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76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

    听到他的话,陆冠英一张脸顿时胀成了猪肝色,有心反驳,耳边却忽然想起昨晚隔壁传来程瑶迦如泣如诉的声音,整个人顿时没了底气。

    更何况战场在妻子身上,不管争到后来谁输谁赢,他都是最大的输家。

    见他整个人失魂落魄地站在那里,宋青书便拉着程瑶迦的手往外走去,程瑶迦身形一颤,面露犹豫之色,不过很快便任由他牵走了。

    “我们现在去哪里?”出了道台衙门,程瑶迦心情忽然放轻松了,忍不住问拉着自己手的男人。

    “去见一个人。”宋青书神秘莫测地笑了笑,之后任由她再三询问,他都笑而不语。

    直到来到一座幽僻别院,看清了稳坐钓鱼台的那人,程瑶迦才直到原来这次要来见的是扬州地界实际的掌控者李可秀。

    “难道李可秀已经暗暗投靠了金蛇营?”程瑶迦暗暗吃惊,她身在南宋使团,曾经见过李可秀一面,自然认得出他来。再加上使团里耳濡目染,对扬州如今的局势也略知一二。

    之前不管是南宋还是蒙古哪一方都没将金蛇营当成对手,毕竟李可秀控制的江淮之地地盘和金蛇营差不多,麾下还有十万绿营,真算起来他的实力还稍微强于金蛇营,所以各方都下意识觉得他根本不可能倒向金蛇营,可看现在的情形……

    程瑶迦忽然叹了一口气,如今这些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自己和丈夫关系都那样了。

    莫说程瑶迦吃惊,就是李可秀如今也是一怔,程瑶迦认得出他,他又岂会认不出程瑶迦?还依稀记得她是南宋使团中人,如何能不吃惊。

    如今扬州局势微妙,看到南宋使团的人和宋青书混在一起,他无法不产生更多的联想。

    注意到他惊骇的目光,宋青书微微一笑:“李叔叔不必担心,她是我的人。”他刻意将程瑶迦带过来,就是要达到这种目的。

    听到宋青书说自己是他的人,程瑶迦脸色一红,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心情,毕竟她的身份是陆家媳妇,李可秀又是知道这点的。

    李可秀微微点头,倒也不再纠结程瑶迦的事情,注意力重新回到了宋青书身上:“宋贤侄,你这么快又约我出来,究竟是为了何事?”

    宋青书微微一笑:“之前不是和李叔叔说那什么,今天应该就能看到结果了。”

    “这么快?”李可秀眉头紧皱,一脸不可置信之色,毕竟他之前也只是敷衍对方,因为心中压根就不信宋青书能影响到金、清高层。

    李可秀将信将疑地唤过一个手下问了问,然后没好气地说道:“贤侄是来寻开心的么,金、清两国使节分明还在道台衙门之中。”

    宋青书品了一口茶,不慌不忙地说道:“李叔叔何必这么着急,不如我们先来下一盘棋如何?”

    看到他胸有成竹的样子,李可秀对先前的判断不禁有了动摇,迟疑片刻也笑道:“好,就和贤侄下一盘。”

    早有手下过来摆好棋盘,两人就这样下了起来。

    程瑶迦原本在一旁非常尴尬拘束,不过看两人下了一会儿过后差点没笑出来,两人之前阵仗一板一眼,搞得她还以为两人都是棋道高手,谁知道看了一阵过后,程瑶迦就明白宋青书这棋艺连恐怕自己都比不上。

    这段时间在她心中,宋青书是一个高高在上,玩弄自己如蝼蚁一般的存在,直到这一刻,程瑶迦才发现他也是个普普通通的人,顿时觉得亲切了好多。

    幸好李可秀也是个臭棋篓子,两人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这一下当真是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哈哈哈,好久没有这么痛快过了。”李可秀虽然号称儒将,可他一身本事更多还是在军队之中,琴棋书画虽不至于一窍不通,但水平也有限得很。以前下棋的时候,要么被人杀得落花流水,要么别人慑于他的权势故意放水,哪有今天这么痛快,顿时越看宋青书越顺眼。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可秀一个手下跑来他耳边附耳说了一句,顿时惊得他站了起来:“你可看清楚了?”

    那手下点头,语气肯定地说道:“前不久清国使团已经离开了行辕,属下一路跟随,看着他们出了城门。”

    李可秀看了宋青书一眼,见他神色如常,顿时觉得他高深莫测起来。想到另外一事,急忙转头询问下属:“那金国使节呢?”

    “金国使团那边一直不见动静,我们看到清国使团走了,就悄悄让道台衙门的人查了,发现金国使团早已人去楼空,看他们的样子似乎走得极为匆忙,院子里落下一个人,在那里破口大骂唐括辩……”那人答道。

    “什么?”程瑶迦吃惊地往宋青书看去,她完全不知道今天金国使团会撤走,从对方话中描述看,那个破口大骂唐括辩的,应该就是丈夫陆冠英了。

    宋青书悄悄拍了拍程瑶迦的手,传音入密道:“等会儿再和你解释。”这的确是他的安排,之前张弘范已经被他偷偷转移出去了,等着忠义军他爹来交巨额赎金,另外那些手下也悄悄通知了,等他带着程瑶迦一走,大家就各自悄悄离开,等陆冠英反应过来,人都走完了。

    程瑶迦性格本来就偏软,听他这样说,只好先压下一肚子疑问,默默地站在旁边。

    “贤侄,你今天可是让我刮目相看啊。”李可秀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

    宋青书微微一笑:“过奖了,只要李叔叔记得之前的承诺就好。”

    听他提起这事,李可秀脸色一变,很快又恢复过来,笑呵呵地说道:“那是当然。”接着他顿了顿,意味深长地看了程瑶迦一眼,方才对宋青书说道:“不过我有一件事想麻烦贤侄……”说到这里,他就闭上了嘴巴。

    宋青书知道他的意思,恐怕还是顾虑程瑶迦南宋使团的身份,加上自己也不愿意太多秘密被她知道,便对她说道:“瑶迦,你先到外面等我吧。”

    程瑶迦本就因为丈夫的事情魂不守舍,再加上她对这些国家大事一点兴趣也没有,闻言便点了点头,没什么异议地就退了出去。

    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口,李可秀玩味地看着他:“贤侄果然神通广大,不仅能影响到金、清两国的朝局,如今连南宋使团里也有你的人。”

    宋青书乐得他误会,也不解释,只是微笑道:“不知道李叔是在头疼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李可秀顿了顿,仿佛在思考如何措辞,“我可以携江淮之地加入金蛇营,不过我能得到什么?”

    “世袭罔替铁帽子王。”宋青书回答得也很干脆,“若是以后一统天下,你们李家世世代代享受帝国的荣耀。”

    李可秀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许诺的确够大的。因历史原因,汉人帝国很少异性封王,南宋在这方面稍微好一些,不过王爵也只是个荣耀而已,并没有什么实际权力。

    与之相比,满清在这方面就要大方得多,各种王爵仿佛不要钱一般赏赐给各路投降的军阀,刺激得那群军阀个个红了眼地替自己卖命,就是这样才能以数万八旗兵的基本盘短时间内席卷大明的江山。

    不过满清在大方,封的也不过是些普通王爵而已,铁帽子王只有八个,全是努尔哈赤的子侄,而且在统一天下战争中立下了不世战功。

    铁帽子王之所以这么稀罕,是因为一般爵位要么是终生制,等你死后这爵位朝廷就收回,你的后人不能继承;还有一种可以继承,不过每继承一次,爵位就会削减一个等级,几代之后,爵位只能变成最低的等级;可是铁帽子王就有个特点世袭罔替!不管你传了多少代,你的爵位都不会变。

    宋青书从后世来的,自然吸取了历朝历代的经验教训,因此一出手就极为大方,就算之后出现什么问题,也可以在将来大势已定的情况下效仿历史上清朝对付那些投降军阀的手段。

    虽然宋青书的承诺有画饼之嫌,可是依然让李可秀心动不已。因为他知道自己不管是在清、蒙古又或者是南宋,绝不可能得到世袭罔替的王爵。

    “贤侄倒是大方,”李可秀感慨道,“不过我还需要一个承诺。”

    “请讲!”宋青书神色一正。

    “将来你的皇后之位必须给沅芷。”李可秀沉声说道,只要女儿成了皇后,那么自己的外孙将来就是太子,那整个江山就有李家一半,为了这么大的利益,他值得冒这么大险,抛开蒙古、南宋,选择实力最弱的金蛇营。

    宋青书眉毛扬了扬,最后缓缓说道:“天下人都知道我已有了妻子,就是峨眉派掌门周芷若,再加上我们感情很好,将来皇后之位应该非她莫属。我并不想虚言哄骗李叔,不过我可以承诺,将来贵妃之位绝对是令千金的。”

    “贵妃说到底还不就是妾?”李可秀冷哼一声,“贤侄可要想清楚了,峨眉派上上下下总共才多少人,能帮到你什么?又岂能和我麾下十万绿营相提并论?”