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75章 妒火攻心

    程瑶迦顿时羞极,她想喝酒并不是这个意思,生怕对方误会自己是在变相地邀请他吻自己,一颗芳心顿时砰砰直跳。

    不过当对方嘴唇碰到自己的时候,程瑶迦还是下意识松开了牙关,任由他的舌头有些粗暴地闯了进来。

    就这样,两人程瑶迦不知不觉喝了大半壶葡萄美酒,整个人顿时有些晕乎乎的,两颊生晕,眼神也变得迷离诱人起来。

    “夫人,现在可以了么?”宋青书此刻眼神却是清明无比,就这样神情地望着她。

    “你这人,就知道戏弄人家,人家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来…还来问人家。”程瑶迦娇嗔一声,语气中带着三分醉意,三分羞涩,还有三分大胆。

    宋青书却是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夫人若是不亲口说,我又怎知道自己是不是会错了意思?”

    “你没有会错意思。”程瑶迦咬了咬嘴唇,一字一顿说道。

    “没有会错意思是什么意思?”宋青书脸上的玩味之意更浓了。

    程瑶迦觉得牙齿有些痒,恨不得起身狠狠地咬他一口:“就是你不管想干什么,我都不会拒绝的意思。”

    “要是我想摸一些不该摸的地方,难道也可以么?”宋青书笑得更古怪了,一便说着一双大手已经停留在她衣襟附近徘徊。

    “随便你。”程瑶迦扭过头去,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但看得出她耳根已经红透了。

    宋青书觉得她愈娇羞可人,忍不住勾起她的下巴,又重重地吻了上去。

    唔

    程瑶迦觉得有些呼吸不畅,可是她却舍不得将这人推开,虽说她已非待字闺中的少女,可是她依然没体验过这么温柔的吻。

    一开始她还有些僵硬,不过很快就闭上了眼睛,只留下了长长的睫毛轻颤不已。

    “这人真是个坏蛋,刚刚明明还故意问我,现在手却已经伸到……”程瑶迦俏脸一红,却也懒得管他了,只得任他施为。

    宋青书经验何等娴熟,没过几下,程瑶迦就现自己快支持不住了,脑中忽然闪过一丝念头:也不知道这人究竟摸过多少女子,才练就了这么一身折磨人的本领。

    宋青书正要伸手摘掉脸上的面具,程瑶迦感觉到他的动作,急忙按住了他的手:“不要!”

    “嗯?”宋青书诧异地望着她,都到这个时候了,为什么太还会拒绝?

    “不……不要摘。”程瑶迦声音有些颤。

    “为什么?”宋青书一头雾水。

    “因为……因为…….”程瑶迦面红耳赤,忽然小声说道,“我……我更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宋青书顿时一脸古怪,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他自诩英俊潇洒,结果到头来还比不过唐括辩这个大胡子。说起来唐括辩虽然长相粗犷了些,但貌似挺有女人缘的,金国第一美女对他倾心,第一美女的妹妹也喜欢他,如今碰上程瑶迦,居然也不知不觉刷爆了她的好感。

    不过他很快就释然了,毕竟这些日子大部分时间自己都是以唐括辩的形象和她在一起,她对唐括辩更有好感也实属正常。

    这样一想,他顿时对自己的魅力又恢复了信心,哪怕不动用这张俊俏的脸,同样也是很有魅力的嘛。

    “既然夫人喜欢这张脸,那就用这张脸吧。”宋青书的话羞得程瑶迦直接钻进了他怀里,看都不敢再看他一眼。

    不知不觉程瑶迦已经罗衫半解,宋青书伸手一探,脸上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凑到她耳边温柔地说道:“夫人……似乎已经准备好迎接我了。”

    程瑶迦恨不得一口咬上去,心想这人真可恶啊,总是这么作弄自己,不过她此时已经被彻底撩起了情绪,忽然大胆地回望着他,轻轻咬着嘴唇:“是啊,你要来么?”

    宋青书只觉得身体里有一团火苗爆炸开来,就直接起身将她放到了旁边桌上。

    “啊,在桌子上?”程瑶迦忽然有些心虚,毕竟她一向循规蹈矩,就算成亲后和丈夫亲热也是相敬如宾,哪会在这种……这种荒唐的地方。

    “怎么,夫人不喜欢么?”宋青书手按在桌上,整个人凌空近距离望着她。

    程瑶迦下意识想说不喜欢,可是一想到丈夫居然为了家族利益,选择让妻子去勾引其他男人,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报复的快意,雪白圆润的下巴一扬:“我喜欢!”

    宋青书俯身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其实就算夫人不喜欢,我也会在这里要你。”

    要死了

    程瑶迦心中哀叹一声,感觉自己被对方吃得死死的,这个男人随随便便一句话,甚至哪怕是呼吸都能让自己情动不已。

    “今晚……随便你想怎么样。”程瑶迦能清楚地感觉得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异样,比平日里多了几分娇媚腻人的意味。

    宋青书呼吸顿时变得粗重起来,整个人仿佛饥肠辘辘的饿狼一般扑向了眼前待宰的羔羊。

    没过多久,之前被扫到桌子边缘的酒壶酒杯,由于桌子的持续震动,乒乒乓乓散落了一地……

    第二日清晨,当宋青书牵着程瑶迦的手出门的时候,6冠英早已顶着一双黑眼圈等在外面了。

    看到丈夫,程瑶迦身形一颤,下意识停下了脚步,宋青书却握着她的手掌,轻声安慰道:“他休书已写,你们已经不是夫妻了,更何况他昨天让你做那种事情,你更无需自责。”

    宋青书的声音仿佛有一股奇异的魔力,程瑶迦激荡的心情,慢慢地平定下来。

    6冠英看到人出来,急忙冲了上去,本想去质问宋青书,却忽然被妻子的美貌惊呆了。一直以来程瑶迦虽然漂亮,但因为性子的缘故,整个人看起来总是羞羞怯怯的,来扬州后各种事情频出,她眉宇间也总是有一丝淡淡的忧色,可如今面前的女子,却是容光焕,仿佛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一般。

    6冠英心中顿时一阵剧痛,他这个时候终于相信妻子之前并没有骗自己,她没有做出什么有辱门楣的事情来,因为这份娇艳只有承受了充分雨露滋润过后才会显现出来,之前妻子并没有呈现出这份特别的美艳。

    一想到自己亲手将妻子推入别人的怀抱,6冠英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不过事到如今,后悔也晚了,只能希望这份牺牲能换回家族的未来。

    “什么时候去救韩大人?”6冠英有些心虚,不敢看妻子的眼睛,对宋青书他却是充满了愤怒。

    宋青书淡淡地答道:“我是答应了帮你救韩侂胄他们,不过我并没有说是马上。”

    6冠英又惊又怒,指着他喝道:“你想赖账?”

    宋青书神情一冷:“第一,现在救不救主动权在我,你最好对我客气一些第二,我之所以答应救韩侂胄他们,只不过是看在瑶迦的面子上,就算要赖帐,也是赖她的帐,我并不欠你什么第三,我们现在要出去散步了,请你让开。”

    “你!”6冠英本来就在气头上,闻言直接冲了上去,却仿佛撞到了一堵无形的气墙,整个人踉踉跄跄地后退数步才站稳身形。他这才想起两人的武功天差地别,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白。

    看到丈夫被撞倒,程瑶迦下意识想去扶他,宋青书摇了摇头:“放心吧,我并没有伤他。”

    待看到6冠英果然没有大碍,程瑶迦这才松了一口气,同时又忍不住恼怒自己不争气,居然还关心这个男人。

    “你要去散步自己去散,把我妻子留下来,我有话想和她说。”6冠英别无他法,只能试图来个以理服人。

    “你妻子?”宋青书眉毛一挑,从怀中拿出一方手帕抖在他面前,“这休书你自己写得一清二楚,瑶迦和你再无半点关系,别再一口一个妻子乱喊了。”

    6冠英心中一急,顿时脱口而出:“那只是当初我一时冲动,当不得真的。”

    宋青书将休书收了回去,不屑地笑了笑:“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见宋青书这边行不通,6冠英只好鼓起勇气望向妻子:“瑶迦,难道你真的不念我们这么多年的夫妻情分么?”

    程瑶迦脸色白,淡淡地说道:“你之前误会我,百般辱骂我的时候,又何曾念过夫妻情分?其实这些我都可以忍受,可是后来你让我……你让我干的事情你自己清楚,你还配做一个丈夫么?”

    “我知道我之前错了,我会用我余生来尽力弥补的……”6冠英还没说完,就被程瑶迦打断了: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我……”6冠英一时语塞。

    “我们走吧。”程瑶迦主动握住了宋青书的手。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6冠英脸色沉到了极点,耳边忽然又响起了昨夜隔壁不停传来的低吟浅唱,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破口大骂道:“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以前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整晚都不见你吭几声,跟其他男人在一起就那么放.荡……”

    宋青书脸色一寒,正要出手给他一点教训,却被程瑶迦紧紧抱住手臂:“不要”

    看着程瑶迦充满哀求的眼神,宋青书心中一软,只好放弃了出手的打算,不过不能出手,却并非不能还嘴:“瑶迦表现得这么天差地别,6少庄主难道就没意识到是自己那方面能力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