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64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是又如何?”宋青书淡淡一笑。

    黑衣人首领还没说什么,他那群手下顿时炸开了锅:

    “大言不惭!”

    “老大,别跟他废话,并肩子上,废了他。”

    “我就不信他一个人打得过我们这么多人?”

    ……

    任盈盈暗暗心惊,她之前和这群黑衣人交过手,他们的战力恐怕不在日月神教十长老之下,特别是那个首领更是深藏不露,给她的压迫感似乎接近爹爹了。

    这人怎么如此自信?

    任盈盈顿时有了微微的失神,眼前这人修长的背影,突然变得神秘又伟岸起来。

    乌云珠更是感动得一塌糊涂,在她看来,对方做的这一切全都是为了她,毕竟他不认识自己爹爹,也那个漂亮姐姐也不像认识的样子,除了是替自己出气,又是为了什么呢。

    此时在她心中,眼前这位大哥哥不知不觉已经替代了金蛇王宋青书的位置,毕竟金蛇王只是一个评书中虚幻的形象,哪有眼前的大哥哥这么真实?

    黑衣人首领伸了伸手掌,示意手下安静下来,然后看着宋青书说道:“我们向来讲江湖规矩,不愿意欺负你们人少。这样吧,你们现在既然有三人,那我们各派出三人,比试三场,若阁下赢了,我们不说二话,直接引颈就戮;若是你们输了,那今日之事,就此接过,如何?”

    此言一出,其他黑衣人顿时叫了起来:“大哥,和他们讲什么江湖规矩,大家一拥而上,我不信他真有三头六臂。”

    “我意已决,不必多说。”黑衣人首领冷哼了一声,他素来威望奇高,见他这般说,其他人尽管有些不以为然,可还是纷纷闭上了嘴巴。

    其实他也是有苦难言,以对方之前表现出来的轻功身法,一拥而上对他不仅没效果,反而容易被他借力打力,自己人伤到自己人,还不如和他一对一,说不定还有可乘之机。

    宋青书嗤笑一声:“阁下倒是打得好算盘,每边出三人,我们这边却有两个少女,其中一个还是个不懂丝毫武功,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家闺秀。”

    一旁的乌云珠顿时急了,心想自己小时候都在花园里捉过鸡来玩的,怎么会是手无缚鸡之力呢!

    黑衣人首领沉声答道:“阁下若是不放心,大可以三战都接下来。”

    “也罢,就如你所愿,说吧,怎么比。”宋青书顾忌着对方人数实在太多,混战起来自己虽然不怕,但索额图、乌云珠父女难免有危险,若是伤到任盈盈,自己就更后悔了,因此明知对方不怀好意,还是答应了下来。

    “比三场,拳掌,剑法还有内力。”黑衣人首领沉声说道,他细想一番,之前对方表现之所以那么骇人,很大原因得益于对方的轻功,比真实功夫,自己这群人未必会弱于他。

    “好,你们谁先来?”宋青书上前一步,负手而立,显然是打算一个人把三场都接下来。

    任盈盈顿时一急,连忙说道:“前辈,不如由我替你接上一场吧。”她心中暗想:这位前辈武功虽高,但连战三场,在对方车轮战之下难免会有什么闪失,自己替他打上一场,也可减轻一下他的压力。反正以我的武功,只要不碰上那个首领,就算不胜也不会那么轻易被击败。

    黑衣人首领示意旁边一人:“你去。”

    那人点了点头,走上前去途中手指咯咯作响。这群人来自三山五岳,高手不知凡几,可单论掌力而言,他是这群人中公认的第一,当年凌空一掌,直接震断一个大派掌门人的心脉,震惊了天下。

    当对方走了过来,宋青书却显得有些漫不经心,原来他在暗暗感叹,这天下武功,除了剑法之外,自己的知识储备实在有些不够,若换做东方暮雪在这里,刚才那番交手,就算对方刻意隐藏本身武功,东方暮雪恐怕已经识破了这些人的来历了,自己却要借这三战来查探对方的武功路数。

    那人见宋青书有些失神,不由大喜,狞笑一声便一掌往他胸前按来,同时响起的破空声声势极为骇人。

    任盈盈突然脸色一变,惊呼道:“托塔手,前辈小心。”

    托塔手丁勉乃嵩山派十三太保之首,一声武功在派中仅稍逊掌门左冷禅。当年衡阳城一役,他一掌震断刘正风心脉,后来又一掌击出打得定逸师太退了三步口涌鲜血,掌力之强在五岳剑派中都数一数二,与他对掌之人若是没有防备,很容易吃大亏。

    “看来果然是嵩山派的人。”宋青书不闪不避,抬起手掌迎了过去。

    见对方似乎并没有太上心,丁勉顿时大喜,心想你若是全力以赴,我还忌你三分,你这般儿戏,岂不是找死么?

    随即手上又加了三分力气,有心趁着对方大意,将他打成重伤。

    黑衣人首领见宋青书这般托大,本来也是面带喜色,可突然注意到他手掌边缘似乎隐隐有一层晶莹之色,附近的光线都似乎显得有些模糊扭曲,不由大骇:“师弟小心!”

    丁勉不以为然,心想师兄未免太过小心谨慎了,不趁此机会重伤他,实在对不起这个天赐良机。

    不过两手相交,丁勉脸上的狞笑顿时凝固住了,随即额头渗出一层冷汗,整个人急退而回,震惊不已地看着对方,紧紧咬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怎么样了?”周围的人察觉到他的异常,纷纷围了上去,有人不小心摸到他的手臂,顿时失声叫道,“手断了?”

    黑衣人首领急忙赶过去,伸手往丁勉脉门探去,只觉得入手处软绵绵的毫无力气,不由心中一凉,丁勉的手岂止是断了,而是被震得寸寸碎裂,从今以后,他这个手臂恐怕是废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瞪着宋青书,恨声说道:“阁下下手未免太狠。”

    宋青书淡淡说道:“他若是手上留力,也不至于伤得如此之重,自己存心不良,怪得了谁?”

    黑衣人首领脸色阴晴变幻不定,良久过后开口说道:“好,那第二场由我和你比,我们比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