于王保保麾下十八金刚,武功也只能算稀松平常。

    身形一闪掠过两人之际,宋青书封住了他们穴道,让其看起来与平常无异,然后顺手从他们腰间取出钥匙,打开房门后,似笑非笑地盯着里面被精钢铁链锁着的陆冠英。

    他此时一身血污,披头散发被挂在木架上,显然是受了蒙古人的严刑拷打,哪还有半分归云庄少庄主平日里的意气风发?

    “你们这些蒙古狗,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告诉你们任何事的。”陆冠英并没有抬头看,只是喃喃说道。

    “虽然我很佩服你这身硬骨头,不过不得不说你未免太蠢了点。”宋青书摇头不已。

    陆冠英这才吃惊地抬起头来,当看清他的样貌,不由怒道:“是你这个狗贼!”

    “喂喂喂,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说起来我当初还放你一条生路呢,你怎么这么恩将仇报?”宋青书无语道。

    “呸!”陆冠英吐了一口血沫,充满血丝的眼睛狠狠地盯着他,“你欺负了瑶迦,难道还让我感恩戴德不成?”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欺负她…”宋青书忽然一阵心虚,不禁想到之前将程瑶迦压在床上一阵上下其手,“好吧,就当我欺负了她吧,你现在自身难保了,难道还想报仇不成?”

    “你!”陆冠英作势欲扑,只可惜身子被铁链紧紧锁住。

    “好了,言归正传,我这次是受尊夫人所托,前来救你的。”宋青书摆了摆手,示意他安静下来。

    “救我?”听到这个消息陆冠英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毕竟他与对方非亲非故,对方来救他,显然是因为妻子的缘故。可对方为何会答应妻子救自己?答案已经不言而喻。

    “趁人之危,卑鄙!”陆冠英脸色铁青,总觉得眼前景色有些泛绿。

    宋青书却不搭理他,自顾说道:“不过你别高兴得太早,如今玉清观高手众多,我一时半会儿也没法救你出去,不过倒是可以替你给尊夫人带句口信,你有什么话就快说吧。”

    “不需要!”陆冠英冷冷地答道。

    宋青书微微一笑:“我知道你现在恨不得杀了我,不过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你如今这情形说不定明天就被蒙古人杀了,这很有可能是你对你妻子说的最后一句话,若是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好,不过我不相信你,给我纸笔,我自己写。”陆冠英冷冷说道。

    “这时候我去哪里给你找纸笔?”宋青书眉头一皱,忽然想到什么,从怀中掏出一方手帕给他,“你就在这上面写吧。”

    “无生老母,真空家乡!”就在这个时候,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喧闹声,若非宋青书修为精深,根本不可能听得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