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69章 曲终人散

    听木婉清哭哭啼啼讲了一遍,宋青书终于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当年秦桧害死岳飞过后,在国内可谓权势滔天,再加上党羽众多,连皇帝赵构都非常忌惮他,随时担心他政变篡位。

    赵构运气也算好,秦桧年纪大了,一次病重就再也撑不住了,临死之前想让儿子接替自己相位,却被赵构委婉拒绝。

    秦家上下顿时震动,知道这些年站在风口浪尖,得罪的人不少,再加上赵构的态度也暧.昧难明,秦氏族人担心将来被人清算,惨遭灭族之祸,因此很早就开始为将来作打算。

    秦桧死后,赵构找了个理由让身居要职的秦家子弟纷纷致仕(退休),秦家便趁这个机会悄悄迁徙出国。

    当时的局势,能与南宋抗衡的也只有金、清两国,秦桧本来和金国高层关系良好,只可惜金人是利用他掌控南宋朝廷,如今秦家在南宋失势,对金国来说自然也失去了利用价值。若是去金国,保不定被金人给南宋用来获取更大利益。

    清国与金国是兄弟之国,金国既然不能去,那清国自然也不能去。

    环视当时列国,除了清、金两国之外,大理太弱,吐蕃太偏,蒙古太远,辽国苟延残喘,最后只剩下一个西夏,与宋有世仇不会出秦家,实力强大自保无虞,再加上西夏政权简陋急需人才,秦家到那里容易出头,于是经过各种权衡,秦氏族人便迁徙到了西夏。

    也许是作恶太多的缘故,秦桧夫妇多年没有子嗣,未免断子绝孙,最后过继了妻兄之子当自己儿子,取名秦熺,秦桧死后,秦熺成了秦家族长。

    木婉清的母亲秦红绵同样出自秦氏一族,论辈分算是秦桧的侄女,从小就生得貌美如花,艳名远播。秦家到西夏后,为了在当地站稳脚跟,刚好那段时间西夏大将军木遇乞想续弦,秦家便将秦红绵许给了他。

    当时秦红绵已经在江湖中遇到了段正淳,甚至还怀了他的骨肉,只可惜段正淳不能娶她。秦氏一族再怎么说也是名门望族,又岂能允许秦家女人未婚先孕?

    因为族人不停逼迫,再加上秦红绵也想隐瞒怀孕的事实,最终无奈地嫁给了木遇乞。

    木遇乞身为西夏大将军,执掌西夏近半兵权,妹妹又是西夏皇后,秦家借助秦红绵傍上了这根粗壮的大腿,终于在西夏安定下来。

    “婉清,莫说你们母女只是秦氏族人,就算你是秦桧的亲孙女,我也照喜欢不误!”宋青书搂着她柔声说道,“每个人的罪恶,自有他自己承担,与他的亲人又有什么关系?你和你娘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却能选择之后的行为,这些年你们又不曾为秦桧为虎作伥,我又怎么会迁怒到你们身上?”

    “真的么?”木婉清一脸惊喜地望着他。

    “当然是真的!”宋青书有些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这么激动,原来这个世界上父债子偿、母债女还才是主流,木婉清尽管不是秦桧的孙女,但或多或少有些家族关系,一直以来这都是她的心结,所以宋青书这般前的思想自然一下子就击中了木婉清的内心。

    “你真好!”木婉清整个人扑到了他怀中,将脸蛋儿紧紧贴在他胸膛之上。

    抱着她柔软青春的身子,宋青书顿觉得一阵温馨,急忙搂着她闻言软语安慰起来。

    “宋郎,你好坏……”木婉清忽然脸色红如胭脂,娇嗔不已。

    “怎么了?”宋青书一怔。

    木婉清瞄了一眼他小腹下方的位置,红着脸说道:“你是不是憋得很辛苦,要不要我帮你……”说着身子就缩到了被窝之中。

    宋青书脸上一热,不由暗骂自己,这么快又起了反应,估计两人身子贴在一起被她感受到了。急忙将她扶了起来,柔声说道:“不用了,我只想搂着你好好睡觉。”

    木婉清心中感激,整个人蜷缩在他怀中,手指在他胸膛轻轻地画着圈:“宋郎,你是不是怪我不肯将身子给你?”

    宋青书微微一笑:“怎么会呢,在我心中你就是最冰清玉洁的姑娘。”

    “我要是真冰清玉洁也不会替你……替你那样了,”木婉清脸色烫,轻啐一口方才幽幽叹道,“宋郎,不是我不想给你,只不过我娘当年因为未婚先孕受了太多的苦,她从小就告诫我要以她为前车之鉴,让我答应她绝不重蹈覆辙,我不愿意看到她伤心,所以才……”

    宋青书急忙搂着她安慰起来:“我知道个中缘由,所以我将来会到你家提亲,得到你娘肯过后再……再‘欺负’你。”

    木婉清脸色一红,忽然神情忸怩起来:“其实如果宋郎你现在真的想要……想要欺负我,我……我也不会……不会拒绝你的。”

    宋青书摇头道:“你宋大哥又不是,我会将你一生最美好的时刻留在洞房花烛夜的。”

    木婉清心中感动,吊着他的脖子神情地呢喃道:“宋大哥~”

    两人就这样温存良久,木婉清忽然抬头,双眸熠熠生辉:“宋大哥,你要真的想要的话,可以到隔壁找那位6夫人,我不会吃醋的。”

    她从小被秦红绵养大,隐居在深山之中,脾气和她娘非常接近,同时脑中从来没有什么伦理纲常,在她看来程瑶迦是6夫人也好是其他夫人也好,只要情郎喜欢,就算两人生什么倒也没什么影响。

    恰好之前程瑶迦听到隔壁动静,心里斗争良久,终究还是抑制不住好奇之心,将耳朵贴在墙上偷听,正好听到了这一句,顿时被唬了一跳,急忙跑回上缩在被窝里,心中立马患得患失起来:“他等会儿究竟会不会过来?如果真的过来自己是装睡呢还是奋力反抗呢……”

    宋青书被木婉清的话弄得哭笑不得,在她额头轻轻亲了一口:“我今晚哪儿也不去,就想搂着你睡觉。”

    “好呀~”木婉清顿时喜形于色,扭了扭身子,换了一个更舒适的姿势缩在了他的怀中。

    宋青书会心一笑,搂着她轻轻安抚起来,反倒是隔壁的程瑶迦患得患失,一整晚都没睡着。

    第二日天一亮,宋青书便醒了,他修炼的欢喜禅法主攻阴阳二气,已不像常人那么需要睡眠,看到木婉清熟睡如婴儿一般,宋青书轻轻地吻了吻她的额头,便悄悄地走出了房门。

    吩咐属下给木婉清准备早餐,点了几个她喜欢吃的点心,忽然想到还有个白莲圣母在院子里,犹豫了一下,便吩咐属下准备了一套崭新女装,拿着衣服便往她房中走去。

    等打开门后,早已芳踪杳杳,人去楼空,宋青书倒也并不意外,这样的结果早在他意料之中。

    目光忽然落到桌子上一张纸条之上,宋青书顿时苦笑起来:“也不知这次会不会放虎归山。”原来纸条上赫然写着几个娟秀却凌厉的大字:昨日之辱,他日定当厚报!

    回到房间的时候,木婉清已经起来了,宋青书正想和她谈谈情说说爱,院子门口却传来了喧闹之声。

    “我是木婉清的叔叔,为什么不能进去!”接着一个驼子冲了进来。

    “回禀元帅,他……”几名侍卫满头大汗,正要动武将他请出去,宋青书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下。

    “原来是木大侠。”宋青书拱手说道。

    “大侠这两个字我可当不起,” 木高峰磔磔笑了笑了两声,便转向木婉清说道,“跟我回去!”

    “可是叔叔……”

    木婉清还想说什么,木高峰马上就打断了她:“难道你忘了你娘的前车之鉴么?”

    木婉清顿时沉默了下来,木高峰这才对宋青书说道:“这位大人,你虽然武功盖世,但我木家的女儿总不能这么不明不白被人欺负,若是你对我们家丫头有意,大可以来西夏三媒六聘将丫头娶回家,在这之前,恕我不能让她留在你这里。”

    宋青书眉头一皱,正要说什么,木婉清却担心他迁怒于木高峰,急忙将他拉到一边小声说道:“宋郎,从小高峰伯伯便待我很好,你不要怪他。”

    宋青书微微一笑:“他是你的伯伯,自然也就是我的伯伯,我又岂会怪他呢。”

    “谢谢宋郎!”木婉清甜甜一笑,弄得宋青书骨头都酥了三分,“不过这次伯伯来找我是因为家里出了点事情,所以我得跟他回去。”

    “这么快?”宋青书眉头一皱。

    “我也舍不得你……”木婉清脸色一红,悄悄瞥了木高峰一眼,小声说道,“可是伯伯刚才都那样说了,我哪还好意思继续留在这里。”

    宋青书苦笑一声,虽然如今以他的武功权势,区区一个木高峰根本不放在眼里,可是谁叫他是木婉清的长辈呢,而且又占着理,自己和木婉清什么名分也没有,这样厮混在一起的确对她名声不太好。

    “等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我会尽快来西夏找你的。”宋青书不想让木婉清为难,便放弃了强留她的想法。

    “嗯~”木婉清见木高峰没注意到这边,踮起脚尖亲了宋青书一口便逃也似的跑回了木高峰身边,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宋青书顿时怅然若失。

    “宋……宋公子?”正好这个时候身后的门开了,程瑶迦低着头出来,正好撞了他个满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