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66章 心跳的威胁

    房间之中终于归于平静,宋青书擦了一把汗,后怕地想到:这李青萝就是冰山下包裹的岩浆,被欢喜真气一刺激,引爆了体内的火山,这阵仗实在是太刺激了。

    这是宋青书自欢喜真气大成以来,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有心无力,这一晚上两人也不知道大战了多少个回合,谁知李青萝却越战越勇,若非宋青书天赋异禀再配合欢喜禅法,换作任何一个男人,恐怕都会被榨成人干。

    “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前世那些老司机诚不我欺也!”宋青书决定以后再也不能这样玩火了,几缕欢喜真气是有助情趣,可是输多了那就是自找罪受了。

    “你个混蛋~”此刻李青萝趴在床上,只觉得浑身乏力得紧,连手指头也不愿意动一下,任由完美无暇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之中,只是嘴里下意识在重复着之前的话。

    她整个人仿佛在水里捞出来的一般,浑身上下肌肤渗出一层密密的细汗,在火光的照耀下散发着诱人的光芒,仿佛一尊晶莹剔透的白玉观音。

    “我混蛋?”宋青书忍不住说道,“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再说了,刚才可是你主动扑上来的,我推都推不开。”

    李青萝脸上本就残留着余韵后的潮红之色,闻言更红了一分:“你那是趁人之危!谁让你练了…….练了那么下流的武功。”

    “这可是正宗佛门武功好不好,哪里下流了?”宋青书闻言不乐意了,“若是没这门神功护体,我还不得被你的北冥神功吸成人干啊?不对,这一晚下来我现在也快成人干了。”

    “呸!”李青萝怒道,“最后分明是你吸了我一半功力,这等采补之术还不下流?”

    宋青书沉声答道:“武功本没有正邪之分,更没有上流下流之说,主要还是看用在谁身上。用在两情相悦的红颜知己身上,这门武功则是阴阳互济的双.修之法;遇到你这种居心叵测之徒,自然也能成为惩恶扬善的采补之术。”

    原来之前被北冥神功一阵猛吸,宋青书内力损耗也很严重,自然只能趁亲热之时将损失的内力夺回来。李青萝迷迷糊糊之间感受到体内真气源源不断外泄而出,虽然心中焦急万分,但因为被欢喜真气刺激,她的身体已不受自己控制,反倒极力配合逢迎着对方,若非最后宋青书看到她眼角的泪痕一时心软,她如今恐怕已与废人无异。

    尽管如此,她依然损失了近乎一半的修为,典型的偷鸡不成蚀把米。

    刚才李青萝虽然情不自禁失去神志,可清醒过来后那一幕一幕的场景居然像放电影一般出现在脑海之中,李青萝又是羞怒,又是茫然,一时间咬着嘴唇在那里怔怔地发呆。

    看着李青萝玉体横陈,宋青书心中暗暗赞叹,真是一个动人的尤物,刚才那种情况假如能让人选择的话,哪怕极有可能被榨成人干,绝大多数男人还是会义无反顾地扑上去的吧。

    “其实你也不必这么恨我,虽然我吸了你一半内力,不过一来是你吸我在先,我这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二来我还顺手替你治好了内伤,要知道你之前那么严重的伤势,若是自行疗伤的话,没有个大半年,绝对好不了。”

    李青萝知道他说的是实情,之前的伤势让她半年之内无法与人动手,要不然伤势更难痊愈,而她身为白莲教圣母,可谓时时刻刻坐在刀尖上,若是让人知道她的伤情,她绝对无法平安撑到半年之后。

    如今虽然损失了一半修为,可是内伤已经痊愈,再加上有北冥神功在手,要想恢复实力并不困难,因此从这个角度看她怎么都不算吃亏。

    可今晚她损失的不只是一半修为啊!

    自己平日里一向眼高于顶,丈夫逝世后更是守身如玉十几年,今天却像个青楼里最下贱的妓.女,在他身下婉转承欢,想到刚才种种画面,李青萝声音愈发冷了起来:“这样说来,我还应当感谢你了?”

    宋青书仿佛根本意识不到她话中的讽刺意味,反而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这是自然,不信你先照照镜子。”

    随手一招,桌上的铜镜就被他吸到手中,放在了李青萝面前:“夫人虽然漂亮,可是之前一副全天下男人都欠你钱的模样,仿佛一个欲求不满的深闺怨妇。可你看看现在,眉宇舒展妩媚,面色红润有光泽,整个人容光焕发,看上去至少年轻了二十岁不止,也不枉我辛辛苦苦耕耘灌溉那么多遍。”

    女人毕竟都是爱美的,李青萝本来正打量着镜中那个满脸红潮的美少妇,抚摸着自己脸蛋儿,对身上发生的变化有些淡淡的欣喜,结果听到宋青书最后一句,气得她拿起镜子就往宋青书身上砸去。

    宋青书接过镜子,不由哈哈大笑:“好了,不开玩笑了,我现在有两个问题想问一下你。”

    李青萝哼了一声,直接转过头去。

    “之前你提到过最恨金人,可是据我所知,白莲教可不是什么抗金义士,而且你住在姑苏,姑苏这些年好像没有遭受过金兵祸害,那你为何会这么恨金人?”

    这也是宋青书最想不通的,按理说李青萝和金国八竿子打不到关系,这深仇大恨从何而来?

    李青萝面无表情,直接以沉默相对。

    “那我们换一个问题好了,”宋青书也不介意,“之前你为何到竹林救华山派一行人?华山派岳不群自诩名门正派,绝不会与白莲教中人结交,所以我实在想不通你出手救他们的理由。”

    宋青书心中怀疑李青萝和岳飞之女有关系,不过具体情况需要找她求证。

    李青萝紧闭双唇,依然没有回答。

    宋青书微微一笑:“夫人就算不说也没关系,大不了我脱光你的衣服,将你绑在扬州城城门之上,旁边还写白莲圣母、姑苏曼陀山庄王夫人玉体,想必来往行人非常乐意欣赏夫人身体的,不出三天,消息应该也会传回姑苏曼陀山庄……”

    脑中情不自禁浮现出那种情景,李青萝一想到城门下无数臭男人用恶心的目光扫视着自己身上每一寸肌肤,便觉得不寒而栗。

    “既然怕了,就老老实实回答问题吧。”注意到她身躯不经意间的颤抖,宋青书紧紧地盯住她。

    李青萝毕竟不是没什么阅历的小姑娘,经过最初的慌乱,她嘴角忽然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我不信你真的会那样做。”

    宋青书眉头一皱:“为什么不会?”

    “如果你真是那么心狠手辣的人,我现在就不会还剩一半的功力。”李青萝淡淡的答道,哪怕身为敌人,她此刻也不得不承认对方是一个怜香惜玉之人,不过目光落到自己浑身上下残留的淤青红痕,她马上就推翻了这个念头。

    宋青书不禁一怔,随即笑道:“不错,我的确是个怜香惜玉的人,不过那只是针对纯真善良的女人,像夫人这种蛇蝎美人,我可没那么多耐心。”

    李青萝坐直了身体,任由美好的身体暴露在他面前,一边收拾散落一地的衣裳,一边说道:“你嘴上说得越凶,你的心也就越软。”

    宋青书脸色微变,静静地打量着她,良久过后方才说道:“夫人果然不愧为白莲圣母,这份睿智绝非一般女人所能拥有的。”

    “多谢夸奖。”李青萝捡起衣裳,发现全都破破烂烂的,显然是被非常粗暴地撕烂的,不由脸颊一烫,刚才的情形她还隐隐记得,撕烂衣裳的并非眼前的男人,而是她自己。

    “你赢了,”宋青书叹了一口气,“我的确做不出那样的事情,不过我还是有办法对付你。”

    “什么办法?”李青萝一边拉过旁边的被子挡在胸前,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比如再往你体内注入欢喜真气。”宋青书伸出了手指,笑得极为诡异。

    李青萝脸色一变,不过她很快镇定下来:“哼,你还能再来么?”

    宋青书呼吸一窒,万万没想到她这么彪悍,一想到自己被她痴缠一晚上,短时间内的确有心无力,不禁恼羞成怒道:“就算我不能再来,难道我就不能随便找几个侍卫进来么!”

    李青萝不屑地白了他一眼:“你舍得么?”

    看着她一副吃定自己的模样,宋青书不由恨得牙痒痒,这女人之前分明是座冰山,没想到居然对男人的心理把握得这么清楚,不错,他的确做不出这么暴殄天物的事情来。

    忽然脑中灵光一闪,宋青书笑道:“我如今的确没办法再应付你,也不会喊其他男人来,不过我大可以注入欢喜真气后将你一个人关在屋子里,让你再尝试一下个中滋味。”

    李青萝脸色终于变了,因为以她的阅历和智慧判断,这样的事情对方的确非常有可能做出来。

    “我数三声,若是你还不开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宋青书深谙趁热打铁的道理,根本不给她丝毫思索的时间。

    “一!”

    “二!”

    宋青书此时已经走到李青萝面前,手指作势欲戳,就在这个时候,李青萝终于开口了:“岳飞是我姨父……” ——

    ps.国庆这几天和尚带小孩回老家,因为爷爷奶奶以前没带过他,所以带小孩的主力还是我,一天到晚根本脱不开身,所以这几天更新恐怕会受到影响,还望各位读者见谅。

    今天这一章还是趁小孩午睡以及晚上睡觉后的时间码出来的。

    唉,和尚有时候不禁感慨万千,小说中那些主角似乎都没有孩子,有了孩子过后,哪怕之前是主角,以后也注定沦为配角,甚至酱油真是心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