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72章 献妻求荣

    如今燕京城实际上在宋青书控制之下,要将李可秀家眷救出来实在不是一件难事。

    看着信封里的内容,李可秀脸色数变,缓缓闭上了眼睛,良久过后方才说道:“贤侄的来意我很清楚,当年贤侄对我们父女有救命之恩,这次又救了我的家眷,有这份情谊在,大家都不是外人,有些话我就实话实说了。”

    “李叔叔但讲无妨。”宋青书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倒也没有太意外的神情。

    “如今天下群雄并起,我麾下虽然有十万大军,但我自问没有一统天下的才干,所以一直以来在寻求明主,”李可秀顿了顿,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贤侄如今金蛇营虽然威震天下,但恕我直言,恐怕也没法问鼎中原。”

    宋青书眉毛挑了挑,不动声色地问道:“不知李叔叔何出此言?”

    李可秀叹了一口气:“这些年来华夏沦丧,中原地区义军四起,也不知有多少义军忽然兴盛,又忽然衰亡,正所谓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归根结底,就是义军不懂政权是怎么回事,当流寇可以,问鼎天下却是万万不能。”

    “原本以我们的交情,我投靠金蛇营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不过既然金蛇营一统天下不太可能,那么我投靠金蛇营就是拿家族冒极大风险,”李可秀说道,“与其将来我们家族烟消云散,还不如如今壮士断腕。现在顶多牺牲我妻子儿子少数几个人,若是投靠金蛇营,将来金蛇营覆灭,对我们整个家族来说都是没顶之灾,还望贤侄理解。”

    宋青书微微一笑:“李叔叔有这些顾虑也很正常,不过我领导下的金蛇营与其他那些流寇一样的义军不一样,我们不仅有实力打败强大的清国大军,同样也能将山东一带治理得井井有条,境内子民安居乐业。扬州离山东并不是很远,想必李叔叔也知道我所言非虚。”

    李可秀微微颔:“不错,这些日子山东的确政通人和,倒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随即话锋一转,继续说道:“可是在我看来,这也不过是暂时的繁荣,等到清国朝廷平定三藩之乱过后,必然容不下金蛇营的存在,金国又向来与清国同进退,到时候在两大军事强国压迫下,金蛇营又能支持多久?”

    这其实代表了天下大多数人对金蛇营前途的看法,毕竟金蛇营西面是金国,北面是清国,东面是浩瀚的大海,根本没有扩张的空间,能维持如今局面已是极限,哪还有什么未来?

    “清国与金国么?”宋青书高深莫测一笑,“李叔叔,因为如今我们还不是自己人,所以有些话我没法对你直言,我只能说清国金国不仅不会成为金蛇营阻碍,反而会成为金蛇营助力。”

    他暗中控制了金、清两国的事情是最大的秘密与底牌,自然不可能随意告诉他人。宋青书不是没考虑过以此为筹码,说服李可秀的加盟,理论上来说成功的希望非常大。可是要冒的风险实在太大,若是李可秀将此事泄露出去,他之前所有的布局便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因此他手握王炸,却不能轻易打出来。

    “此话怎讲?”李可秀也是久居官场的老狐狸,很快便意识到他话中的玄机。

    宋青书整理着语言:“我只能说我能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两国朝堂决策,不知道这样李叔叔可满意?”

    “能影响到朝堂决策?”李可秀大吃一惊,不过他也清楚,这几个字可大可关键在于能影响到什么程度,如果直接问对方,对方肯定不会将细节告诉自己,不过可以试着旁敲侧击,“若是贤侄能让索额图和唐括辩离开扬州,我就可以考虑与金蛇营联盟。”

    这段时间索额图和唐括辩杵在扬州,给他的压力非常大,他想做什么事情都没法施展,自然巴不得这两尊瘟神早点走。

    当然李可秀也是随口一说,就算宋青书口口声声说能影响清金两国朝局,但索额图和唐括辩都是各自朝堂的一号人物,他不认为对方有这个能力影响到这两人。

    李可秀故意这样说,也不过是想让宋青书知难而退,免得太直白了大家尴尬。

    谁知道宋青书却一脸古怪地望着他:“李叔叔此话当真?”

    李可秀心中一惊,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自然当真。”在他心中两个相级人物,又岂会这么容易被金蛇营影响?

    “那就这样一言为定吧。”宋青书笑得高深莫测,弄得李可秀心头跳,总觉得自己似乎掉到了坑里。

    与李可秀分开过后,宋青书没有回道台衙门,而是先去了金龙帮一个秘密据点,立马写了一道给索额图的密旨。这种盖了玉玺的空白密旨他随身带了不少,就是一备不时之需,再加上当年在紫禁城伪装康熙的时候,将康熙的笔记学得惟妙惟肖,因此这封密旨足以以假乱真当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密旨的确是真的。

    再写了一封密信用来通知紫禁城里的东方暮雪,免得到时候索额图回京了,双方口供对不上穿帮了。这封密信他是用暗语写得,没有相应的秘钥,就算被截获了也不会泄露什么。宋青书来自后世,在这方面毕竟多了很多前人的经验。

    派人将两封密信送往各自渠道,宋青书这才优哉游哉地往道台衙门赶回去。

    他不知道此时在那个道台衙门别院里,6冠英两夫妻已经吵翻天了。

    “你要怎么才能相信我!”望着愤怒的丈夫,程瑶迦眼中委屈的泪水直打转。

    6冠英躺在床上冷笑连连,却不说话。

    程瑶迦心中气苦,不过看到丈夫如今浑身的伤还有那厚厚的绷带,心中顿时又软了下来,走过去拉住他的衣袖,柔声说道:“冠英,我们不要再吵架了好不好,我们和好吧。”

    6冠英脸色阴晴不定,忽然说道:“要和好可以,不过你先答应我一件事情。”

    程瑶迦心中一喜,脸上不禁泛起了笑容:“莫说是一件,就算是十件百件,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答应。”

    “你当然能做到,”6冠英意味深长地看了妻子一眼,“你去求那人帮忙将韩大人、6叔叔等人救出来。”

    “啊?”程瑶迦一脸为难,“单单是救你就已经让他冒了极大风险,而且是我苦苦相求,他才勉为其难答应的,要救韩大人他们,恐怕”

    “苦苦相求”6冠英脸皮抽动了几下,冷笑道,“他武功那么高,救人出来易如反掌,有什么风险。”

    “可是他毕竟是金国官员,与我们大宋是仇敌,又岂会愿意救韩大人他们。”不知道为什么,程瑶迦下意识替宋青书说起话来,同时没有泄露他的真实身份。

    “以金国官员的立场,他的确不会救韩大人他们,”6冠英顿了顿,忽然意味深长地盯着妻子,“可如果是为了你呢?”

    程瑶迦心中一跳,急忙问道:“你什么意思?”

    6冠英眼帘低垂,面无表情地说道:“等会儿晚上你去他房间,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要让他答应出手帮忙。”

    程瑶迦脸上血色褪尽,下意识后退几步,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丈夫:“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6冠英表情忽然变得狰狞起来,“可是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们6家已经将整个家族的命运压到了韩大人身上,若是他在这里出了什么意外,我们6家就彻底完了,将来贾似道、史弥远秋后算账,我们6家就会万劫不复,男的为奴女的被充入教坊司,山阴6氏将屈辱地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可我是你的妻子啊,你怎么能让我去做这种事?”程瑶迦喃喃说道。

    6冠英冷笑了一声:“什么叫让你去做这种事?说得好像你之前没做过一样,多一次又有何妨?”

    这正是6冠英的真实想法,他只当妻子已经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既然妻子失贞的事情已无法改变,那就顺水推舟,用妻子救出韩侂胄等人,做到利益最大化。

    尽管身为男人,这样的事情有些操蛋,可一个妻子和整个家族的利益比起来,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了。

    “你!”程瑶迦指着丈夫,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6冠英素来知道妻子性格,知道她腼腆面嫩,若是把她逼急了说不定会适得其反,于是连忙柔声说道:“瑶迦,之前是我不好,其实这次到扬州后生的事情也怪不得你,只怪我没本事把你保护好。不过如今事情既然已经生了,我们就要积极地去面对,你也知道我们6家的荣辱都绑在韩大人身上,若是他出了什么事情,我们整个家族都要遭殃,到时候你身为6家媳妇,下场也好不到哪儿去。”

    “若是你这次能救了韩大人,到时候韩大人肯定会知恩图报,我们夫妇俩在家族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

    见妻子一直沉默不语,6冠英继续说道:“你这次的牺牲我会铭记于心,回到江南过后我会加倍对你好,到时候我们就当扬州这些事是一场梦好不好?”

    程瑶迦摇了摇头,凄然一笑:“既然你要我去找别的男人,那我晚上就去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