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73章 深夜暗香

    当宋青书回到道台衙门别院之中,天色已晚,特意请程瑶迦夫妇吃饭。

    让他意外的是,席间陆冠英居然破天荒地没有冷嘲热讽,只是一直沉默,程瑶迦仿佛也有心思,整个人一晚上下来都魂不守舍的。

    “陆少庄主只管放宽心,这段时间在这里好好养伤,整个扬州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了。”宋青书放下酒杯,笑着说道。

    陆冠英脸色数变,终究还是拱了拱手:“多谢!”

    宋青书眉毛一挑,对方这态度前后截然不同,实在有些蹊跷,忍不住望了程瑶迦一眼,发现她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只是下意识动着筷子,整个人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奇怪。”宋青书眉头一皱,不过很快释然,他如今要考虑的事情太多,自然没精力去揣摩这对小夫妻的心思。

    吃完饭后,宋青书将他们夫妇俩安排在了不同房间休息,然后再安排一堆大夫、侍女去照顾陆冠英,程瑶迦脸色微红,却主动跑过去照顾丈夫。

    宋青书哑然失笑,知道程瑶迦担心自己趁机对她做什么,心想自己有那么可怕么,你丈夫现在还在呢……

    不过他也没有阻止,毕竟他们两人名义上是夫妻,虽然有了什么休书,不过他们夫妻间这么多年的感情,怎么可能说断就断?

    回到房间过后,宋青书一直在思索如今扬州局面,以及李可秀归属问题,不知不觉夜已经深了。

    忽然他心中一动,抬头望向了门口。

    “宋……宋公子,我可以进来么?”门外先是几下轻轻的敲门声,然后响起了程瑶迦怯生生的声音。

    “请进!”宋青书敏锐地察觉到了对方声音隐隐约约有些颤抖,心中奇怪不已,两人已经相处这么久了,她怎么还这么怕自己?

    其实严格来说,程瑶迦毕竟和黄蓉是一辈的人物,幸好宋青书如今也是快三十的年纪,因此双方年龄差距也只有几岁而已,可程瑶迦毕竟要大些,说起来应该算他姐姐,可是她腼腆害羞的性子,再加上面容娇嫩,两人相处之时,宋青书却将她当成小妹妹一般。

    门很快从外面被推开了,一个端庄温婉的少妇款款走了进来,一系素色长裙显得她格外秀丽动人。

    “夫人现在真漂亮。”宋青书忍不住赞叹一声,同时目光落在她还带着水汽的头发上,显然她刚沐浴不久。

    “难道我以前不漂亮么?”程瑶迦抬头望向他,眸子熠熠生辉。

    宋青书惊讶于她的大胆,同时注意到她随手关上了门,不由笑道:“夫人今天席间似乎没有喝酒,怎么胆子似乎变大了些?”

    程瑶迦脸色一红,忍不住跺脚道:“你就来取笑我!”

    “好了好了,是在下不是,小生在这里给夫人赔罪了。”宋青书故意行了一礼,逗得程瑶迦忍不住咯咯一笑,“只是不知道夫人这么晚找在下,究竟有何贵干?”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么?”程瑶迦咬了咬嘴唇,眼波流转白了他一眼。

    “当然可以了,夫人什么时候想来找我,我都扫榻相迎。”宋青书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这个成语用在这里未免有些歧义,很容易让人家误会,可这次的确有些冤枉,他说的时候的确没往那方面想过。

    程瑶迦果然下意识往床那个方向扫了一眼,一张小脸顿时像涂了层胭脂一般,饱满的胸脯上下起伏几下,忽然开口说道:“我想找你喝酒,不知道公子赏不赏脸?”

    宋青书微微一怔,总觉得她今天有些奇怪,不过还是笑道:“能陪夫人喝酒,是在下的荣幸,不过在下酒量向来比较大,万一把夫人喝醉了怎么办?”

    程瑶迦眼帘低垂,下意识咬了咬嘴唇,在灯光照耀下,嘴唇上闪耀着水润迷人的光泽:“喝醉了就喝醉了。”

    宋青书一愣,旋即笑了起来:“既然夫人有此雅兴,在下当然奉陪了。”说完就到门口唤来一个丫鬟,让她端一壶葡萄美酒过来。

    听到宋青书嘱托丫鬟多装点酒,房间内的程瑶迦忍不住俏脸一红。

    他如今是道台衙门的贵宾,丫鬟不敢有一丝怠慢,没过多久便将酒端来了。

    “夫人请坐!”宋青书体贴地替她将凳子稍微挪出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程瑶迦哪里见识过后世流行的绅士风度,顿时一阵心慌意乱,红着脸小说说了声谢谢。

    宋青书微微一笑,在她对面坐了下来,替她斟了一杯酒:“我敬夫人一杯。”

    谁知道程瑶迦却摇了摇头:“公子先后对我们夫妇有救命之恩,这杯应该我先敬你才是。”

    宋青书摇了摇旁边的酒壶,哈哈笑道:“这里酒还很多呢,夫人可以慢慢敬。”

    程瑶迦抿了抿嘴唇,似笑非笑地望着他:“那你这敬的一杯酒又是什么名堂?”

    宋青书仔细打量着她,烛火下程瑶迦的脸颊娇艳无比,不禁赞叹道:“第一杯就敬夫人人比花娇。”

    尽管心中苦闷,程瑶迦听到他这么赞美自己依然忍不住会心一笑:“好吧,这第一杯酒我就喝了。”说完便端起酒杯正要往嘴角送。

    谁知道宋青书却抓住了她的皓腕,笑道:“夫人何必这么心急,我们还没有碰杯呢。”

    程瑶迦忍不住吐了吐舌头,今晚她总是魂不守舍,难怪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她举起酒杯和对方碰了一下,这才扬着头将一杯葡萄美酒一饮而尽。

    看着她雪白修长的粉颈,吞咽酒时还微微滑动,宋青书顿时觉得秀色可餐,也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你现在能放开我的手了么?”一杯酒下肚,不知道是酒意还是羞意,程瑶迦眼眸比之前要闪亮了许多。

    顺着她的目光,宋青书这才注意到自己还握着她的皓腕,只不过他早已不是什么毛头小子,倒也没什么心虚的,不慌不忙地放开,笑道:“一时间忘了,夫人莫见怪。”一边说一边又给两人斟满了酒。

    “这第二杯酒我敬……”

    程瑶迦刚端起杯子,又被宋青书打断:“夫人,我这边还没敬完呢。”

    “我倒要看看你这次又用什么名头。”程瑶迦唇角微微上扬,酒意上涌,她也渐渐放松下来,

    “这第二杯敬夫人肤若凝脂。”宋青书笑吟吟说道。

    “哪有这样敬酒的,”程瑶迦脸色一红,忍不住咕哝道,“更何况你又怎么知道我皮肤好不好。”

    宋青书搭上了她的手腕,理直气壮地说道:“因为我摸过啊。”

    程瑶迦心头一跳,忍不住轻骂一声:“无赖~”只不过语气中浓浓的娇嗔意味,却没什么责备之意。

    见程瑶迦乖乖地喝了,宋青书举起酒杯:“这第三杯,我敬夫人……呃……”

    程瑶迦顿时大乐:“怎么,词穷了吧?”

    宋青书脑中忽然浮现出她刚才吐舌头的神情,不禁莞尔一笑:“第三杯么,我敬夫人可爱的小香舌。”

    程瑶迦笑容顿时僵住,倏地站了起来,浑身上下肌肤都染了一层红晕:“你!”尽管两人这些日子有些暧昧,可她毕竟是一个知书达理的良家少妇,更何况丈夫还在隔壁,她哪里经得住这样赤.裸裸的调戏。

    谁知道宋青书却一把拉住了她:“夫人不是还要敬我酒么,难道就这样走了?”

    想到丈夫的嘱托,程瑶迦心中幽幽叹了一口气,坐下来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

    见程瑶迦正要敬自己,宋青书伸手覆在酒杯上:“夫人这一杯酒极为珍贵,在这之前,我们先解决掉一些繁琐尘事,才能更好的品味出这一杯酒的妙处。”

    “什么繁琐尘事?”程瑶迦心头一跳,脸色有些不自然地说道。

    宋青书微微一笑:“陆少庄主如今正在院子里,夫人不照顾他,却半夜跑来我房间里喝酒,怎么想都有些不正常,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程瑶迦抿了抿嘴唇,别过头去:“就不能是我水性杨花,半夜想来勾搭你么?”

    宋青书摇了摇头,柔声说道:“经过这段日子朝夕相对,夫人什么性子我还不了解么?夫人这样端庄贤淑,一心为丈夫着想的女子若是水性杨花,那全天下恐怕就没好女人了。”

    不知道为何,宋青书平平淡淡几句话,却然程瑶迦冰冷的内心升起一阵暖流,特别是他那深邃的眼睛,更是让人有一种莫名的平静感。

    可越是这样,她就忍不住想到了丈夫是如何对自己的,眼泪簌簌地就流了下来。

    宋青书伸出手指擦拭掉她脸颊的泪痕,柔声说道:“是陆少庄主让你过来的么?”

    程瑶迦顿时吃惊地看着他:“你……你怎么知道?”

    宋青书并没有直接回答她,反而是自言自语感叹一声:“在这个世界的男人眼中,女人果然只不过是一件附属品。”

    被他这么一说,程瑶迦眼泪又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跟我走。”宋青书忽然站起来拉着她往外走去。

    程瑶迦身不由己跟在他身后,迷迷糊糊地问道:“去哪里?”

    “当然是去找你丈夫。”宋青书眼神闪动,隐隐露出一丝莫名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